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4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缅甸民主历程(4): 8888起义


8888民主运动中示威者聚集在仰光大金寺附近

8888民主运动中示威者聚集在仰光大金寺附近

1974年抗议风波后的十几年,奈温统治下缅甸的状况相对平静,除了1977年的学运以外没有发生大规模的社会动乱。

在1970年代末和1980年代初,电视机和录像机进入缅甸市场,少量的西方电影也随着这些新玩意流入到缅甸百姓的家中,给人们贫穷和单调的生活带来一些乐趣。

但是,在专制之下,政府和民众之间的紧张关系却没有实质性的缓解,任何一点火星都可能引起一场大火。

*9字罪孽*

奈温是一个个性复杂的人物。他一方面沉迷于缅甸式社会主义的美景,另一方面还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据说他还执迷于数术,和中国古代皇室一样对“9 ”这个数字情有独钟,认为是一个非常吉祥的数字。在1985年11月,他突发奇想,觉得要是国家的钞票面值都跟9有关,可以被9整除,一定会给国家经济带来好运。

身为九五之尊,奈温说干就干。他选择1987年9月5日(选这个日子是否因为它代表九五之尊的意思尚待考察)颁布决定,把面值不能为9整除的钞票全部收回,如100元、75元、35元和25元,只留下45元和90元面值的钞票流通。奈温哪里知道,这个小小的举措竟然引发了缅甸现代史上最为惨烈的“8888民众起义”,强大的军人政府几乎被冲垮,连这位唯我独尊的独裁者也在这场运动中被迫黯然下台。

就在这个时候还发生了几件事加快了局势的发展。一个是联合国经济与社会委员会在1987年12月确定缅甸进入世界最不发达国家的行列。第二是政府颁布政策,要求农民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出售自己生产的农产品。此举在农村引起广泛的暴力抗争。第三是一批将军因不满奈温的统治而在1987年7月发表公开信,批评当局不进行经济改革,国家经济已经成为国内外的一个“笑柄”。

*学生发难*

这次民众起义开始照样还是学生发起的。在奈温宣布“货币改革”之后,仰光理工学院 (现在叫仰光理工大学)的学生首先发难。他们在校园举行抗议活动,一些人砸毁窗子、路灯,并展开罢课。政府派部队前往镇压,并关闭了首都的大学。

1988年3月13日,愤怒的学生在学校附近的一个茶社因发生争吵而打斗。有一些学生被警察抓走。在被抓的学生中,有一个因为父亲是执政的缅甸社会主义纲领党的官员,所以很快就被释放。学生们到当地警察局抗议,与警察发生冲突。三名学生遭到枪击,一名死亡。次日,学生举行大规模机会,警察射杀学生的消息迅速传遍了各大专院校。

三天后,成千上万的学生走上街头,要求当局停止迫害学生。但当局反而采取了更加严厉的镇压。缅甸协助政治犯协会说,防爆警察抓到逃跑的学生就进行殴打,还把一些学生强行按入茵雅湖里把他们淹死。据称,不少女生遭到军人的强奸,另外有41人被警察塞进卡车窒息而亡。

*全国响应*

缅甸民众走上街头抗议要求民主(1988年9月)

缅甸民众走上街头抗议要求民主(1988年9月)

政府军的暴行激起了越来越多的学生和广大民众的愤怒。从3月到6月,首都仰光和缅甸许多城市每天都能够看到大规模的游行示威。据报道,勃固(Pegu)、曼德勒(Mandalay)、塔沃(Tavoy)、东固(Toungoo)、密支那(Myitkyina)、敏布(Minbu)、墨吉(Mergui)、帕克库(Pakokku)、石兑 (Sittwe)等地游行示威者在这个阶段已经把主要诉求从支持学生转向要求实行多党民主制。

