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24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世界媒体看中国:薄熙来之变


3月11日,薄熙来在人大会议上笑对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如今薄熙来还笑得起来吗?

3月11日,薄熙来在人大会议上笑对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如今薄熙来还笑得起来吗?

中国政坛晴空霹雳,风云突变。

一度在很多中国国内外的观察家看来很是不可一世的中国执政党共产党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如今无法继续高调而张扬了。他所主导和鼓吹、并且得到中国左派们热烈拥护的“重庆模式”显然也随着他被解职而寿终正寝。

薄熙来被从中国政坛前台拿下。这种变化,是否是西方人所喜欢说的Plus ca change, plus c'est la meme chose(变来变去,老套恒常),即换汤不换药?还是换汤又换药,中国由此将出现千呼万唤一直没出来的政治改革?

显然,这种问题让国际媒体很是为难。

*谨慎的乐观*

主要是面向在香港的西方读者的香港英文《南华早报》在国际媒体间向以对中国新闻消息灵通而著称。然而,这一次中国的事情变化得太快,显然也让《南华早报》有些头晕目眩。

就在薄熙来被解职的前一天,《南华早报》还发表一篇长篇署名分析文,有条有理、合情合理地分析了薄熙来在3月9日的记者会上的表现,认为他还是拥有中共最高领导层的支持。文章得出结论说:“薄熙来在记者会上的表现不可能阻挡人们继续对他的政治前途说三道四,但其表现也显示现在就把他划为死马还为时过早。”

情理或条理总是赶不上变化。中国出现的令全世界大多数人感到意外的薄熙来之变,显然使《南华早报》变得更加谨慎。

星期五,《南华早报》发表以谨慎的乐观开头的社论说:“中国大陆的改革派长久以来一直期待中共领导层发出正面的(改革)信号。昨天,这种信号终于来了。新闻报道说,野心勃勃的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被解职。而在不到24小时之前,温家宝总理对重庆领导班子提出了严辞批评。”

但读者细读该社论,可以发现这种谨慎的乐观实际上是虚笔。其实笔则是不可知论:“(围绕薄熙来的)这一系列事件的戏剧性突转标志着重庆模式的终结。同时,这种突转也令人担心,今年晚些时候中共领导班子更迭将由此出现变数。”

*依然是“流氓打手”当道*

假如说《南华早报》对薄熙来之后的中国政治走向所表现出的谨慎或不可知论是比较中立的,即不明显悲观,也不明显乐观,那么,英国《独立报》国际事务专栏撰稿人阿德里安·汉密尔顿的不可知论则是明显倾向悲观。

星期五,汉密尔顿发表文章说,对薄熙来的倒台,有中国问题观察家认为这是中共十八大前的权力斗争;也有人认为这是中共领导层要认真进行政治改革的先兆;还有人认为这是薄熙来用人不当、任用王立军而自找的倒霉。

汉密尔顿写道,或许这些说法都言之成理。然后,他笔锋一转:“观察中国中南海,正如我们几十年来观察克里姆林宫所得来的经验一样,其问题在于,没有什么人真正知道那高墙之后到底是怎么回事。外界观察者通常是搞错了。或者,就像观察苏联政治一样,外界观察者几乎总是看不到正在出现的重要的事情,重要的人。”

意犹未尽的汉密尔顿接下来把话说得更清楚,显然是决意要打破他所认为的人们对中国改革前景的不切实的期望:“中国如今最大兴趣在于稳定。假如薄熙来被不由分说地拿下来了,那么,西藏、新疆等所谓自治区依然是由中共党魁把持。那些人在镇压任何异议的苗头时完全是流氓打手。”

*薄熙来到底为什么被拿下*

导致薄熙来如此戏剧性地倒台的具体缘由到底是什么?日本《东京新闻》星期五发表记者安藤淳从北京发出的报道,给出了一个相当流行的说法:

“今年二月,发生薄熙来原来的亲信王立军跑进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的事件。薄熙来在全国人大会议期间,邀请跟他关系良好的分管司法和公安的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参加重庆市代表团的分组讨论会,策划争取更多的人支持自己。3月9日,薄熙来对记者说自己任用王立军是‘用人失察,’试图抛弃王立军以自保。

“胡锦涛主席和温家宝总理先前就对薄熙来以铁腕手段打击暴力团伙、以及鼓动群众唱毛泽东时代革命歌曲的政治手法持批评态度。人们认为,胡温看到薄熙来在人大会议期间图谋自保的行动,才决定提早把他解职。”

*左派并未偃旗息鼓*

薄熙来在担任中共重庆市委书记时高调推出“唱红歌”运动,并采取多种措施鼓励或迫使重庆人回归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共传统意识形态。因此,中国国内外许多人认为,薄熙来以及以“唱红打黑”为特色的重庆模式被否定,标志着中共党内左派即毛派即使不是遭受了致命伤,也是遭受了重创。

然而,在北京的政治分析家、教授罗素·摩西星期五在《华尔街日报》网站发表博文表示,现在就把中共党内左派划为死马显然是为时过早:

“薄熙来被解职并没有壮大右翼的改革派。左派阵脚乱了,但右派也不应当庆贺。中国的干部要听命于党,而不是听命于国民。网民可以随便写东西发表,但中国网民跟如今的薄熙来一样都是靠边站的人。薄熙来被解职,并不表示上头赞同网民的意见,而是否定薄熙来的意见。

“这场戏剧还远远没有结束。人们有很多理由担忧中共党内的政治稳定。中国官方新闻媒体对薄熙来被解职一事大都低调报道,这一事实表明中共内部有些拿不准薄熙来解职在社会上会产生什么影响。昨天(星期四)夜里,对薄熙来的赞扬依然留在中共官方一些网站上。”

“今天早上,(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头版再次谈要学共产主义战士雷锋。这又是一个迹象,显示党内左派根本就没有消亡。”

*哀叹薄熙来被下课*

薄熙来被解职在中国国内有很多人叫好,有很多人悲叹。在国外也是有叫好有悲叹。

加拿大主要英文报纸多伦多《环球邮报》星期五发表记者坎贝尔·克拉克的报道说,薄熙来英语相当好,对加拿大以及加拿大工商界很有兴趣:

“在哈珀总理力图加深中加两国关系之际,中国高级官员(薄熙来)被免职是加拿大失去了与中国领导层的一个重要联络途径。

“15年来,薄熙来是让一些加拿大人愿意绕道拜访的一位中共人士。......在今年2月,哈珀总理前往重庆与薄熙来会面,因为这位民粹主义的政治家要成为中共最高领导层的成员。”但薄熙来手下的公安局长爆出丑闻,使薄熙来晋升无望。“加拿大由此也在中国高层领导当中失去了一位加拿大通。”

在薄熙来被解职的消息传出之后,《日本经济新闻》随即发表报道,题目是“中国薄熙来被解职、对日资企业造成冲击 / 他因致力于引进日资企业与日资企业关系深。”

报道说:“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15日宣布解除薄熙来重庆市委书记的职务。被认为是很有可能进入中共最高领导层的薄熙来被解职,给许多日本企业造成冲击,因为他与日本企业关系深厚。在他任职大连期间,他引进佳能、松下和东芝等企业,实现了大连的经济增长。其政绩成为他晋升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的武器。在任职重庆期间,他也为伊藤忠商事、三井物产、三菱商事等公司提供帮助,并主持了日本连锁便利店Lawson到重庆开店。”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美国观察(重播)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