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41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缅甸民主历程(3): 吴丹之死


联合国秘书长吴丹

联合国秘书长吴丹

缅甸不算是世界大国, 在昂山素季成为受国际敬仰的人物之前,国际上有影响的人物屈指可数, 而吴丹就是这极少数中的一个。他是军人统治前缅甸文官政府重要成员,还担任过联合国秘书长。吴丹1974年去世后遗体回国安葬,引发了民众对军人统治的抗议。

吴丹(U Thant)1909年出生于仰光附近的班达诺, 曾经就读于仰光大学。但由于父亲去世,家道中落。失去了家庭的资助, 他被迫辍学。回乡后, 吴丹到班达诺国立中学任教, 25岁时担任学校的校长。

在这期间,他和学校的校监吴努成为好友。后来,吴努成为缅甸总理便邀请吴丹加入政府,先后担任过政府广播处处长、 总理秘书和政府发言人。1955年, 吴丹参与了万隆会议,并担任大会秘书长。

*就任联合国秘书长*

从1957年到1961年,吴丹奉命担任缅甸驻联合国代表,期间,他因在阿尔及利亚独立谈判中做出的重要贡献而获得缅甸联邦司令勋章。

吴丹在1961年-1971年为联合国第三任秘书长。

吴丹在1961年-1971年为联合国第三任秘书长。

1961年,时任联合国秘书长的哈马绍坠机身亡。具有广泛外交历练和国际影响的吴丹得到联合国安理会成员的一致推荐和联合国大会的通过,成为联合国秘书长。第二年,奈温就在国内发动了军事政变,推翻了吴努领导的民选文官政府。

吴丹连续担任两届秘书长。他在调解1962年的古巴导弹危机、1965年印巴争端和刚果内战、反对南非种族隔离制度,以及推动联合国机构改革等许多方面建树颇多,获得了多数国家的支持,赢得了很高的国际声望。

吴丹在1974年11月25日因肺癌在纽约去世。叶落归根,他的家人希望把他的遗体运回缅甸安葬。但谁也没有料到,安葬吴丹一事竟然引起了一场规模不小的民众抗议和流血镇压。

*叶落归根掀起风波*

11月29日运送吴丹灵柩的飞机离开纽约肯尼迪机场。当飞机抵达仰光机场的时候,吴丹的家人发现,在机场迎接的只有他们的一些亲属,缅甸军政府没有派一名官员或代表前往。吴丹的遗体只好被临时安排到一个废弃的赛马场供民众瞻仰。

次日,奈温政府通过媒体表示,吴丹家人未经批准把吴丹遗体运回缅甸违反了法律,准备采取法律行动。不过,由于前往吊唁的民众人数很多,当局最后被迫同意安葬,但规格很低,墓地被选在一个很小的私人墓场。

吴丹的家人虽然对政府的这一安排非常不满,但为了不使事态扩大,还是同意了。可在运送灵柩的车队前往墓场的途中,数千名学生和数千名群众突然拦住车队的去路。学生们通过车上的高音喇叭说,“我们要悼念我们热爱的吴丹,我们要陪伴这位和平工程师走完最后的一程。”

学生们把灵柩拉到仰光大学的一个礼堂。僧侣们唱诗祈祷,学生们日夜守护,聚集的民众也越来越多。人们自动发表演说,抨击政府,要求变革。悼念活动变成了一个政治集会。愤怒的学生还向政府递交了请愿书,要求为吴丹举行国葬。

学生们表示,如果政府不同意,他们将自行为这位缅甸英雄举行一个规格相当的葬礼。他们选择的地点是仰光大学学生联合会所在地。那里曾经是吴努、昂山这些开国元老们在仰光大学发表公开演讲的地方。

12月7日,当局做出让步,同意把安葬地点改到仰光佛教圣地大金寺傍边的一个墓地,但不举行国葬。经过协调,吴丹家人和学生接受了政府的方案。

次日,从仰光大学到大金塔的道路两边已经站满了群众,等待灵柩车队的通过。但意外再次发生。一些激进的学生拦住车队,坚持要在学生会所在地举行葬礼。

双方僵持了三天。到12月11日凌晨两点,大约15个排的防爆警察在数千名军人的配合下冲进了大学校园。学生和僧侣曾经试图说服士兵抵制奈温的命令,加入他们的行动,但没有收效。军队用了一个小时就控制了整个校园。

当时传说有几十名学生被打死,数百人受伤,还有很多人被捕,被判了重刑。由于军方的封锁,至今也没人知道在那场流血冲突中究竟有多少人被打死。后来这起事件被称为“吴丹起义”。

吴丹的孙子、历史学者吴丹敏后来回忆说,流血冲突发生之后,吴丹的灵柩最后是在全副武装的军人和装甲车的看护下运到大金寺路墓地的。

12月12日,仰光市爆发了大规模的民众反抗活动。有数千人捣毁了一个警察局、一个政府机构和几家影院。军队再次向民众开枪,更多的人被打死、打伤,医院挤满了伤员。奈温当局在仰光实施戒严,主要街道上布满了荷枪实弹的军人。

*吴丹与奈温的过节*

吴丹作为联合国秘书长名满天下,给缅甸人争了脸,为何在死后受到奈温如此的刁难?吴丹敏在其《大河迷失的脚步》(The River of Lost Footsteps)一书中提出的看法是,主要原因并不是50年代吴丹和当时的总理吴努关系极为密切,而是在1960年代发生的一个误会。

1969年,被奈温推翻的前总理吴努来到纽约联合国总部。当时,吴丹正在非洲,无法和吴努见面,就安排他的儿子代为接待。不料,吴努已经通过渠道安排在联合国大楼的记者俱乐部发表讲话,严厉抨击奈温政权,呼吁缅甸民众起来推翻奈温。

在联合国总部大楼里面发表推翻一个联合国成员国的演讲是史无先例的。吴丹立即向吴努提出批评,吴努也做了道歉。但奈温一直认为,吴丹是幕后操盘手。于是,吴丹被列为缅甸军政府的敌人。

*民众积怨已久*

奈温和吴丹两人之间的恩怨并不足以引起一场社会动乱。在1974年岁末发生的这次流血事件中,奈温当局对吴丹葬礼的态度显然是一个诱因,但不是根本原因。许多关注缅甸这一段历史的人都认为,根本原因是,学生和民众对军政府的独裁统治积怨已深。吴丹之死只是给了人们发泄这种积怨提供了一个机会。

这个事件的爆发让军政府感到恐慌,不知道这个社会里埋藏了多少炸药,不知道炸药何时会爆炸,因而变得愈加谨慎,力求把一切不安定因素控制在萌芽之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