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13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人大官员称中国无秘密拘捕


王立军(资料图片)

王立军(资料图片)

中国人大负责法制工作的官员说,中国没有“秘密拘捕”。而就在各界强烈呼吁人大代表们阻止可能导致公安权力扩大的刑诉法条文通过之时,一位牵涉王立军案的重庆人大代表突然消失,无人知晓他的下落。

近期卷入王立军一案的重庆商人张明渝据报被重庆警方从北京押回重庆后,至今仍处于“被失踪”状态。

*重庆人大委员卷入王立军案“被失踪”*

此前,《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报道说,张明渝掌握王立军的相关录音。张明渝星期二(3月6日)还在其新浪微博上说,“‘拼图式’的王立军该现形了。”

张明渝的律师浦志强星期五(3月9日)对美国之音说,他的当事人至今下落不明。

浦志强说: “…只是找不到张明渝和他的女朋友。张明渝原来的司机从重庆给我打来电话,他也找不到张明渝。那这个人哪里去了?这个人就是被失踪。一个现任的重庆市人大代表是危害了重庆的治安还是危害了北京的治安?没办法,这就像王立军的下落没有人能得知一样。”

张明渝“被失踪”之时,中国的人大代表正在人民大会堂里审议广受关注的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

不久将被表决的这份刑诉法草案中,最引人注目,也最有争议的内容之一,就是所谓的“强制失踪”相关条款。

*郎胜:中国没有秘密拘捕*

针对网上出现的“对危害国家安全的可以秘密拘捕”的说法,中国全国人大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郎胜回应说,这种说法不准确,“因为我们国家没有秘密拘捕,法律也没有这样的规定。”

为“被失踪”过的艾未未做过代理律师的浦志强对郎胜的话作出回应。

他说:“这话应该说是对的。没有秘密拘押的规定不等于社会上没有人被秘密地失去自由。我们这儿稀奇古怪的事情太多了。所以说,郎胜他不像是法工委的副主任。他倒像是个外交部的发言人。”

*刑诉法草案异地监视居住惹争议*

中国的法律界人士对于新的刑诉法修正案草案中有关被捕后有碍侦查不通知家属的例外情形严格限定表示欢迎。但是,他们对有关所谓异地监视居住,或指定地点监视居住的制度反应强烈。

新的草案将拘留后因有碍侦查不通知家属的情形仅限于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和恐怖活动犯罪。而在过去一年中,有众多异议人士和维权律师都曾在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下“被失踪”。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在其微博上说,“异地监视居住地很可能成为无法无天黑牢,在里面骂你、饿你、吊你、打你、自杀你。”

*异地监视等于羁押*

何兵在微博上说,这个制度的要害在于:异地监视实质等于羁押,而不受逮捕居留期限限制;并且这些异地羁押场所,不受看守所条例限制,将会失控。

北京知名律师、全国律师协会宪法与人权委员会主任吴革在对美国之音谈到即将被表决通过的刑诉法草案时说,监视居住有取代逮捕的趋势。他说,原来的“逮捕”需要检察院的批准,而现在公安方面便可以以“监视居住”的方式,采取更长时间的强制措施对付被告人。

*吴革:公安机关对公民强制措施会更随意*

吴革说,这样的条款可以让公安机关对公民的强制措施变得更加随意。

吴革和浦志强都认为,这方面立法显示出公安、国安等办案机关在立法方面的博弈处于上风。

尽管有何兵这样的法学专家大力呼吁人大代表 “一定要擦亮眼睛,防止被骗”,但是维权律师浦志强并不认为他所说的“充斥了申纪兰这样的代表、倪萍这样的委员”的中国议会机构能有所作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