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33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美国农村专家:中国土地危机


美国农村发展研究所的两名代表(左为朱可亮 右为罗伊.普罗斯特曼)

美国农村发展研究所的两名代表(左为朱可亮 右为罗伊.普罗斯特曼)

中国政府征收土地的做法正在成为引发社会矛盾的一个问题。在2010年,中国凡是有大量群众抗议的事件当中,有三分之二都是与土地有关。对这个问题感到关切的两名中美学者发表了他们新近对中国土地问题所作的研究报告。

美国农村发展研究所的两名中美学者一向十分关注中国农民土地被征收的问题,他们曾经到中国17个省份实地调查研究,并于3月6日在纽约市向关心这个问题的美国民众提出了他们的最新报告。

两度获得提名角逐诺贝尔和平奖的华盛顿大学法学教授及美国农村发展研究所创始人罗伊.普罗斯特曼(Roy Prosterman)指出,根据世界银行的估计,在2011年,大约7亿的中国农村人口平均年收入每人是1100美元,而都市居民是每人3800美元。

*中国农民多数仍然贫穷*

罗伊.普罗斯特曼教授 华盛顿大学法学教授

罗伊.普罗斯特曼教授 华盛顿大学法学教授

普罗斯特曼说:“超过一千七百万人口一天的生活费用仍不到2美元。”

普罗斯特曼说,根据中国的新闻媒体报导,近年来农村群体性事件的65%是由征地引起的,而56%的案子被认为是农民故意阻碍建设,30%的案子被认为是农民包围地方政府,只有10%的案子能够得到法庭的解决。

征收土地正在成为引发中国社会矛盾的一个问题。希望在房地产热潮中得到利益的地方官员强迫农民离开土地,以方便房地产商从事建设。中国总理温家宝对此也曾多次批评,并且于3月5号所举行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强调,农民的土地权利不容侵犯。

*政策虽好却未能落实*

既然中央政府的政策是保护农民的,那又怎么会有越来越多的农民抗争事件发生呢? 美国农村发展研究所中国部门律师朱可亮表示,农民是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才会采取极端手段的。

朱可亮律师 美国农村发展研究中国部门

朱可亮律师 美国农村发展研究中国部门

朱可亮说:“其实这里面有一个很大的断层,就是说,中央层面虽然出台了很多正面的,有效的一些政策和法规,但是在基层的执行方面有很多难度”

朱可亮解释说,这当中有很多是制度上的原因,比如政府长期以来比较注重GDP(国民生产总值)的增长,但是没有注意到所付出的代价有多大,所以对民生的考虑欠缺。同时中央层面很多政策的制订,没有彻底的考虑到怎么去提供经费和资源去帮助地方政府来落实政策的执行。

美国农村发展研究所提出的报告列举了中国农民所面临的危机,包括被迫出让土地,农民工到了城市受限于户籍的规定,无法享有当地居民的福利,证明土地所有权的文件不齐全,以及大部分的产权证明都没有妇女的名字。 研究报告建议当务之急是在2013年3月之前修改法律,重新定义甚么是“公共利益”,调升赔偿金额以及缩短赔偿时间。

*台湾的耕者有其田政策或许可供参考*

在开放问答的时间里,有听众提出,国民党政府迁移到台湾后,也曾经实施过耕者有其田制度,是否能够提供给中国大陆作参考。

台湾驻纽约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政治组组长刘生仁说:“很多人忘掉了这一点,台湾成为四小龙之前,其实做了一个很重要的工作,就是土地改革。”

刘生仁表示农民能够安居乐业了,政府才能集中精力去进行工业化,提高整体经济。

美国农村发展研究所(Landesa)是一个非营利事业组织,成立于1967年,它已经帮助过一亿个贫穷家庭合法地拥有自己的土地。目前正在13个发展中国家,进行相类似的工作。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美国观察(重播)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