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01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美国之音记者震灾周年重返日本


图为美国之音记者赫尔曼3月6日在日本福岛周围摄像

图为美国之音记者赫尔曼3月6日在日本福岛周围摄像

美国之音东北亚特派记者赫尔曼在一年前3月11日大地震和随后而至的海啸侵袭日本时没多久就在网上和空中即时报导。他在接下来几天和几个星期的现场报导和推特发文,为他在全球赢得了值得信赖的第一手观察员的名声。他反思了这起事件的意义及其正在造成的影响。

到现在还是很难理解日本灾难性的规模9.0地震和海啸到底有多巨大,以及日本有多接近核灾,使得一些高级官员考虑在东京进行无法想象的疏散行动。

这场天灾造成的死伤非常严重,2万人丧生,他们大多死于海啸,超过25万栋建筑损毁,将近40万人无家可归。

人类遭逢的悲剧令人心碎。仍然有一些父母在寻找他们孩子的遗体,超过1千5百名儿童失去了双亲。

前所未有的大自然破坏也留下了成堆的瓦砾残骸。如何处理这些残骸还是日本在苦思的问题。

*人们惧怕核幅射 不信任政府*

有些重建工作已经展开,但一个困难的地方在於太多人因为还住在暂时住所而不想动。

在福岛的一些社区,人们渴望回家,但缺乏足够的基础建设以及害怕核幅射中毒,使他们不得不远离家园。

人们对核幅射的恐惧可以变得很不理性,尽管在东京监测到的背景幅射水平比世界其他城市还要低,但一些日本人还是离开了东京。

一些科学家和政府官员向大众保证,靠近损毁的福岛第一核电厂的幅射水平甚至都是安全的。但受灾以后,日本人民对当局公布的数字越来越不信任。

这主要是因为政府、东京电力公司和媒体在核危机发生头几天所释放出的错误信息。

记者本人3月15日就在核电厂附近,当时大众还不知情,当时核电厂3个熔毁的核反应堆正释放出大约每小时10万贝可勒尔放射性物质。有几天,我和日本几百万人吸收的幅射量都比平常高。

没有人因为幅射意外而丧生,但福岛一些医院和其他照护机构延迟且未妥善安排的疏散造成了一些病人丧生。

一些人预测,这次意外最终将终结日本的核能工业,核能占了日本能源来源30%。这对一个高度工业化但资源匮乏的国家来说并不是一个乐观的前景。

日本同时也必须就清理核灾和赔偿受害者付出巨额费用,这笔费用估计高达2千5百亿。即使对日本这个世界第三大经济体而言,也是非常惊人的数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