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05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康奈尔大学学生自杀 家属状告学校


霍华德•金斯伯格和儿子布莱德利

霍华德•金斯伯格和儿子布莱德利

纽约州康奈尔大学的一名本科学生自杀后,他的父亲以疏忽罪为由起诉了校方和学校所在地伊萨卡市政府,并要求得到巨额赔偿。纽约州一个联邦法院的法官最近允许这起诉讼继续进行。

已故康奈尔大学学生布莱德利•金斯伯格

已故康奈尔大学学生布莱德利•金斯伯格


*布莱德利自杀令亲朋好友震惊*

2010年2月的一天,纽约州康奈尔大学学生布莱德利·金斯伯格在自己的电脑上写下自杀遗言后,就从连接学生宿舍楼和教学楼的大桥上跳下去自杀身亡,桥下是几十英尺深的峡谷。布莱德利来自佛罗里达州,这是他生平第一次离家到外州居住,但是,他和家人关系非常密切,几乎每天和家人电话通话,从未显示出任何忧郁症的迹象,而且法医鉴定,布莱德利自杀前既没有酗酒,也没有吸毒。他的死令亲朋好友大为震惊。

据布莱德利的父亲霍华德·金斯伯格(Howard Ginsburg)介绍,布莱德利生前脸上总是挂着笑容,生活态度乐观积极,他的自杀令家人非常痛苦。

金斯伯格说:“布莱德利在康奈尔大学是全优生,而且在曾经就读过的高中550名学生当中排名第四,受到人们的尊重和钦佩。他为人谦虚,待人友善,有很多朋友。不仅如此,他也是我、我妻子和我女儿最好的朋友。我们每天都电话通话。布莱德利是一个人可以拥有的最好的儿子。没有他,我们的生活变得非常艰难。”

*学生家长以疏忽罪起诉校方和市政府*

据金斯伯格介绍,事件发生后的最初阶段,他们并没有要打官司,只是希望和校方坐在一起商讨一下其中的原因。但是,校方对他们的态度非常强硬冷漠,校方行政人员直言不讳地告诉他们不要想从中得到任何赔偿,这加深了他的愤怒,因此,他才决定通过诉讼解决问题。


考虑到康奈尔大学在当地的影响力,为了得到公正的审讯,金斯伯格没有选择到州法庭,而是到纽约州另外一个城市的联邦地区法院纽约北区法院起诉了康奈尔大学和伊萨卡市政府,理由是对方没有在这座大桥上实施恰当的避免自杀的措施,从而构成疏忽罪,因此要求得到1亿8千万美元的赔偿。

金斯伯格表示,他们打这场官司不是为了钱,而是使有关方面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康奈尔大学的各项研究表明,自杀是一种冲动行为。自杀者往往是因为严重忧郁而一时冲动去自杀。如果当时当地加以阻止,有百分之90到百分之95的可能他们不再试图自杀,而且会去寻求帮助。康奈尔大学还说,自杀具有传染性,若有一两个人自杀,这个念头一旦进入有忧郁症的人的脑子里,此人也会冲动地去自杀。有人援引学校心理医生的话说,任何情况下,康奈尔大学有百分之10到15的学生,也就是两三千人在考虑自杀。面对这些众所周知的事实,康奈尔大学和伊萨卡市政府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金斯伯格的律师理兰德•威廉姆斯

金斯伯格的律师理兰德•威廉姆斯


*律师指责校方和市政府没有采取限制措施*

金斯伯格聘请的律师理兰德·威廉姆斯(Leland T. Williams)指出,伊萨卡市政府和康奈尔大学对这座桥的安全负有责任,因为2006年到2007年期间,市政府花费了大量资金整修这座大桥,使之更现代化并满足未来的需要,但是它却没有设置任何限制措施,拦阻一些人寻求自杀的冲动或欲望。

威廉姆斯说:“我们提出,康奈尔大学明知多年来有学生从这座桥上跳入峡谷自杀,却没有采取任何限制措施。从全美来看,只有百分之2的自杀是从高处跳下去所致,百分之50以上的自杀是开枪所致,其余的自杀是通过吸毒或吸入二氧化碳所致。在康奈尔大学,百分之50的学生自杀是跳入峡谷所致。就此案来说,该校学生从桥上跳入峡谷自杀的可能性是全美的24倍。这是一个相当可观的数字。”

威廉姆斯律师说,康奈尔大学学生跳入峡谷自杀已经不是什么新闻。校方对学生自杀的态度可以用“好自为之”来形容,他们没有采取任何措施预防学生自杀。据他介绍,自从1990年代以来,康奈尔大学有29人自杀。2012年2月,布莱德利自杀,3月份紧接着有两名学生跳入峡谷自杀,两起自杀相隔只有1天。这才引起校方、伊萨卡市政府以及当地社区的重视,于是他们在桥上设置了屏障,而且计划在桥下安装保护网,但是,威廉姆斯律师说,这一切对布莱德利来说已经为时太晚。

在金斯伯格提出诉讼后,康奈尔大学和伊萨卡市也提出动议,要求法庭驳回此案。他们提出,根据纽约州法律,他们没有义务避免布莱德利自杀。但是,联邦地区法院纽约北区法院的法官驳回了他们的动议,准许原告金斯伯格继续进行诉讼。法庭虽然没有就案件的法律事实作出判决,但允许此案继续进行实际上为金斯伯格让康奈尔大学和伊萨卡市政府对他儿子的死承担责任开了绿灯。

*康奈尔大学称在学生精神健康领域名列前茅*

康奈尔大学在回复美国之音的一封信函中指出,康奈尔大学多年来为本校学生的精神健康计划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财力资源,而且在学生精神健康领域始终名列前茅,这是全美公认的。不幸的是,布莱德利没有利用校园内丰富的资源。有关各方一致认为,这起自杀事件是完全无法预料的。

康奈尔大学的信函还指出,纽约州法律,乃至全美各州法律,都把有意自杀视为非同寻常的行为,除了在非常有限的情况下,都不会因未能避免自杀而追究其他人的责任。这些非常有限的情况包括:医院和监狱中的监管关系,精神科医生承诺给予病患特殊关注的特殊关系或义务,由某人引起的伤害而导致受伤方自杀等。康奈尔大学认为,这些有限的情况在金斯伯格一案中根本不存在。

康奈尔大学表示对法庭缩小了此案的问题范围感到欣慰。它说,判决确认了针对被点名的康奈尔大学4名官员的索赔不成立,驳回了惩罚性赔偿的索求,同时拒绝了学校作为代理父母的责任理论。这个理论一度成为教育工作者和学生之间关系的法律基础。康奈尔大学还表示,它将继续积极提起本案诉讼,盼望这个问题很快有一个解决办法。

无论法庭如何判决此案,美国大学生中的自杀问题已经引起社会各方广泛关注。一些人士呼吁校方、家长和学生之间就精神健康问题敞开交流,出现问题,尽早发现,尽早解决。

法律窗口 专题简介

“法律窗口” 2002年创办,由亚微撰稿和主持,它是一个以介绍美国法为主的专题节目,旨在通过报导和分析一些具有影响力的案件和法律议题,简明生动地展现美国法律制度的精髓。欢迎您在新浪微博博客推特(@YaweiUS)关注“法律窗口”。并通过“法律窗口”的电邮信箱law@voanews.com提问,或发表您的建议和意见。

此外,台湾五南出版社在2008年把“法律窗口”的文稿编辑成书,书名是《听美国宪法说故事》、《听美国法律说故事》,欢迎读者直接和出版社联系订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