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05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政府介入石油业给中国带来风险


哥伦比亚大学资深研究学者尉莉飒博士

哥伦比亚大学资深研究学者尉莉飒博士

美国是最大的石油进口国,而中国位居世界第二。中国对于石油的需求庞大,在海外也有巨额的石油投资,不过中国政府的石油政策,却可能造成中国面临的风险增加。

哥伦比亚大学资深研究学者、伍德罗威尔逊中心研究员尉莉飒博士(Elizabeth Wishnick)4月24号发表她对于中国石油需求的研究报告,当中提及中国政府为了满足这一需求所出台的政策,带来的却是风险。

*官进民退,风险升高*

尉莉飒博士在研究中采用了德国社会学家贝克(Ulrich Beck)对于‘风险’的定义:“经济、社会与科技决策所造成的意外结果。”而她认为,中国政府对于石油产业的强力介入,使得中国面临的风险升高。尉莉飒博士说:“中国特别的经济与政治体系,给非政府机构处理风险的能力造成了限制,而这些非政府却或许是能够处理这些挑战的。”

尉莉飒博士认为,过份依赖石油的国家都会有风险,包括美国在内。而为什么中国面临的风险特别大,她解释:“所有的国家都会有风险,美国经济依赖石油,尤其是汽车的使用,也带来了风险。我在此要争论的一点是,中国经济与政治体系的本质,造成了风险处理的额外挑战,因为有着公私不分的企业,社会公众参与政策的程度也受到限制。”

她举例,由于中国的大石油公司与中国政府关系密切,而中国政府对于国内油价严加控管,所以石油公司其实在国内是赚不到钱的,只能靠海外投资,国家政策却伤害了企业本身自主经营的能力。

此外,中国国营企业,或是受到政府控制的私人企业,都会受到政府政策与作为的影响,她说:“有着其他互相冲突的目标。如发展、建造一个现代化社会,这些都互相抵触。也有地区的压力,省级政府要的是发展。而在中国的石油公司被视为就业的工具。如果你看看这些中国石油公司雇用了多少人,比其他主要石油公司要多很多,因为它们的功能是要在中国境内创造就业,而不是要最有效率的公司架构。”

*不同种类风险环环相扣*

另一个例子是目前中国正在兴建的油管。比起海运而言,大肆兴建油管将石油送到中国的西部,再送到遥远东部地区,是比较不划算的选择。但中国政府依旧大力推动兴建油管,一方面是为了担忧海运受制于人,一方面也是为了中国西部各省的发展,增加就业率等因素。

尉莉飒博士并且指出,石油给中国带来的风险,还与其他的风险互相连结,她说明:“石油风险,如何与水资源风险产生关系呢?你可以看到一些问题,看看石油公司分布在中国的哪些地区,中国东北部的黑龙江省、中国西部的新疆,都是农业重镇,但同时也面临水资源短缺。石油产业需要许多的水,而从石油工业排放出来的水都是受到污染的。”

2005年中国石油吉林石化公司发生爆炸,导致松花江遭受重大水污染,并且危害俄罗斯的城市。尉莉飒博士说,如何在粮食安全、水源安全以及能源安全三方面取得平衡,对中国将是艰巨的考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