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53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后薄熙来时代重庆发生微妙变化


重庆市民在人民广场唱歌

重庆市民在人民广场唱歌

薄熙来落马后,政治局委员、副总理张德江开始主政中国西南重镇重庆。尽管这位新领导人远不如其前任高调,但是细心人不难发现,在后薄熙来时代,变化正在重庆市悄然发生。

“唱红”是薄熙来统治重庆的一大特色,位于市中心的人民广场就是红歌会的举办地点之一。薄熙来被撤职后,这里歌声依旧。

跟过去不同的是,歌唱者不是政府组织来的,而是自发聚集在这里的。大树下,他们东一群、西一伙,在乐队或者电子琴伴奏下引吭高歌,相互间虽然产生干扰,但参与者全然不顾,只管享受唱歌所带来的愉悦。

现已退休的李先生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我们就是听这些歌长大的。对我来说,唱歌在我生活中占非常大的比重。(薄熙来组织唱歌)我不太关心,我只是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玩。”

*“红歌”褪色 自发娱乐*

这显示,曾在重庆搞得热火朝天的“唱红”正在褪色。过去,逢年过节,当各地电视台在搞文艺晚会大比拼时,唯独重庆电视台把红歌会献给观众。为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举办的一次红歌会,就有十万人参加,号称场内四万,场外六万。

知情者介绍,现在市委宣传部要求各单位减少官方组织的唱红活动,使唱红逐渐变成群众自发的娱乐活动。

薄熙来留下的唱红遗产在沙坪公园也能看到。公园里,各个唱红场地前,刻有红歌队名称的木牌矗立在树下,显得冷冷清清。

沙坪公园的唱红场地

沙坪公园的唱红场地

只有一个唱红场地传来电子琴声,上前打探才得知,欲唱歌者需先交两元伴奏费,看来唱红也商业化了。一位长者正在声嘶力竭地唱着一首不合时宜的红歌:“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靠太阳......。”

*广告牌卸下“红妆”上“美女”*

这幅存在了一年多的“为人民服务”广告已被撤换

这幅存在了一年多的“为人民服务”广告已被撤换

重庆在户外大力打造的公益广告牌也是唱红活动的一部分。据悉,仅去年,该市就为此花费了2亿多元人民币。现在,公益广告正在被商业广告所取代。

新加坡《联合早报》说,早前因为唱红需要而特设的户外公益广告办公室,接获上级领导指示,要对广告牌的内容作出调整。报道称,这是又一项“后薄熙来时代”的改变。

报道说,去年新建的1200多个户外广告牌将回归商业轨道,卸下“红妆”上“美女”。记者上星期在重庆某购物中心外看到的一幅巨型“为人民服务”广告牌据说星期一已被拆除。

公租房建设是薄熙来实施的重要民生工程之一。《中国经营报》报道,重庆市原计划到2020年建4000万平方米公租房,但是2010年底,政府决定“大提速”,把这项计划提前到2012年完成。

公租房“民心佳园”

公租房“民心佳园”

*公租房建设提速 质量难保证*

63岁的刘女士抱怨说,她所住的“民心佳园”蔬菜太贵、交通不便、看病不方便,每平方米11元的房租也嫌偏贵了。她家祖孙三代六人住在80多平米的单元房内。

“(记者:房屋质量还行吗?)质量太不好,墙壁开口,瓷砖掉下来,差点把脑袋打到了。”

现在还不清楚,重庆是否要对公租房建设计划进行调整。

薄熙来希望通过“五个重庆”的建设赢得民心,但是他的一些具体做法却颇有争议。比如,薄在打造森林重庆的过程中引进外来的银杏树,就招致不少批评。

一位市民说:“薄熙来,我觉得,有点好大喜功吧。植树是不是好事?是好事。但是我觉得重庆种银杏不合适,不能遮荫。我们这儿夏天特热,栽个树要遮荫吧?但银杏树叶子这么小,怎么遮荫呀?外加银杏树太贵,这么远运过来,确实成本太大了。”

街道两旁的银杏树

街道两旁的银杏树

遍布市内的交巡警平台大大改善了重庆的治安状况。有市民告诉记者,听说随着薄熙来、王立军的倒台,交巡警平台将面临被拆的命运。他们呼吁保留这些设施。

*重庆如何进行反思?*

打黑除恶是薄熙来主政重庆时的又一大特色。人们很关心,当局是否会对打黑案子进行复查,纠正其中的冤假错案。记者看到的是,打黑展览已经停止,工作人员给出的解释是:展览馆需要进行“消防整改”。

在重庆市规划展览馆举办的打黑展览已被停止

在重庆市规划展览馆举办的打黑展览已被停止

一些过去禁止的做法又开始恢复了。有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薄熙来时代关闭的桑拿中心现已大部恢复营业,卖淫活动也死灰复燃。

重庆正处于变化之中。温家宝总理要求市委、市政府对过去的工作进行反思。美国之音多次联系重庆官员,希望进行采访,了解反思情况,比如过去的哪些做法需要改变,哪些是必须坚持的。可是至今没有得到答复。

已知的是,受薄熙来、王立军事件影响,原定五月举行的中共重庆市党代会将推迟到六月中旬举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