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4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艾未未打官司:税案在权不在钱,行政司法一锅粥


中国异议艺术家艾未未离开北京税务局时展示他的交税担保单(2011年11月16日)

中国异议艺术家艾未未离开北京税务局时展示他的交税担保单(2011年11月16日)

中国著名异议艺术家艾未未的代理税务师星期一发布声明质疑地税部门的行政复议决定,艾未未表示将在近期内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将处罚其公司的地方税务机关告上法庭。

*税案是强加罪行 政治指令*

艾未未所在的北京发课公司将在近期向北京市朝阳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其审查北京市地税局第二稽查局去年11月1日对发课公司作出的处理和处罚决定是否具有合法性。此前,发课公司3月29日收到北京市地税局的行政复议决定,维持北京市地税局第二稽查局11月作出的1500多万人民币的处罚决定。

艾未未对美国之音说,虽然发课公司已经尽力使整个税案过程公开化,期待由公开来引导公正,并且也指出了很多税务部门的漏洞,但他说,很多地方还是没有办法真正对簿公堂,因为整个税案从最开始就是一个强加的罪行,一切也都是定好的剧本,不会改变。

艾未未说:“因为他们的指令是一个非常政治化的指令,来自很上层的决定,下面只是走一个过程。所以他们既不让我们看原始的案卷,也不让我们阅读甚至复印品,也没有公开的听证,而且我们发现连复印件里都有很多东西,包括他们的审讯记录都会缺章、掉章,说明他们是很不认真,他们为什么不认真呢,因为他们知道这个案子是不可能改变的,是上面的指令。”

*国内媒体集体失声令人起疑*

艾未未说,复议是上级督促下级单位办的,好比有人打了你,你还让他来复议。他说:“因此它是不具有这个权利和合法性的,但是明显现在他们完全也不顾及司法的程序,比较滑稽的是这么大一个案子,这么公开、全世界都知道的案子,你公开这样做不就是对自己的一个审判吗,让公共舆论放弃对司法的信心,放弃对税务和国家行使权利的信心,那么会造成什么样的负面影响呢,我觉得这些好像都不在他们的考虑之中。”

艾未未问道,这么一个引发国内外广泛专注的案件,国内报纸和媒体平台上却看不到任何报道,这种情况是否正常。

*发课律师:正在准备诉讼文本 15天内起诉*

发课公司律师浦志强对美国之音表示,目前正在行政诉讼文本的准备阶段,将在规定时间(接到行政复议决定起15天)内向北京朝阳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浦志强说: “按照法律规定,我们提起行政诉讼的时候需要由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机关,就是北京市地方税务局的第二稽查局,以它做被告。我们要求法院审查的内容依然是11月1号第二稽查局向发课公司作出的处理决定和处罚决定。还是要审查第二稽查局对发课公司进行处理和处罚,要求补缴税款滞纳金并支付罚款这样的行政处理和处罚决定是不是具有合法性,有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这样的处罚行为是不是遵守了法定的程序。”

浦志强律师说,发课公司对第二稽查局的处理和处罚不满时有两个途径,一个是通过行政复议,就是通过其上级来审查该决定;另一个是通过行政诉讼,通过法院来审查。浦志强说,目前第一条途径已经走到死胡同,接下来从程序上讲,法院经过一审、二审,最终判决就会生效。

*税务师声明质疑复议决定的法律效力*

发课公司代理税务师杜延林星期一向外界发布声明,称发课公司3月29日接到的《北京市地方税务局第二稽查局税务处理决定书》以及《北京市地方税务局第二稽查局税务行政复议决定书》从程序、证据及主体上都严重违法,不具备法律效力。

杜延林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虽然发课公司已通过公开借债的方式缴纳了845万人民币保证金,但并不代表公司同意第二稽查局的处理和处罚决定。

“如果在行政复议阶段要针对你的税金和滞纳金进行复议的话,你必须先行缴纳保证金或是税款滞纳金,然后才能启动行政复议程序,而不启动行政复议程序,你就无法进行行政诉讼,所以我们必须缴纳这个保证金,但是我们并不承认这个处罚。”

*官方仍无回应*

北京地税局工作人员以无法核实身份为由,拒绝接受记者的电话采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