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7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止传言常委急露面 寻出路学者议政改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左)和夫人3月25日出访被广泛视为是中共领导层基本稳定的迹象。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左)和夫人3月25日出访被广泛视为是中共领导层基本稳定的迹象。

原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由于王立军事件被免职后,京城内,上至政府高官,下至普通百姓,议论纷纷,猜测连连,出现了多年来不曾有过的思想混乱。与此同时,思想界开始对中国未来的发展方向进行严肃的思考。

3月25日晚,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抵达首尔出席全球核安全峰会。人们关心这则新闻,不仅是因为核安全问题十分重要,还因为胡的出访传递了一个信息:中共这个90年老党的领导核心,目前基本稳定,否则最高领导人不会冒险拿出一周时间出国访问。

*谣言止于常委露面*

上星期,网上疯传京城发生政变。于是乎,官方媒体上那些原本枯燥无味的领导人名单受关注度陡然剧增。22、23日两天,为了打消人们的疑问,政治局九常委无一例外地在电视上轮番露脸,其中也包括谣传中所说的薄熙来的盟友周永康。周被安排会见跟自己地位并不相称的印尼外长。

江泽民主政时期,曾有陈希同、杨白冰两名政治局委员遭免职。胡温时代,则有政治局委员陈良宇因贪腐罪被撤职法办。薄熙来也是政治局委员。

不过,薄去职所带来的震动远非其他几人可比,他势力大,根基深,后台硬,在党内外都有相当支持度。据记者了解,一些北京百姓对薄被拿下,十分不解。他们称薄熙来是为老百姓办实事的好干部。

*有人为薄熙来打抱不平*

中国某中央级媒体以前曾派记者去重庆暗访,了解打黑除恶的情况。当地民众告诉他们,打黑效果明显,社会治安大为改观。

高级干部中也有人为薄熙来打抱不平,认为中央某些人嫉贤妒能,把能力过人但锋芒毕露的薄熙来看成是威胁,一定要找碴儿将他拿下。

批评薄的人同样大有人在。在一些自由派学者看来,薄熙来打着反腐败、反特权、反官僚主义和“共富”的漂亮旗号,虽然也做了些实事,但他终究是个没有认清世界大势、非要开历史倒车的民粹派领袖。

*“红二代”抵制看“红剧”*

北京学者周舵认为,即便唱红歌,其内容和极左的意识形态也无法分割。他曾做过一个试验,请几位著名的“红二代”看一出红歌剧,竟然遭到他们的集体抵制。周舵说,可见就是在老革命的子弟里,薄公子那一套也吃不开。

现在,中国30多年的改革事业遇到难题,贪污腐败盛行,贫富差距加大,司法不公频发,既得利益盘根错节。一些人认为,改革失败了,中国已经走上资本主义道路,那些权贵们就是文革中所要打倒的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

中国是深化改革,打一场改革攻坚战?还是停滞、倒退,回到文革时代,再来场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大革命?人们似乎又嗅到久违了的路线斗争的味道。

*什么主义能救中国?*

下一步改革如何进行?有人认为,中国需要进行第二次思想解放运动,就中国的前途展开辩论。文革结束后,中国曾围绕“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有过一次思想解放运动,以凝聚共识,为改革开放奠定思想基础。

有消息人士透露,一位现任中共领导人曾向一批老干部提出“马列主义快不行了,什么主义能行”的问题。这位消息人士说,这表明,中共已经陷入理论困境。

一种主张认为,可以从平反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入手,并以此为契机推动政治体制改革。据英国《金融时报》,中国总理温家宝近年来曾在党内高层会议上三次提出为“六四”平反的问题,但由于受到同僚反对而作罢。反对者之一就是中共元老薄一波之子薄熙来。

有分析人士称,温家宝并非孤家寡人,他多次谈到政治体制改革,肯定在高层有其他人支持。

分析人士说,将在今年秋天举行的中共十八大上接替胡锦涛出任总书记的习近平,应该具有改革意识。他的父亲、中共元老习仲勋就是坚定的改革派。他为人正直、仗义执言,曾因胡耀邦受到不公正对待而跟邓小平拍桌子,也曾坚决反对“六四”镇压。父亲对习近平不可能不产生影响。不过,习近平的能力、魄力如何,在僵化体制下能否有所作为,仍然有待观察。

*平反“六四”难度大*

据报道,一些“六四”难属及其他有关人士表示,他们以前并未听说温家宝提出平反“六四”的事。“天安门四君子”之一的周舵说,他仍在禁止出境的黑名单上,最近要求延长护照被拒绝了。不过,他认为,温家宝提出给天安门运动平反合乎情理。

1978年,就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前夕,中共为两年前被打成反革命政治事件的“四五运动”平反,称其为反对“四人邦”的革命群众运动。

但是平反1989天安门运动的难度更大,因为此事一涉及邓小平,二涉及军队。有分析人士表示,毛的旗帜早晚要倒,邓的旗帜再倒了,恐怕共产党无法承受。

*学者建言促政治体制改革*

周舵的意见是:各界精英尽快形成共识,弄清楚政改怎么改,路径是什么。他主张实行渐进民主。他说,不改革是死,乱改革也是死,民主化应分两步走,先自由,后民主,先搞自由、法治、宪政、人权保障,最后过渡到英美式的多党制。

周舵认为,应从改革人大、政协制度入手,真正落实宪法关于人大是最高权力机构的规定,使共产党从议会老子党变成议会党。

北京学者曹思源认为,文革虽然被否定了,但是并没有受到彻底清算,没有从思想上和政治制度上去剖析文革的根源。因此,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刻不容缓。

最新一期《中国新闻周刊》援引经济学家茅于轼的话说,政治体制改革必须首先解决两个问题:民主和法治。中央党校原教务部副主任侯少文认为,不谈解决权力腐败问题,去讲民生,那就是隔靴搔痒、画饼充饥。

中共中央党校教务部常务副主任侯少文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要解决这样几个问题:首先,怎么设置权力,行政、立法和司法的关系怎样;第二,怎么赋予,赋予就是选举;第三,怎么运行,要按照规矩和法治来运行;第四,怎么控制,控制就是进行监督,老百姓参与。

他说,政治体制改革更关键,不解决这个问题,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