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49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世界媒体看中国:重庆有多黑


重庆打黑的代表人物王立军

重庆打黑的代表人物王立军

中共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一度在重庆推行的所谓“打黑”运动,即扫除重庆当局所说的“黑社会势力”、“黑恶势力”的运动可以说是巨大的成功,也可以说是巨大的灾难。

*最佳代表王立军*

在当今中国,人们依然在激烈争议薄熙来及其“打黑”运动。但毫无争议的是,激烈争议双方都可以相信,原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是“打黑”运动的大成功或大灾难的最佳代表。

在大灾难论者看来,王立军一度试图寻求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庇护,再清晰不过地显示了重庆当局成功而彻底地扫除了一切法律保障,即中国民众所说的“以黑打黑”,使法治荡然无存,让政府变成了比黑社会还黑的黑恶势力,让领导“打黑”的人到头来也不得不担忧自己在重庆的生命安全没有法律保障。

在大成功论者看来,王立军一度试图寻求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庇护,则再清晰不过地显示了打黑之后的重庆,社会治安大大好转,秩序井然,即使是王立军这样一度权倾一时、令人畏惧的高官也逃不过法律的追究,以至于他要试图寻求外国庇护,从而显示了法律(或中国大陆所谓的“党纪国法”)在重庆、在中国的至高无上的尊严。

*“打黑”与酷刑*

一度大有问鼎下届中国执政党共产党最高领导层之势的薄熙来3月15日被不留情面地解除了中共重庆市委书记的职务。薄熙来用以让自己晋升最高领导层的两个主要途径,一个是“唱红”,即动员命令民众大唱中共20世纪50年代、60年代的“红色”革命歌曲;另一个是“打黑”,即动用非常手段、包括非法手段,打击当局所说的“黑恶势力。”

在薄熙来治下的重庆“打黑”的问题上,国际媒体与中国当局观点明显不同。中共当今最高领导层即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总共有9位成员,其中有6位到重庆进行了视察,对“打黑”表示赞扬。提出热情洋溢赞扬的包括中国内定的下届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即使是对薄熙来给予不点名的严厉批评的中国总理温家宝也没有把“打黑”提出来进行批评。

但国际媒体则是众口一词地谴责重庆的“打黑”,而且总是把那里的“打黑”跟酷刑联系起来。

3月28日星期三,法国主要报纸《费加罗报》发表驻中国记者阿尔诺.德拉格朗日的报道。其报道的主题是一个英国人在薄熙来治下的重庆神秘死亡所引发的现实中国政治戏剧的剧情突转。德拉格朗日用法国人的戏剧化笔调,写出这样的新闻导语:

“在中国跟在西方一样,一个人失宠之后,各种曝光、各种指控就大可能接踵而至。一度大有可能晋升权力最高层的薄熙来倒台两个星期来,有可能牵连他的事情纷至沓来,其中有的还牵涉国际关系。英国已经要求中国当局彻底调查一个英国人在薄熙来治下的重庆死亡的问题。这一不祥的事件可能成为继续横扫北京的一场政治风暴的风源。”

在讲述了英国人尼尔.海伍德在重庆神秘死亡导致薄熙来的前心腹、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跟薄熙来发生冲突、王立军试图寻求美国领事馆庇护从而引发薄熙来倒台之后,德拉格朗日又提起了他的导语当中所说的“曝光”,说起了薄熙来在重庆“打黑”与酷刑问题:

“他用以打击犯罪团伙的匆忙且非法的手段曝光,进一步增加了使薄熙来受制于人的把柄。在所谓的打黑运动期间,将近5000人被逮捕,其中包括黑帮团伙成员、商人、公司主管或警察。有13人被判处死刑并枪毙。如今,人们在谈论打黑的大规模刑讯逼供,对商界大款的敲诈勒索,对政治敌手的收买。一位被告的辩护律师李庄被判刑1年半,罪名是教唆伪证,这一举动被认为是薄熙来蓄意对整个律师界的威胁讹诈,并在中国激起义愤的声音。”

*重庆之黑*

美国《华尔街日报》星期二发表一篇没有署名的评论,题目是“中国的地方暴君:薄熙来倒台暴露中共统治的真相。”评论说:

