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0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叛军威胁 马里动荡不安


图为军队哗变之后士兵们3月23日守卫总统府外的街道

图为军队哗变之后士兵们3月23日守卫总统府外的街道

马里的图阿雷格部族反政府武装继续向南推进,与此同时,哗变的军人通过政变掌权两天之后,仍在竭力维持对首都的控制。这场政变制造的问题比它解决的问题更多。

马里的前途看来比任何时候都更为不确定。自从星期四以来,总统杜尔一直没有公开露面和发表讲话。 大量的传闻称,反政变行动正在准备之中。随着图阿雷格部族分离分子向南推进,北方的据点正在准备迎接一场战斗。

首都巴马科的居民说,哗变的军人在总统府、加油站和商店进行抢劫。

政变领导人萨诺戈上尉说,他要求结束破坏与抢劫行动,不过他否认他的部队卷入这些事件。他说,干这些坏事的人冒充军警,企图破坏人们对这场政变的支持。萨诺戈说,军队在支持这次政变方面是团结一致的。他说,他们要优先解决的问题是维护马里的领土完整。

这次政变是由陆军中的下层军官和普通士兵带头发动的。萨诺戈上尉向全国发表讲话时,几支部队的军人守护在两侧。不过,看来这次政变并未得到军队的普遍支持,特别是没有得到一些高层军官的支持。

现任总统杜尔过去是一名伞兵,他本人也曾当过政变领导人。据信,杜尔目前是安全的,他在首都外面一个伞兵营地受到忠于他的军人的保护。

在发动哗变之后,军人于星期四夺取了权力。政变领导人说,他们发动政变是因为政府对北方图阿雷格部族两个月的叛乱处理不当。

*政府军不敌反政府武装*

在与图阿雷格部族分离分子交战的过程中,由于政府军的武器不如反政府武装,同时也缺乏食物等基本用品,政府军遭到了惨败,出现了大量人员伤亡。而反政府武装中许多人过去是支持卡扎菲的战斗人员,他们在利比亚参战后全副武装地返回马里。

反政府武装阿扎瓦德民族解放运动说,他们在逼近地区首府基达尔时几乎没有遇到抵抗。

基达尔区议会主席玛依卡说,虽然这座城市已被包围,但他们将使用一切手段保卫自己。他要求国家给他们提供武器。

过去48小时的混乱使北部防线出现了漏洞。

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的迈克尔.S.安萨拉非洲中心的主任彼得.范说,看来这些军人发动政变过于仓促,而且没有计划,因此他们的局势更糟了。

彼得.范说:“他们显然是干了一件适得其反的事情,因为现在,法国、美国和欧盟都切断了对他们的军事援助。除非他们取消政变---看来他们不大可能这么做,或是兑现诺言举行选举,否则即使不是一年也会有好多个月恢复不了军事援助。而在这段时期,图阿雷格部族反政府武装将会在他们控制的北方地区挖掘战壕,巩固防守。”

自从马里在1960年独立以来,图阿雷格部族的反叛活动就一直是此起彼伏。反政府武装现在说,他们想在北方建立一个独立的家园,名字叫作阿扎瓦德。

阿扎瓦德民族解放运动一个政治派别的马哈茂德说,他们的要求是相同的。他说,他们想要建立一个阿扎瓦德独立家园,但是不会提出更多的要求。马哈茂德说,他们不想与这个新政权或者旧政权交恶。他说,他们愿意与受到马里政界和欧盟、美国或法国这样的国际力量支持的一位得到确认的总统进行谈判。

国际社会对马里政变领导人进行了大量的谴责。非洲联盟暂时取消了马里的会员国资格。欧盟与世界银行也暂停了向这个西非国家提供的发展援助。美国星期五警告说,如果马里不恢复民主体制的话,美国可能要暂停向马里提供非人道主义援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