面对日益强大的政治压力,奈温总统于7月23日辞职。不过,缅甸人都认为,奈温的辞职是一种策略,他仍然在幕后控制着权力。他在辞职演说中一方面承诺要走向多党制,但另一方面却发出警告说,如果发生动乱,军队一旦开枪,就是要死人的。

接替奈温的是素有“仰光屠夫”之称的盛仑将军(Sein Lwin)。盛伦采取了强硬姿态,实行军事管制。这些做法引起全国民众的不满。各地的游行示威活动的势头在进入8月后明显加强。全国学联决定在8月8日这个吉祥的日子举行全国大游行。仰光大学地理系学生,著名的学生领袖台基伟(Htay Kywe)在7月28日接受英国广播电台(BBC)采访的时候宣布了全国学联的这个决定。

消息传开,各地的学生、农民、工人和地下活动人士都行动起来,公开活动。一时间,仰光和其它许多城市到处都可以看到各种传单,小册子和标语,对盛伦军政府进行严厉的谴责。

随着运动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进来。除了学生、农民和工人之外,政府职员、僧侣、教师、医护人员、甚至部分空军和海军的军人也都参加了游行队伍。城市的医院和体育场和广场都搭起了讲台,成为游行集会的主要场合。

警察和其他政府工作人员一度加入仰光反政府示威(1988年)。

警察和其他政府工作人员一度加入仰光反政府示威(1988年)。

军政府在1988年8月3日宣布从晚上8点到早上4点之间实施戒严,禁止5人以上的群体聚集在一起。

8月8日,大批民众冲破戒严禁令涌向街头,在全国各地发动了声势浩大的抗议示威行动。在首都仰光,佛教徒、穆斯林、学生、工人、青年人和老年人从四面八方走向市中心。亲历这次民主运动的昂丁(Aung Din)后来回忆说,“当时简直不可思议,大队大队的人马从各个方向涌来,大家在市中心汇合,估计有50万人。与此同,其它很多城镇,人们为了共同的追求都举行了同样的游行,为了民主,为了人权。”

示威活动在大体和平中持续了大约4、5天。不过,退居幕后的奈温发出威胁说,军队已经做好准备应付紧急状态。仰光市民对此感到愤怒。他们中有些人向军队投掷燃烧瓶、刀子、石块、毒镖和自行车的车条。有些人甚至防火烧了一个警察站,打死了四名警察。

对规模如此浩大的群众抗议活动,军政府感到异常紧张。盛伦抓紧往主要地点调集军队。8月10日,军队在仰光总医院对护理和救助受伤的示威者的医护人员开枪。官方控制的仰光电台报道说,有“1451名暴徒和捣乱分子”被捕。

形势的失控迫使盛伦将军于8月12日,也就是他执政17天的时候辞职。为缓和局势,纲领党中央执行委员会推举唯一的文官貌貌出任总统,并宣布同意在缅甸实行多党制选举制公民投票,同时解除军事管制,并下令部队撤离市中心。

这些应对措施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了局势。开枪的事件有所减少,抗议的势头也有所减弱。但是,反政府示威者此时已经不满足于貌貌的这些让步,他们要求立即结束纲领党的独裁统治,成立临时政府。

从8月22日开始,全国各地的示威浪潮再次高涨。曼德勒有10万人上街游行;石兑(Sittwe)有5万人。从东枝(Taunggyi)到毛淡棉(Moulmein)的少数民族居住的广大地区都爆发了大规模的抗议活动。

*民主之夏*

当时正在仰光医院照顾母亲的昂山素季就在这个时候决定加入这场民主运动。她在8月26日在仰光大金塔向50万民众发表演讲,表示支持人民争取民主和人权的斗争。昂山素季是缅甸独立的缔造者昂山将军的女儿。她的加入为运动的发展带来了巨大的动力。昂山素季本人很快就成为这场运动的象征。

