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59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世界媒体看中国:微博的消息


北京当局规定辖区内网站实行微博实名制

北京当局规定辖区内网站实行微博实名制

在3月16日北京当局规定的微博用户实名注册最后期限即将到来之际,中国微博用户最多的新浪微博运营商新浪星期一称,“新浪公司预计至本月16日,将有60%微博用户完成实名注册。”新浪微博有3亿多用户。

与此同时,中国半官方的中新社星期一报道说:

“2012年3月12日,腾讯对微博用户正式实行真实身份信息注册,目前只在新用户中进行。以个人名义注册的,应当提供本人身份证号码等信息;以组织、机构、单位等名义注册的,应当提供组织机构代码等信息。这也意味着新浪、腾讯、搜狐、网易等国内的四大门户网站已经全部对微博用户启动实名制认证。 ”

*意图控制,问题多多*

2011年夏天,浙江温州发生高速铁路追尾事故、至少导致40人死亡。中国公众通过微博了解到许多官方试图封锁或掩盖的信息,其中包括官方捣毁和掩埋事故车厢等违法行为,使微博成为更有公信力的独立于官方媒体的媒体,也使微博显示出突破官方信息封锁的巨大能量。

自那时以来,中国官方采取了种种措施,试图将微博置于官方严密控制之下。这些措施包括命令中国的微博服务运营商增加人力物力投资,用于加强对微博的监控,以及在去年12月低调推出所谓的限令三个月内实行微博用户实名注册的规定。

中国当局在推出微博用户实名注册的规定时,就立即引起强烈的反弹和质疑。三个月来,中国执政党和政府控制的媒体只是发表大力赞美微博用户实名注册的言论,对来自民间的重大而具体的质疑不予理睬。这些质疑包括:

1)中国运营商规定用户必须实名注册,假如用户是国外用户怎么办?如何查证?
2)在居民身份证号码普遍不能保密的情况下,假如有人用他人的身份证号码登记怎么办?
3)在网络安全难以保障、大批个人信息被盗窃的案件时常发生的情况下,用户的个人信息在门户网站被泄露怎么办?

在当局规定的微博用户实名注册最后期限即将到来之际,中国官方以及官方媒体依然对这些问题采取装聋作哑的应对姿态。

*将精灵装魔瓶的努力*

在对有关微博实名注册的重大具体问题装聋作哑的同时,中国当局更是在积极行动。其行动包括掌控和操纵一个不断变化的微博禁忌词单子,从而掌控和操纵微博的言论。

许多观察家在讨论中国当局控制互联网的时候喜欢拿《一千零一夜》的一个著名故事当比喻,把言论自由形容为轻烟一样的精灵,把当局对言论自由的限制形容为魔瓶,认为中国当局在互联网时代试图限制言论自由,无异于试图抓住已经逃出魔瓶的精灵,再把它重新装入、封闭在魔瓶里。

中国当局的这种努力是否能成功现在尚不得而知。但中国当局的这种努力让许多研究者感到有趣,给研究者提供了有趣的研究课题。

在美国的研究者Jason Q. Ng是匹茨堡大学的研究生,先前曾经在纽约做出版社编辑。他通过自己的网站向世人公布他对中国当局通过掌控和操纵微博禁忌词单子控制网络舆论的研究。

Jason Q. Ng的研究显示,中国当局的禁忌词单子包含的词涉及面非常广,不仅可以包含人名(江泽民,中国执政党共产党前最高领导人;蒋彦勇,在2003年揭露中共当局掩盖萨斯病疫情的老军医)、地名(喀什,新疆一个发生骚乱冲突的地方)、所谓的色情词(裸照),而且还包括很多乍看之下令人匪夷所思的词或词组。

*令人匪夷所思、哭笑不得的禁忌*

例如,“加拿大法语。”众所周知,加拿大是一个双语国家,官方语言是英语和法语。“加拿大法语”怎么在中国会犯禁呢?原来“加拿大法语”当中包含“大法”这两个字,而中国当局力图赶尽杀绝的宗教团体法轮功所信奉的是“法轮大法。”为了赶尽杀绝法轮功,“加拿大法语”也遭受池鱼之殃。

“加拿大法语”假如是一个活人,能够击鼓鸣冤,鸣冤叫屈,它或许可以在中国得到一种奇特的安慰。Jason Q. Ng的研究发现,因为饱含“大法”两个字而遭受屠刀的不仅仅是“加拿大法语,” 而且也包括“人大法学院”(全称“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也就是说,在砍杀禁忌词方面,中国实行的是内外平等。

假如说,有人可以通过脑筋急转弯猜测出为什么“加拿大法语”在中国互联网上遭厄运的理由的话,那么,美国摇滚乐队Hoobastank也遭中国微博封杀,就让人百思不解了。但Jason Q. Ng的研究结果是,Hoobastank乐队之所以犯禁,是因为其中包含stank,这几个字母组合是英语动词stink(发臭气)的过去时。然而,动词stink本身及其过去分词stunk却不在禁忌词单子上。

*《新科学家》杂志报道的研究*

Jason Q. Ng的研究可说是单枪匹马的科学研究。与此同时,3月8日一期的英国《新科学家》杂志发表报道,介绍了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的一组科学家和语言学家进行的团队科学研究。该杂志报道的题目是:“中国社交网络管制机构运作机制被揭开。”报道说:

“中国政府如何管制和删除网上政治敏感词的机制首次被揭开。正如人们所预料的那样,共产党对其政府所受到的批评超敏感,而且也对强烈批评其所谓的国家防火墙的人超敏感。所谓的国家防火墙是一种网络信息屏蔽技术,可以阻止中国人自由阅览互联网。

“这项美国学者进行的研究还显示,北京的互联网信息控制机器是实时运作的,可以迅速应对正在出现的话题。这种信息控制机器的运作也因地而异,在需要的时候,可以在出现异议的地区运作得更为主动积极。”

《新科学家》杂志的报道说,卡内基·梅隆大学的计算机科学专家和语言学者大卫·巴曼去年夏天注意到,在新浪微博出现中国前国家主席江泽民去世的错误谣传之后,那些谣传迅速被删除。这一现象给巴曼提供了更详细地研究互联网信息管制机制的研究构思。

于是,巴曼就跟两位同事利用中国用户最多的新浪微博提供的便利,从新浪那里下载了从9月27日到30日之间的将近5700万条微博,然后再跟新浪微博存档进行对照,看看哪些微博后来被删除了,从而得以判定含有什么词的微博更容易被删除。

卡内基·梅隆大学的巴曼等研究者发现,正如人们所料的那样,批评政府宣传的微博会被删除;另外,要求无能官员辞职的微博(如发生高铁特大事故之后要求铁道部部长辞职的微博)会被删除;批评中国的国家防火墙设计者方滨兴的微博也容易被删除。

研究者感到有趣的是,饱含敏感词的微博,如“法轮功”或“艾未未”(人权活动家、国际著名艺术家)的微博并不是一概遭到删除;这显示了微博删除在很多情况下并不是机械删除,而是人工删除。这种人工删除因此而具有因地因事而异的灵活性。例如,在西藏地区的总体删贴率为53%,在北京为13%,上海则为11%。

卡内基·梅隆大学的研究者还发现,中国的互联网管制机构偶尔也会做对社会有益的事情。例如,在日本发生核电站放射性物质泄漏事故之后,互联网上出现吃含碘盐(而不是碘化钾片)对人有保护作用的错误谣传。这些错误的谣传一律受到删除。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