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50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世界媒体看中国:薄剧呈难题


“薄剧”主角薄熙来(右)资料照。左边为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

“薄剧”主角薄熙来(右)资料照。左边为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

中国共产党前重庆市委薄熙来戏剧性地倒台。与薄熙来倒台相关的各种事件、新闻、传闻富有相当的娱乐性,尤其是对中国公众富有娱乐性。

与此同时,与戏剧般的薄熙来事件相关的一系列严肃的政治话题在中国依然属于禁忌。中国官方控制的新闻媒体三缄其口;在相对自由的互联网上,有关的言论则是必须接受官方指使的互联网服务公司封杀或删除的对象。

于是,有关薄熙来事件的政治意义的探讨,跟薄熙来事件的挖掘和报导一样,就成为国际媒体独占的领域。

*薄倒台暴露中共特权*

薄熙来在3月15日被不留情面地解除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职务,然后在4月10日在被停止中共中央委员和政治局委员的职务。中共为解除和停止薄熙来中共党内职务提出的理由只是含糊笼统的“严重违纪”。中国当局同时指控薄熙来妻子谷开来涉嫌故意杀人犯罪,与英国商人尼尔·海伍德死亡有牵连;谷开来先前与海伍德有经济纠纷。

迄今为止,中国当局还没有明确说明谷开来跟有证据证明被谋杀的海伍德究竟有什么样的经济纠纷。海外媒体的广泛报导说,海伍德在帮助薄熙来家人向海外转移上亿美元资产的问题上与谷开来产生了严重纠纷,并且在生前为此担忧自己的生命安全。

星期二,美国《纽约时报》发表记者张大卫(David Barboza)从薄熙来一度在那里担任市长的辽宁大连发出长篇报导,调查追踪薄熙来家人在大连以及重庆可能利用薄熙来的政府权力获取商业利益的问题。报导说:

“在过去1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在薄熙来忙于在中共党内向上爬、甚至打出改善穷人生活的民粹主义旗号的同时,他的亲属悄悄地敛聚了大约一亿六千万美元以上的财富。他的哥哥拥有中国最大的一个国有企业集团公司的价值数以百万美元计的股票。他的小姨子拥有她创建的一个印刷公司的相当大的股份。那个公司最近估价是四亿美元。甚至薄熙来现在在哈佛读书的24岁的儿子薄瓜瓜也在2010年开始经商,登记成立了一个技术公司,初始资本32万美元。

“薄熙来在今年春天的倒台也让人们进一步看清中共老革命家庭、中国高级领导人的子女妻子和近亲隐藏的财富和积聚的权力。”

*薄倒台给中共造成挑战*

纽约时报》记者张大卫在其报导中指出了薄熙来倒台给中共造成的难题或挑战。与此同时,日本主要工商新闻报纸之一《产经新闻》星期二发表该报中国总局局长山本勋的新闻综述,则指出了中国当局不得不面对的另一种挑战。

山本勋写道,中国总理温家宝在今年人大闭幕时很是严肃地表示,假如没有政治改革的成功,文革那样的历史悲剧难免再次发生。然而,中国当局在处理薄熙来问题上的做法令人想起文革:

“说薄熙来‘严重违纪,’谷开来‘有故意杀人犯罪嫌疑,’证据是什么人们完全不知道。中国公众只是被告知中共当局的新闻发布或决定,但当局不提供可以判断其真伪或是非的材料。假如说,薄熙来(统治重庆)的政治手法令人想起文革,那么,中共党中央的做法也跟毛泽东时代相同。”

在文章的最后,山本勋对中国当局发出了直言不讳的警告:

“在另外一方面,中国当局对薄熙来过去四年在重庆的统治不管不问,也有责任问题。要想‘避免文革悲剧重演,’就应当首先及早公开有关信息,保障言论和新闻自由。必须首先公开有关事件的调查信息以及当事人的证词和自辩,采取措施获得国民的理解。否则,只是在密室中反复进行权力斗争,难免要导致国民对中共怀疑的爆发。”

*薄熙来与中国*

薄熙来丑闻,或曰薄熙来现象,是在当今中国这个大背景之中发生的。美国麦克拉齐报系记者汤姆·莱斯特星期一发表报导,向读者这样介绍了中国大背景跟薄熙来的关系:

“从外部来看,中国是一个正在崛起、有望获得伟大的地位的经济大国。但是,从国内来看,中国一直在费力地试图遏制贪污腐败和官员及其同盟滥用权力所导致的后果。尽管在过去的三十年里,中共主导的经济发展使上亿人脱离极端贫困,但人们越来越憎恨日渐加剧的贫富悬殊和特权现象。

“薄熙来及其家人的故事,大有可能加剧这种不满。这种故事显示了中国的权贵阶层日益脱离他们所统治的人民,有政治势力的人家通过贪污腐败让自己发财,像黑手党一样。”

*薄剧后果已经显现*

围绕薄熙来及妻子谷开来以及他们的亲属的丑闻在继续发展,到底会发展到什么程度,什么方向,现在尚不得而知。但是,法国巴黎亚洲研究中心研究员、香港浸会大学政治科学教授让-皮埃尔·卡贝斯当4月20日在法国主要报纸《世界报》发表文章,指出薄熙来丑闻给中国当局造成了一种合法性危机,或许也给中国带来了一线希望。卡贝斯写道:

“这场危机已经呈现出若干后果。首先,这场危机对‘太子党’不是好消息。即使说太子党并非整齐划一铁板一块,他们在公众舆论当中的形象近年来也迅速恶化了。太子党被认为是社会流动和社会晋升的主要障碍。这场危机对习近平来说是半个好消息。习近平当然高兴看到一个野心勃勃的民粹主义者和潜在的敌手被除掉。但是,习近平本人也属於太子党,是习仲勋的儿子。因此,他就要努力通过他的能力、他对政治的开放、以及对裙带关系的更紧密的约束来显示他的合法性。但是,这一切措施可能还不够,因为这场危机已经加剧了中国社会对其统治者的不信任。 ”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