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12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世界媒体看中国:如何看乌坎


乌坎选举现场

乌坎选举现场

广东乌坎因土地纠纷,村民怀疑村干部私吞征地款,导致村民跟当地政府冲突。当地政府先是动用高压手段进行镇压,一个村民谈判代表被当局抓走、在羁押中死亡,导致村民做出更坚决的反抗,并跟当地政府发生更大的冲突。

然而,跟迄今为止中国各地成千上万发生类似土地纠纷的村镇不一样的是,广东当局没有使出最后的杀手锏,即调派装甲运兵车和重兵以铁拳手段粉碎村民的反抗,而是选择跟村民进行谈判,并准许村民举行了有国内和国际媒体现场观察的民主选举。

乌坎村的经验到底是代表了中国的一种很有希望的民主改革方向,还是乌坎村只是独裁体制中的一个小波折,是当局的一个随时可以撤回的让步,中国在可见的将来依然要在中国执政党共产党一党独裁体制的死胡同中徘徊?

跟中国国内许多观察家一样,国际媒体对此看法不一。

*乐观的看法*

不是动用铁血手段粉碎民众对执政党和政府的抗议,而是对民众做出让步,这种做法在民主国家是常态,在中国则是异常中的异常,比半夜鸡叫、母鸡打鸣、或肥猪上树还罕见、还反常。于是,准许这种异常事件发生的中共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就成为众目睽睽的对象。

日本媒体一般倾向于认为,乌坎的经验有可能是代表中国的一种新的发展方向,即一种民主改革的发展方向。日本主要报纸《每日新闻》星期二发表驻北京记者工藤哲的报道,就明显地展示了这种倾向。他的报道说:

“中共广东省委书记汪洋3月5日在出席全国人大的时候接受了记者的集体采访。他表示,广东乌坎村村民举行村干部选举,‘村民的要求是合理合法的,’对村民的立场表示理解。汪洋被认为在今年秋天中共党代会上会进入下届最高领导层。汪洋的发言对有可能影响中国各地中共基层组织的运营。”

日本主要工商新闻报纸《日本经济新闻》星期一发表记者桑原健从北京发出的报道,也表现出跟工藤哲相似的乐观:

“中共广东省委书记汪洋3月5日在会晤广东省人大代表团之后接受了记者团的采访。关于发生村民抗议的乌坎村问题,他说,‘希望以乌坎村的经验为基础,指导全省村级基层组织的建设。’看来广东当局要调查各村自治组织村民委员会的选举实际情况,发现有乌坎村那样的非法现象就予以就纠正。”

*不那么乐观的看法*

《日本经济新闻》和《每日新闻》记者显然认为,乌坎村的经验代表了中国的一种新的发展方向。但法新社星期三从乌坎发出的一篇报道,则认为乌坎的经验其实是换汤不换药,并没有展示出什么实质意义的新发展:

“乌坎村村民在大举出动抗议贪污腐败的村干部之后,在周末投票选举了新的村领导人。他们希望在中国这个一党制的国家成为民主的榜样。但是,专家们对此表示怀疑。他们怀疑乌坎村的胜利会在其他有同样问题的地区重演。这些专家表示,乌坎村富有朝气的新领导人将发现,很难解决村民长久以来所抱怨的问题。”

法新社援引专家的话报道说,所谓的乌坎村民主胜利的问题是,掌握实权的的村党总支书记依然是上级共产党机构任命的,而不是选民产生的,这就使所谓的民主选举的意义化为乌有。

美国主要报纸《纽约时报》3月4日发表记者迈克尔·瓦恩斯从乌坎发出的报道,也指出了乌坎村经验的局限性。瓦恩斯的报道说,广东其他地方也有跟乌坎村几乎完全是一样的问题,但当局在那些地方依然是选择铁腕镇压。

公司战略咨询公司卢比康战略集团执行长本杰明·肖伯特2月28日在网络国际问题杂志亚洲在线发表文章,从基本的法律和政治的角度阐述了乌坎村经验的局限性:

“现在还难说中国的司法制度是否能被正式用来解决乌坎村那样的贪污腐败或中国各地的土地权纠纷问题。这类问题促成了乌坎村大规模抗议的爆发。就目前而言,看来解决乌坎村民众抱怨的机制是行政性的纠偏,而不是遵从法律。

“这一点凸显出中国的不幸的现实,即中国各种各样的法律齐备,但法律是否在地方能得到实际执行是需要观察的一个更重要的因素。在应对知识产权法和知识产权法在中国地方的执行之间的分歧的时候,工商界也有类似的头痛问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