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01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专家:缅甸改革存在倒退的风险


2011年12月2号,缅甸民主运动领袖昂山素季和美国国务卿克林顿在仰光举行会谈。

2011年12月2号,缅甸民主运动领袖昂山素季和美国国务卿克林顿在仰光举行会谈。

缅甸政府最近采取的一系列改革和释放政治犯的举动赢得了国际社会的普遍赞誉。不过,一些专家警告说,缅甸的改革存在倒退的风险。他们认为,在大家关注即将举行的议会补选是否公平公正的同时,更为关键的是要看反对派领导人昂山素季在进入议会后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发挥作用。

去年3月执政的缅甸文官政府在吴登盛总统的领导下采取了一系列政治和经济上的改革,包括与反叛的少数民族之间实现停火以及释放几百名政治犯。

这些举动得到了国际社会的普遍肯定。联合国承诺将继续支持缅甸的改革。美国不仅派遣克林顿国务卿对缅甸进行历史性的访问,而且在今年1月恢复了与缅甸的全面外交关系。美国和欧洲等国家正在考虑取消长期以来对缅甸实施的制裁。

目前,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缅甸4月1号举行的议会补选以及缅甸的民主派领导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昂山素季的参选。

美国国际共和研究所所长克雷纳(Lorne Craner)认为,这次选举的确是衡量缅甸是否继续民主改革的一个重要指标,但是他指出,选举是民主的一个必要但不是充分的条件。

*克雷纳:缅甸的改革错综复杂*

他日前在传统基金会举行的一个研讨会上对缅甸的民主改革进程发出了这样的警告:“缅甸存在后退的危险。这些改革是错综复杂的。缅甸仍然是权力高度集中在几个人手里,他们与前军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一事实就是其中的一个复杂因素。我们还看到,缅甸当局并不是铁板一块,而是有分歧的。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同意改革,而且有的人有权在任何时候使这些改革突然终止。”

这位前美国助理国务卿指出,缅甸引人瞩目的改革发生在权力的最高层,而对普通民众并没有带来什么影响,尤其是那些少数民族。克雷纳认为,缅甸政府把这些没有声音的民众以及少数民族纳入到主流政治中来是至关重要的。

*前政治犯:不公平法律和法令仍然有效*

总部设在华盛顿、致力于促进缅甸人权的“美国缅甸运动”的执行主任昂丁(Aung Din)也认为,缅甸目前的变革只是表面的现象,民主进程很可能陷入停顿甚至是倒退。

这位因为参与1988年的反抗运动被囚禁多年的政治活动人士指出,尽管缅甸当局释放了数百名政治犯,但是这些人并没有真正的获得自由,因为他们的获释是有条件的。另外,还有几百多名政治犯仍然在押。

他在这个研讨会上表示:“此外,当局用来关押这些政治犯的不公平法律和法令仍然有效。国家保护法、突发事件规定、有关出版登记、电视录像以及成立组织等法律都是为了囚禁人权和民主活动人士而制订的。缅甸不公平和腐败的司法制度继续成为缅甸政权压制自己人民的工具。如果不废除这些不公平的法律法规,没有一个独立的司法体系和法治,我看不到缅甸走在民主的正确道路上。”

昂丁表示,鼓励和支持缅甸公民社会的发展是确保缅甸的改革取得积极成果的关键。

美国人权团体“现在自由”的发起者和主席根泽(Jared Genser)认为,与过去20年相比,现在有更多的理由相信缅甸的情况会改善,但是目前的改变并不是根本性的,也不是不可逆转的。

*根泽:目前的改革不是不可逆转的*

他在传统基金会的研讨会上表示:“对缅甸进行近距离观察就可以明显地看到,到目前为止的最新发展只是一种貌似真实的东西。我有理由认为国际社会需要对缅甸正在进行的改革进程持建设性的批评态度。首先,到目前为止,缅甸没有进行宪法改革,也没有改变与军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的司法体系。就像昂山素季所说的那样,没有法治,缅甸的局势就不会有不可逆转的改变。”

根泽指出,2008年通过的新宪法排除了全国民主联盟以及少数民族领导人的看法,对军方给予永久性的豁免权,使他们过去以及今后的行为不受司法追究。更为糟糕的是,它允许军方对行政和司法部门的决定拥有否决权。

*民主党派在补选后的作用*

这位活动人士说,即使昂山素季及其盟友在4月1号的议会补选中获得大部分的席位,他们最多也只能控制10%的议席。他认为,民主党派在补选后的议会中的作用将是有限的。

他说:“我不得不说我最大的担忧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民主党派现在被看作是执政体系的一部分,缅甸政权就可以说,‘我们从来没有说民主意味着你总是可以如愿以偿,我们说的是,民主意味着你可以在桌子上占有一席之地。现在你在参政,你每次在投票上处于10比90的劣势,这不意味着这不是民主,只是说你不拥有多数。”

缅甸的民主人士昂丁也认为,昂山素季进入议会之后究竟能够获准发挥多大作用将是缅甸是否发生改变的一个真正的晴雨表。

这些专家认为,国际社会应该对缅甸的情况进行斟酌之后才做出反应,而不是急于取消对缅甸的制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