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6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美专家:华为难撇共党原罪


北京商店里销售华为的网络产品(资料照)

北京商店里销售华为的网络产品(资料照)

美国分析人士认为,中国的华为公司屡次在进军美国市场受阻,部分原因是因为华为出身于一党专政、缺乏法治,并且对于电信业严格掌控的中国。而为了能顺利进入美国,华为公司正在试图撇清与中国的关系。

虽然奥巴马政府希望吸引更多外国公司到美国投资,但包括奥巴马总统以及共和党参议员沃尔夫(Frank Wolf)等,都否决或反对中国的华为公司在美国直接投资。

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发表了一份有关于中国的华为技术有限公司的报告《电信与华为难题:中国在美国的直接投资》。撰写这份报告的克劳德.巴菲尔德(Claude Barfield)虽然认为,只要华为能够消除对于美国国家安全与网络安全的疑虑,就应当考虑让华为在美国投资,但于3月22号在美国企业研究所的研讨会当中,巴菲尔德也指出,华为与中国政府以及人民解放军,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他举智库兰德公司2005年的研究说明:“兰德公司的研究提出中国的‘数码三角’,一方是人民解放军,一方是研究机构,第三方则是国营或私有企业,这三方有着紧密关联,有着某种协同关系。而这从我的角度来看,这对于华为在1999年之后这十年的发展,就能做出合理的解释。很明显的,中国政府在1990年代操纵了电信产业。”

美国企业研究所研究员巴菲尔德

美国企业研究所研究员巴菲尔德


巴菲尔德认为,对于中国政府而言,电信产业不只是经济上的最高优先,也是国防与安全的最高优先。巴菲尔德也提到,华为若要成功对美国投资,也必须解决其大幅接受中国政府帮助造成不公平竞争的事实,例如中国银行对华为提供的出口信贷,他说:“就我所知,华为得到了10亿美元,但这笔钱并不是流向华为,而是给予他们的客户,而我认为这就是华为以及其他(中国)公司之所有能够确保跟客户签约的原因之一。”

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在2004年同意向华为的客户提供100亿美元信贷额度,到了2009年更提升到300亿美元。巴西最大的固话运营商TeleNorte首席财务官亚利克斯.佐尔尼格(Alex Zornig)也在2011年4月表示,该公司采购网络设备时,华为的出价具有明显优势,因为华为的合同能够让Tele Norte接触到中国国家开发银行300亿美元的信用额度。
华为美国分公司对外事务副总裁普朗默

华为美国分公司对外事务副总裁普朗默


*华为想撇清与中国关系*

华为公司华盛顿分公司的对外事务副总裁威廉.普拉默(William Plummer)则表示,华为的资金不是只有来自中国的银行,华为员工有购买公司股票的选择权,华为也与30家国际主要商业银行有往来,如花旗银行等。他并且认为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或是中国银行给予华为的出口信贷,对于华为的生意是微不足道的,他说:“从2005直到今年初,我们在全球做了超过140亿美元的生意,当中只有5、6亿美元是与中国开发银行或中国银行,或中国进出口银行对华为客户进行信贷有相关,这是个微不足道的比率。”

不过普拉默提供的数据,与华为公司副董事长、华为公司美国董事长胡厚昆所说的数据不同。根据中国金融网站《中金在线》2011年4月25号的报导,胡厚昆在当年2月表示,直到2011年2月,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向华为客户累积贷款100亿美元。

而且中国国家开发银行行长陈元在2011年11月的《中国金融杂志》当中更强调开行是华为进军国际的后盾,他说:“在开行的支持下,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和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已经从20年前名不见经传的科技型中小企业,成长为全球顶尖电信制造商,市场份额分别为世界第2位和第5位。”
传统基金会研究员史剑道

传统基金会研究员史剑道


*中国政府的手伸进企业造原罪*

美国传统基金会的研究员史剑道认为,表面上公司结构如何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中国政府能够主宰中国企业的走向。他说:“我不在乎公司所有权架构,在这房间里的某些人,包括我在内,是某些公司的董事,而该公司可能偏爱法国,而这与公司所有权完全无关。虽然有人会反对,但我要用国营企业来称呼。没错,公司所有权是被争论的,你可以说被控制、被导向,也可以说是在一党专政且没有法治的国家当中存在的公司。”

史剑道举中国联通为例子。原本的中国联通在创业之时的1990年代末可算是私有公司,但2008年在北京当局介入下,被拆开出售与合并。他说这正是因为中国政府将电信业当成战略的一部分,所以对于电信业者强加控管,而华为也不例外。

史剑道认为,产业界人士在讨论中国企业投资案的时候,经常忽略到不同政府的立场,他说:“许多国会议员谈论的中国企业行为,公平的来说,也可以运用在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上面。不同的地方是,在中国没有法治能够保护企业免受政府滋扰。所以当政府告诉你要做什么,你要不是照着办,要不就是跟中国联通一样下场。”

*华为不是中国企业?*

华为美国分公司对外事务副总裁普拉默则更进一步的疏远华为与中国的关系,他说:“并无法国公司、中国电信商之分。思科、阿尔卡特朗讯、诺基亚、西门子、艾立信、华为、中兴通讯,我们都是全球企业,我们都是跨国电信商。”

不过史剑道认为,中国官员不会同意这种说法:“没错,我认为华为背负了原罪。国际化的公司与国际公司是不相同的。说华为不是中国公司,根本就是胡言乱语,说中兴通讯不是中国公司,也根本是完全胡扯。如果你有任何疑虑,我建议你去问问中国官员,他们会纠正你。”

史剑道强调,不开放华为,不代表反对中国资金,华为只是某一个产业当中的某一家公司罢了。他赞成中国其他的产业到美国进行投资,例如开采美国丰富的矿藏等等,但在现阶段,受到中国政府扶植的中国电信业,背负着原罪以及中国政府的战略考量,并不适宜开放。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