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01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科学家:噪音影响植物生长


植物不是没有耳朵吗?至少,不具有我们知道的听觉器官。因此,科学家们并没有很在意音响效果或污染对植物发生的影响。不过最新的科学研究显示,这个观念可能要改变了。

美国新墨西哥州西北部的响尾蛇山谷里长满了树皮粗糙的桧木和矮松树。挤在这些树木中间的,是数千座天然气井。其中三分之一的气井,在高压下发出震耳欲裂的响声。

北卡罗来纳州国家进化综合中心的弗兰西斯说:“除非在修护的时刻,这些声音一年365天,每天24小时,一直响个不停。”

弗兰西斯从2005年起,开始研究响尾蛇谷鸟类对压缩机不断发出震耳噪音的反应。

他说:“例如黑颏蜂鸟,倾向于栖息在吵杂的环境里。而松鸦就会避开这种吵扰的地方。”

由此可见,山谷里的噪音能够影响到鸟类的行为。这一事实引起了弗兰西斯的好奇:这和鸟类互动的因素,对植物是否也有影响?他以矮松和松鸦为研究例子。

他说:“我们知道,松鸦是播散矮松种子的重要鸟类媒介。”

松鸦喜欢将种子埋在土里,作为日后的点心。但有些种子难免埋藏之后又忘了,就成长为新的松树。

**松鸦不在吵杂地带收藏松子**

弗兰西斯发现, 在吵杂地带很少有新松树长出来。难道是噪音让松鸦不愿前往取松子吗?

于是,弗兰西斯分别在吵杂地带和安静地带,安置了行动触发摄影机。他在四周洒了些松子,然后等候结果。

正如他所预料,松鸦避过吵杂地带,根本不在那里埋藏松子。他说:“我们只看见他们在安静地带移动种子。”

这项观察证实了弗兰西斯所预料的,松鸦只在安静的地带收集和埋藏松子。

但是,摄影机还看到了另外一件事。在吵杂地点,老鼠会把松子全部吃光,不留下一粒日后可以发芽的。

因此,对于松树来说,这些压缩机的噪音引来的灾祸不止一端。弗兰西斯说:“我们在吵杂地点根本看不见存放的种子。即使有一些,也被那里的老鼠吃掉了。’

**松鸦不喜吵杂蜂鸟却赖以避难**

但是弗兰西斯还说,山谷里的响声对植物未必只有坏处。压缩机近旁一枝靠蜂鸟传播花粉的花朵,就开得更为茂盛。弗兰西斯说蜂鸟好像喜欢声响,这也许是因为噪音驱走了松鸦。要不然。松鸦会吃掉蜂鸟的蛋和幼鸟。

弗兰西斯刚刚在一份英国皇家学会学报上,发表了他的研究报告。

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的生态学家帕特里西里,也研究探钻机噪音对鸟类的影响。她研究的案例是属于大型的鹬,她说,就她所知,弗兰西斯的研究是显示噪音如何影响植物的首例。

帕特里西里说:“你也许会敲着自己的前额想着,怎么我没有想到这些?”

记者以电话打通远在怀俄明州的帕特里西里的手机,她说,即使在那里,环境也未必安宁。

她说:“我们在这里可以听到飞机声,可以听到公路上的车声。我们远得看不见那些地方,还可以听得到。因为音响的干扰,可以传得其它种类更远。所以在很多有声音干扰的地方,我们在声音对生态系统的影响方面,所知还是非常有限。”

不过,对于像在新墨西哥州响尾蛇谷矮松之类长期生存的物种来说,压缩机发出的轰隆巨响,看来会持续下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