“中国的政治制度是世界上最不透明的制度之一,但中国的政治内斗时常让人们得以窥见在这个人民共和国权力究竟是怎样运行的。一个眼前的好例就是中共重庆市委书记、一度希望晋升中共最高领导层的薄熙来本月倒台。本报近几天来率先发表了好几篇报道,显示薄熙来将法律玩弄于股掌之上,其行为就像是在小城镇横行霸道导致民众骚乱的那些党委书记。”

在接着说起英国人海伍德在重庆的神秘之死、以及认为海伍德是被毒死的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跟薄熙来就此发生的冲突之后,《华尔街日报》的评论将注意力的焦点由重庆转向全中国:

“王立军领导了重庆的打黑运动。中国的法律专家提出批评说,重庆的打黑践踏法律。其他评论人士则指责薄熙来以打黑作为掩护,将忠于他的黑社会头领扶持起来。商业界的一些人更是指责说,当局指控他们是黑帮成员以便没收他们的财产。

“其中一些商界大款本身就有相当的影响力。例如,张明渝是重庆市人大代表,但这并不妨碍重庆警方在全国人大本月开会期间从北京把他抓走。张明渝说,他有证据显示王立军跟重庆市经营一家最大的金融公司的黑社会头子串通一气。自己的价值7亿美元的公司被抢走、目前生活在国外的李俊则说,他受到警察和军人施加的三个月的酷刑,其目的是从他这里逼出不实的口供。

“在任何权力斗争中,把实话实说跟挟嫌报复之言区分开来都是困难的。但鉴于中国的政治领导人所拥有的不受制约的权力,这一切都是可能的。这些人所说的亲身经历虽然令人惊恐惊奇,但在全中国,他们所说的亲身经历是常态而不是例外。”

*惨无人道,比比皆是*

《纽约时报》星期二发表记者沙伦.拉弗拉尼耶和安思乔(Jonathan Ansfield)的报道,题目是“前中国高级官员(薄熙来)丑闻,打黑是其一。”

这两位记者联合采写的长篇报道讲述了薄熙来如何在2009年6月开始发动“打黑”运动,试图以此出奇制胜,更上层楼,问鼎中共下届最高领导层。然而,“打黑”运动肆无忌惮、惨无人道践踏法律的例证比比皆是:

“一些在打黑中遭打的人说,他们觉得十分富有反讽意味的是,中共到现在才开始调查薄熙来是否践踏了法律。他们说,在两年的时间里,打黑运动肆无忌惮地无视法律。与此相关的例子比比皆是。48岁的龚刚模原先是摩托车厂商,40岁的樊奇杭是建筑商。两人被控犯下一系列重罪,其中包括下令谋杀一个男子。两人都抗辩无罪。

“在被处决前的录像问答中,樊奇杭说,他被秘密关押在一处军人营地长达五个月,被铐在一根铁柱子上,有一次连续五天被手铐铐在上边,只有脚尖可以碰到一张桌子。他的手铐深深勒进手腕,以至于他的看守有一次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才解下来。

“樊奇杭说,他尝试多种方式自杀,头撞水泥墙,咬自己的舌头。他由此而来的这些身体创伤都有医院记录为证。他的律师朱明勇说,检察官的厚厚的卷宗,他只是看了几页。即使如此,‘(当局)违法的做法如此之多,你根本不需要再去搜寻了。’他说,樊奇杭后来被判罪名成立,在2010年被处决。”

*调查性新闻报道经典*

新闻报道当中,有所谓的“调查性报道”类别。在言论出版不自由的中国,尽管有成千上万有才华、有干劲的记者,但在有关中国国内敏感问题的调查性报道方面,中国媒体和记者常不得不拜西方媒体和记者的下风。

在这方面一个最新的例子是有关重庆打黑的报道。尽管薄熙来已经倒台,尽管重庆的打黑长时间以来被许多中国人批评为“黑打”,“打的比被打的更黑,”但中国官方控制的媒体迄今依然没有打黑之黑或打黑的刑讯逼供的正规深入报道。

在这方面,美国主要报纸《华盛顿邮报》和英国大报《金融时报》3月4日同日发表的长篇报道,可谓衬托中国新闻不自由的调查性报道的经典之作。这两家报纸都是以采访“打黑”受害者、只身出逃的重庆商人李俊、以及查证李俊遭受重庆当局的陷害和酷刑的详细证据为基础写出的长篇报道。

《金融时报》有关李俊案所显示的薄熙来治下的重庆暗无天日的报道也有中文版,其网址是: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43761#utm_campaign=1D110215&utm_source=EmailNewsletter&utm_medium=referral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