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09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国地方债风险低估,可能集中爆发


中国地方债务今年开始陆续进入偿债的高峰期,但很多地方政府严重缺乏偿债资金,而且债务规模还在不断扩大。更有消息说,国家监管机构竟然将有问题的地方债务纳入安全的投资范围,严重低估了投资风险。

官方媒体说,中国财政部今年将代地方政府发行2500亿元的政府债券,省、市、县三级地方政府债务的规模今年也将从10.7万亿元提高到12.5万亿元左右。

中国银监会之前多次以地方债占GDP总量的比重相对较低为由,强调地方债务是可控的,而这种乐观态度近期似乎有所转变。

首先是地方债务的风险被严重低估。彭博新闻社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中国银监会上月表示,他们将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1.8万亿元贷款错误地划归为优质贷款,一些银行将政府补贴等类开支纳入了项目现金流的计算。

二是35%的地方平台债务今年开始陆续进入偿债的高峰期,总额大约在4万亿元左右,去年到期的有2万亿。

*回避违约潮*

但很多贷款的本金根本无法偿还。官方媒体说,各银行已开始延后地方债务的期限,避免出现违约潮,地方政府也纷纷要求延长贷款的“展期”。高盛集团中投管理部副主席哈继铭认为,项目投资到收益需要时间,现在偿债恐怕有难度:

“可能地方感受到一些压力,因为那么多项目刚投了几年,可能还没到收益期,但偿还期已经到来。所以我相信一定程度的展期看来也是不可避免的,借新债还旧债嘛。”

财经网说,中国政府已经指示国有银行对地方政府的贷款进行“大规模滚转”,并称此举将使政府推迟应对可能给经济前景蒙上阴影的地方巨额债务。央行货币政策委员夏斌对这种做法表示担忧:

“如果说地方政府还不了钱,银行再贷款来还债,这算啥解决风险的办法呢?但是我们说,借新债还旧债,不是不可以,是指基于这些项目本身还是有偿还能力的。”


彭博新闻社说,很多方政府本来是靠土地出让金和公路收费等基建项目来筹资的,但中央政府近来取消了一些公路的收费,并要求地方政府从土地出让金中拿出更多的钱投入教育和土地灌溉,进一步增加了地方偿债的压力。政府在制订政策时显然没有考虑这样做的后果。

*政府信用的机制风险*

银监会和投资人都担心,地方债务如果无法偿还,可能导致中国银行系统在不到20年的时间里不得不进行第三次拯救。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贺铿认为,政府的信誉已经受到了损害,其中的教训必须吸取。

他说:“根本的问题是,我们的债务在这个机制之下可能有风险。因为我们的机制是借债人不考虑还债,政府的信用在这个问题上基本是没有的。我当书记,我千方百计借钱,借了用好了,让我这几年混得挺好,等还钱的时候是下面的书记来管。所以说地方债务尽管只有11万亿,我还是很担心的。”

中国银监会目前商未明确银行应如何处置这1.8万亿元的错划债务。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