昂山素季在仰光对几十万民众发表讲话。

昂山素季在仰光对几十万民众发表讲话。

昂山素季是一位非暴力主义者。她劝说民众不要采取暴力,不要采取刺激军队的行为,要通过非暴力的方式来寻求和平。

在昂山素季参政的前后,一些老资格的政界人士也纷纷现身,其中包括前总理吴努和退役将军昂基(Aung Gyi)等。他们的出现给波澜壮阔的民主运动增添了活力,把8888民众起义推向了高潮。后来,人们把这个阶段称为“民主之夏”。

进入9月以后,这场民主运动与军政府进入僵持状态。在议会中,90%的议员同意成立一个多党政府。纲领党也表示将着手选举准备,但坚持由执政党来主导。但是,反对党派要求解散军政府,成立临时政府。吴努等人主张在一个月内举行选举。

当时反对派中不少人都觉得,形势在朝着有利于民主运动一边发展。军政府的支持者或者军队内部有可能会发生分化。美国等大国也有可能加大对军政府的压力。国内的抗议示威规模也可能继续扩大。人们认为,这些可能性中只要有一个发生就可能打破僵局,给军政府造成最后的一击。

*戒严开枪*

但出人意外的是,1988年9月18日,缅甸国家电台宣布,以国防军参谋长苏貌将军为主席的“恢复法律和秩序全国委员会”已经接管全部国家政权,“以结束全国各个方面日益恶化的局面。”这个由19名高级将领组成的委员会决定实行军事管制,对抗议者采取强硬手段,进行镇压。国防军开进全国各主要城市,对示威者不加区别开火射击。

苏貌大将(1988年)

苏貌大将(1988年)

一个星期之内,约有1000名学生、僧侣和孩子被打死。另外还有约500名抗议者在美国使馆外面被打死。大批的少数民族和很多学生在军队的追击下逃亡森林,逃亡泰国和中国。

到9月21日,军政府重新控制了全国局势。这场被称为1948年缅甸独立以来规模最大的民主运动在军队的血腥镇压之下结束了。

许多人在这场运动中丧生。民间多数的估计在三千到一万人。此外,还有许多人失踪和被捕。官方公布的伤亡数字是:95人死亡,240人受伤。

这场持续半年之久的民众起义被镇压下去了。军政府恢复了对国家的控制。这个事件让军政府加深了对军队重要性的看法。此后,军政府加快了军队的发展。军队数量在过去的20年间翻了一番,从18万猛增到38万。

*起义影响*

民运方面看上去是一败涂地。反对派政党一个个地被宣布为非法组织,昂山素季被软禁,其他领导人和大批骨干被投入监狱或流亡海外。缅甸政坛可以说是百花凋谢,一花独放。这“一花”就是军政府支持的缅甸联邦巩固与发展党。

不过,许多分析人士认为,就缅甸的民主进程来讲,8888起义产生了三个非常重要的影响。

首先是昂山素季成为民主运动的一面旗帜。昂山素季的个人魅力和领导才干使民主运动在国内外的影响上升到前所未有的程度。这对军政府执政的合法性构成了一个巨大挑战。

第二,昂山素季亲手创建了全国民主联盟。这个组织很快发展成为缅甸最大的反对党。虽然全民联在8888起义失败后也失去了合法的地位,其领袖和党内骨干也遭到长期关押,但它还是在1990年的全国大选中获得了压倒性胜利。这让大权在握的社会主义纲领党和军政府领导层不能不感到恐惧。他们应该能够从中了解到民心的向背。

第三,这场起义让民主和自由的概念得到了空前传播。起义前,民众虽然对军政府的独裁统治深感不满,但并没有明确的“民主”和“自由”的意识。在这次运动中,昂山素季就政治存在于生活的各个方面的道理向民众作出了通俗易懂的阐述,使之深入人心。学生们为了动员民众深入市民城镇和乡村,让民众明白了经济落后,腐败横行等各种社会问题盖源于集权专制本身。这种独立的公民意识是对独裁政权最大的挑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