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09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缅甸民主历程(2): 社会主义噩梦


缅甸掸邦茵莱湖

缅甸掸邦茵莱湖

缅甸正迅速民主化并改善和西方国家的关系,这一切似乎发生得太快,让人难以置信。尽管各种怀疑的观点不断浮现,但缅甸新政府主导的改革的确令人鼓舞。缅甸究竟是如何走到今天?长期掌权的军人统治者怎么会自动启动改革?历史为人们提供了寻找答案的线索。

*噩梦前的憧憬*

上个世纪50年代是很多缅甸人留恋的日子。在1948年缅甸脱离英国获得独立后建立了多党制民主政体,曾经在国际舞台上着实风光了一阵子。在50年代,民选总理吴努(U Nu)和后来成为联合国秘书长的吴丹(U Thant)等缅甸高级官员积极穿梭于美国、苏联、中国、欧洲等大国之间,频繁访问印度、越南、泰国等发展中国家,推动睦邻友好关系。

缅甸总理吴努参观美国国家档案馆独立宣言展览(1955年)。

缅甸总理吴努参观美国国家档案馆独立宣言展览(1955年)。

1955年,29个亚洲和非洲国家的领导人云集印尼万隆,召开了第一次世界不结盟运动会议。作为这次会议的积极推动者之一,吴努和印度总理尼赫鲁、印尼总统苏加诺、埃及总统纳赛尔、加纳总统恩格鲁马和中国总理周恩来并驾齐驱,成为世界不结盟运动的主要领导人。

在国内,缅甸的民族矛盾虽然时起时伏,没有消停,但总体的政治经济环境却优于亚洲国许多国家,至今仍然受人称道。当时缅甸的人均生活水平远高于周边国家。政治上也非常开放,没有言论控制和新闻检查制度,数百家报刊杂志可谓是百家争鸣,十分活跃。记者的采访活动也少有限制,公众可以自由地讨论国家大事。这个时期被许多历史学家称为缅甸新闻事业的黄金时代。

当时,缅甸的教育系统很开放,国际交流活动相当频繁。据缅甸历史学家、已故前联合国秘书长吴丹的孙子吴丹敏(Thant Myint-U)的记述,吴努任内往国外大学派出了数百名缅甸留学生。不少去了前殖民宗主国英国,但更多的是去了美国。

*缅甸特色的社会主义*

可好景不长。1962年发生了军人政变,奈温(Ne Win)将军成立了由军人组成的革命委员会,解散了国会,废除了联邦宪法,革命委员会接管了联邦和各邦的政府机构。奈温宣布要建设具有缅甸特色的社会主义。

为了这个宏大目标,奈温政府在政治、经济、社会和民族问题等各个方面全面推行了中央集权体制,对缅甸未来数十年的走向产生了重大影响。

长期统治缅甸的奈温

长期统治缅甸的奈温

在政治上,军政府取缔了所有独立的政治党派,由军队领导人组成的缅甸社会主义纲领党成为唯一的合法政党。军政府还禁止独立报纸的发行,全国只剩下一家官方报纸,就是《劳动人民报》(Working People’s Daily)。

在经济上,军政府全面推行国有化。1963年2月通过的企业国有化法规定政府可以不经法律程序按照自己认可的方式把任何企业收回国有, 从1962年开始, 银行、贸易、石油和森林工业基本全部实现国有化。英国的帝国化学公司、缅甸石油公司等都是在这个阶段完成国有化的。

商业领域的国有化也进行得非常迅速。1963年9月成立了“人民商店公司”(People’s Store Corporation)负责进口商品和国产商品的零售销售。军方开办的运输、酒店、食品综合企业“国防服务协会”在同年10月变成国有企业。

据统计, 在1963年到1972年之间,缅甸有大约1.5万家工厂、商店和银行被收回国有。政府在这个阶段在国有化方方面的投资高达10亿缅币。国有化一直持续到1970年,缅甸较大的厂矿都由军队接管。很多工厂、银行、商店都和改革开放前的中国一样冠上“人民”二字。

在农业方面,政府没有像中国和东欧等共产党国家那样大搞集体化,而是全力推行奈温信奉的社会主义消灭“人剥削人”的信条。政府通过“缅甸农业市场联盟委员会”控制农民购买农田,控制大米出口。

军政府还在1963年通过法律禁止土地和牲畜的兼并和土地的出租。为了控制大米和其它粮食价格, 奈温政府对农产品实行了固定价格制和统购统销, 建立起由国家全面控制的中央计划经济体制。

政治上的高压手段和经济上的国有化对稳定60年代初的国内局势收到了明显的短期效果。克伦和克钦等少数民族的武装抵抗力量被镇压下去,反对派政党被消音, 无法对当权者构成威胁。但是,各种国内矛盾并没有解决, 社会不满情绪不仅没有消除,反而日益增加。

*恶果显现*

经济国有化的恶果很快就显现出来。在缅甸式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束缚下, 国有企业毫无活力, 私营企业无法发展。从1965年以后, 缅甸经济停滞不前, 工农业生产全面下降。农民为了抵制统购统销, 把次等的大米卖给政府, 把优质的大米拿到黑市, 结果造成出口质量和数量的双双锐减。大米出口从60年代初的每年100多万吨减少到70年代的20-30万吨。

由于商品奇缺, 黑市猖獗, 物价飞涨, 民众生活水平急剧下降, 社会动荡加剧。到了上个世纪80年代的时候, 缅甸的人均收入只有190美元/年, 被联合国列为世界 “最不发达国家之一”。

缅甸军人专制政权从此走上了一切专制政权都走过的老路—用高压手段对付社会不满, 镇压又激起更强烈的反抗。缅甸社会陷入了自我推动的恶性循环。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