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30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叙利亚变乱经年政权仍然屹立不摇


阿萨德的支持者3月15日在大马士革集会,举着叙利亚和俄罗斯的国旗

阿萨德的支持者3月15日在大马士革集会,举着叙利亚和俄罗斯的国旗

叙利亚政府和安全系统能够抵挡住导致其他四个阿拉伯国家在过去一年中垮台的压力。在叙利亚反政府起义周年之际,美国之音记者阿罗特分析了什么原因扶持着阿萨德总统。

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被自己长期信赖的军方迫使下台。利比亚的卡扎菲,几乎变乱一开始就遭到亲信高官的纷纷离弃。突尼斯前总统本阿里在局面动荡几个星期之内,就仓惶出国。还有也门的前独裁者萨利赫虽然拖延了一段时间,最后还是在周围邻国的讽劝下,如今流亡国外。

可是叙利亚总统阿萨德不同,他还没有出走任何地方的迹象。他的军队瓦解了在霍姆斯和伊德利仆的反政府军。有关方面从一份拦截下的电邮中看到,他的妻子还在为他们在大马士革的住宅采购家俱。

*阿萨德继承父荫 重监控防叛变*

阿萨德也许是藉着他父亲哈菲兹·阿萨德一手建立的一项系统,维持了信心。这个系统维持了他们家族40年于不坠。卡内基中东研究中心主任保罗·塞勒姆说:“这个政权是于1970年的一次政变后成立的。成立之初就设计了抗叛变和抗政变的功能。”

老阿萨德当初就建立了一个复杂的,使情报系统和各单位重叠的控制网。让监视者本身也被监视。就像他的儿子阿萨德,他任用了自己属于少数的阿拉维教派份子,并且警告他们和其他居于少数的基督教和德鲁兹教派人员,要谨防属于多数的逊尼教派一旦失控时带来的危险。

结果,他建立了一个巩固的权力中心。到现在为止,经过几乎长达一年的变乱,唯一叛离他的文职高级官员是这个月叛离的石油部副部长。塞勒姆还说:“这个政权的内部情报系统,监视着可能叛离的军官和政府官员以防止这类事件的发生。因此,叛离始终是绝无仅有的事件。”

*军方叛离多属逊尼派下级官兵*

军方曾经发生过下级军官叛逃的事实。通常是应召入伍的逊尼教派人员。他们不愿杀害村镇里和他们一样的平民。这些叛逃军人组成了反政府“自由叙利亚军”的大部分。反对派的领导人物马利赫称这支部队是唯一能向政府挑战的力量。

马利赫说:“他们要保护自己,而这个政权没有办法靠政治以及其他和平方法来阻止他们的迫害行为,只有靠武力。”

在国际社会意见分歧,甚至连政治上谴责阿萨德都无法一致之时,由联合国出面支持干预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马利赫说,国际社会至少可以提供武器给“自由叙利亚军”。

海湾研究理事会的主席萨克尔说,武器固然重要,但也只是措施的一部分。他说:“你不可能拿着步枪和手枪去和有组织的军队作战。你需要有反坦克火箭,你需要真正的侦察和情报讯息。如果俄罗斯的人造卫星向叙利亚政府军提供侦察协助,自由叙利亚军也需要真正的情报资讯,协助他们组织自己的行动。”

*俄罗斯支持阿萨德 美国不愿轻举妄动*

俄罗斯是叙利亚的主要武器供应国家,它的角色凸显出叙利亚的骚乱与其他国家最大的不同。它足以提升对地区性和全球性的影响。叙利亚是俄罗斯在这个地区最后的盟友之一。因此俄罗斯非常不愿让美国和西方国家继利比亚之后,再度于此地区发挥领导作用。

萨克尔说:“在这个地区,我们相信,俄罗斯争取到叙利亚,就等于是在叙利事务上亚赢了美国。”

而华盛顿当局虽然在言辞上支持叙利亚的反政府派,在行动上却显得缓慢。他们警告说干预行动非常复杂,包括连他们采取行动的前线都找不到。

叙利亚的冲突局面,又和美国要处理伊朗核问题以及其他争端搅在一齐。伊朗支持叙利亚政府,认为它是这个地区非逊尼教派的关键力量。也是伊朗连接在黎巴嫩的附属组织“真主党”的通道。

其他国家在这个地区也有既得利益,包括以色列。以色列害怕一旦阿萨德垮台,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派会掌控这个国家。

*学者观察:邻国不愿和叙利亚作对*

关于这一点,萨克尔说:“叙利亚是一个在国内拥有强大安全武力的政权。它的邻国都不愿和它作对。例如约旦,黎巴嫩,伊拉克和土耳其等。因此在地缘政治和邻国关系上,叙利亚可以发挥抑制在此地区使用武力或扩张企图的作用。”

去年普遍预测,阿萨德政权会走向和埃及及其他国家政权相同的道路,而且“必然”以及“即将来临”成为常用的字眼。如今,仍有人说“必然”,但“即将来临”一词,没有人说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