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18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世界媒体看中国:薄瓜瓜父子


中共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被解职的事件在国际媒体和中国相对自由的互联网空间已经进入生活模仿艺术或艺术模仿生活的肥皂剧状态。肥皂剧所需的金钱、权力、性诱惑和神秘莫测等必要戏分,已经一应俱全。

*《华尔街日报》再报料*

星期一在国际媒体当中一马当先详细报道跟薄熙来家有关系的英国人尼尔·海伍德去年在重庆神秘死亡的美国《华尔街日报》,星期二再发表头版报道报猛料。

通常是严肃无比、一本正经的商业报纸《华尔街日报》的编辑们显然也难以抵御读者对肥皂剧的阅读预期,于是给记者裴杰(Jeremy Page)这篇内容扎实的长篇政治新闻报道取了一个富有肥皂剧味道的题目:“英国人在中国死亡的疑案加深。”

裴杰的报道说,牵涉中国当前最大的政治丑闻的那个在重庆神秘死亡的英国人在过去的20年里,时常为英国一家由前间谍创办的战略情报公司提供咨询。

所谓的那个神秘死亡的英国人就是指尼尔·海伍德。他去年11月被发现死于一家重庆旅馆房间内。重庆当局在没有进行尸检的情况下就宣布他死于酒精摄入过量,并匆匆将他火化。而海伍德的朋友说,他是一个几乎滴酒不沾的人。据信,原重庆市公安局局长、薄熙来多年的心腹王立军就是因为调查海伍德之死而得罪了薄熙来。

中国执政党共产党中央办公厅的一份外泄的文件说,“在薄熙来同志家人和身边工作人员的压力下,有关方面以各种名义违规审查王立军身边工作人员及有关重要案件的办案人员。”王立军由此感到自己人身安全受到威胁,于是在2月6日到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试图寻求庇护,从而揭开了薄熙来解职剧的序幕。

*丑闻平添一重诡异*

《华尔街日报》记者裴杰星期二发表的长篇报道中画龙点睛或提纲携领的一段是:

“(海伍德曾经在前间谍创办的英国战略情报公司担任咨询)这一消息披露使薄熙来下台的丑闻平添了一重诡异。这一丑闻越来越像是国际外交和公司情报刺探跟中国讳莫如深的国内保安机构和不透明的政治的混合。”

这里所说的英国战略情报公司所搜集的战略情报,显然不是军事战略情报,而是公司发展战略情报。裴杰在下文进行了解释:

“收集商业情报,调查中国公司如今在中国是一门正在茁壮发展的行业。因此,从事这一行业的人难免常常涉入贪污腐败、裙带关系以及政府既得利益等问题。”

“目前依然在发展的薄熙来解职剧的一个关键问题是,海伍德在死亡的时候正在重庆干什么,在最近的过去,他在重庆究竟有些什么商业项目。他的好几个朋友和熟人,以及以前的同事说,这些事情他们一概不知。”

英国政府星期一已经正式向国际媒体证实向中国方面提出了调查海伍德死亡的要求。与此同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则在北京对国际媒体表示,他对英国的要求不知情。

英国《金融时报》驻北京记者吉密欧(Jamil Anderlini)对海伍德之死的看法和说法,跟裴杰如出一辙。吉密欧在报道中写道,熟人都说他不喝酒的海伍德在重庆死于‘酒精摄入过量’,“这一案件给中国几十年来最为惊心动魄的政治戏剧添加了一个新的剧情转折。”

*薄瓜瓜与美女*

美国的《华尔街日报》、英国的《金融时报》是所谓的大报,专长报道的是所谓的硬新闻。

相对而言,英国大销量的中档报纸(即介于专报硬新闻的大报和专报八卦新闻的小报之间的报纸)《每日邮报》星期二有关英国人在重庆神秘死亡的同一事件的报道,硬新闻就要少得多,但配有多幅大幅的照片,其中包括两幅薄熙来的儿子薄瓜瓜跟白人美女搭肩勾背的照片。

这篇署名驻北京记者彼德·辛普森的报道有一个副标题说,海伍德据信为薄熙来儿子争取到了英国著名私立学校哈罗公学和牛津大学的学生身份。但在报道正文中却说,“有人说,海伍德帮助薄熙来夫妇把儿子送进哈罗公学和牛津大学,但这一说法不能得到证实。”

*薄瓜瓜学费说法的漏洞*

薄熙来儿子薄瓜瓜上名贵的英国私立学校哈罗公学,然后再上英国的牛津大学、美国的哈佛大学,其学费是从哪里来的呢?

这个问题让千百万身受上学难之苦的中国人感到好奇,中国社会上有关这个问题的议论也显然让薄熙来感到恼火。3月9日在北京举行的记者会上,在没有记者提出有关问题的情况下,薄熙来自己主动说起这个问题,而且说得很动情。他坚决否认儿子开超豪华跑车法拉利,并说儿子在外面留学都是全额奖学金,不存在学费来源不正的问题。,

加拿大温哥华《太阳报》星期二发表记者乔纳森·曼瑟普有关薄熙来解职据最新剧情发展的报道,其中包括他对薄瓜瓜学费问题的挖掘。

非常有趣的是,曼瑟普将薄熙来在重庆推行的反贪“打黑”运动跟薄瓜瓜和薄瓜瓜学费问题巧妙地串联起来:

“薄熙来的反贪打黑运动不可避免地使人注意到他自己的明显财富,尤其是注意到他儿子薄瓜瓜的古怪行径。现年25岁的薄瓜瓜目前在上哈佛。先前,他上的是英国的牛津大学。再以前上的是英国最高档、最昂贵的私立学校之一哈罗公学。

“于是,人们就开始提出一系列问题:薄熙来作为一个执政党市委干部,工资相对微薄,怎么能支付得起他儿子的昂贵学费?薄熙来骄傲地反驳说,他儿子上哈罗、牛津和哈佛,靠的是他获得的‘全额奖学金。’

“然而,这种说法跟这些学校的记录不符,也跟薄瓜瓜的奢侈生活方式不符。他的奢侈生活方式包括为朋友购买成箱成箱的香槟酒,用飞机运送少林寺的和尚到牛津大学的一次派对上表演武术,安排电影明星成龙举办一次讲演。”

*故事远远没有完结*

美国《时代》周刊驻北京记者王霜舟(Austin Ramzy)星期一就薄熙来解职剧新发展发表博文说:

“这个故事远远没有完结。中国共产党希望对世人展示今年的领导班子换届是平稳有序的,但这一过程很可能充满意外事件和诡计。”

在讲述了自今年2月上旬王立军进入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寻求庇护以来中国政坛发生的一系列戏剧性的事件,以及随着这些谜团重重的事件而出现的种种谣传、包括上个星期北京出现政变的传闻之后,王霜舟接着写道:

“这类传闻肯定会继续发生。官方有关薄熙来命运的信息是有限的,而官方先前的说法,如重庆市最初说王立军正在接受‘休假式的治疗’,或薄熙来自己说自己没有受到调查,到后来都被证明所言不实。”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