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38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清官断家务:人工受精产子继承权


美国最高法院

美国最高法院

这几天美国最高法院非常繁忙,有好几个案件等着最高法院裁决,其中一个案子是人死后人工受精生的孩子算不算是其人的后代。

*卡帕托双胞胎 大法官也头疼*

凯伦.卡帕托(Karen Capato)利用去世的丈夫罗伯特.卡帕托遗留下来的精子怀孕生下双胞胎,但是政府拒绝承认这两个孩子是她丈夫的后代,拒绝给他们社会安全福利待遇。社会安全福利局说,凯伦.卡帕托的丈夫在双胞胎受孕时必须还活着,这两个孩子才能领取社会安全福利;而凯伦.卡帕托是在丈夫死后一年半才通过人工受精生下了双胞胎。

可以想象这样的案件法律界没有统一看法;有的法官认为很显然双胞胎是罗伯特.卡帕托的亲生孩子,但其他法官在类似案件中做出了完全不同的裁决。所以这个案件最后要由最高法院来定夺。

最高法院3月19号听取了令大法官们头疼的案件。比如死者去世的时间长短有多大的关系。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John G. Roberts)提出:“如果这对双胞胎是在他们的父亲去世4年以后生下来的呢?”

*事关财产继承*

当然还有各州继承法的不同也让这个案件更为复杂;比如佛罗里达州禁止人死后孕育的孩子继承财产,除非他们在遗嘱中被指定为继承人。

在卡帕托案件中,罗伯特.卡帕托的遗嘱只把妻子和他生前的几个孩子列为继承人。卡帕托家的双胞胎在佛罗里达州受孕,凯伦.卡帕托在怀孕期间搬到了新泽西州。

*影响深远*

科技发达越来越多的人通过人工方法受孕,传统意义上的“后代”这个概念受到冲击。最高法院将在今年夏天做出正式裁决,可以想象这个裁决会有深远的影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