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08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建国史话(212): 约翰逊总统与越战


1967年4月15日,数千人聚集在纽约的联合国广场,举行示威反对美国卷入越战

1967年4月15日,数千人聚集在纽约的联合国广场,举行示威反对美国卷入越战

林登.约翰逊是美国前总统约翰.肯尼迪的副总统。肯尼迪1963年11月在达拉斯遇刺身亡,约翰逊继任总统,做完了肯尼迪剩下的14个月任期后,又当选连任,从1965年1月开始第二个任期。约翰逊的很多时间和精力花在了越南战争上。

1964年初,美国有大约一万七千人驻扎在越南,负责为南越武装出谋划策,提供军事培训。越南1954年脱离法国独立后,分为南北两部分,北越是胡志明领导的共产政权,南越是吴庭艳领导的反共政权。

1957年,南越反政府的共产武装--越共发动暴力运动,他们得到了北越政府和北越部队的支持,目的是推翻南越政府。约翰逊总统认为,美国必须支持南越,很多美国人也认同这种看法。他们认为,没有美国的支持,南越就会被共产主义吞噬。多米诺骨牌效应让大家忧心忡忡,他们担心,如果南越变天,那其它东南亚国家也会陆续成为共产主义阵营的一部分。

约翰逊当选连任时,军事专家告诉他说,北越共产主义武装节节退败,北越部队和南方的越共不久就会停止战斗。然而,1965年2月6号,越共对美国在波来古和昆蒿两处营地发动攻击。约翰逊政府立即下令,对北方的军事目标发动空袭。

美国一些分析人士对约翰逊的政策提出质疑,当时纽约时报的詹姆斯.赖斯顿就曾表示,约翰逊总统是对越南展开了一场没有宣布的战争。

1965年3月,第一批美军战斗部队抵达南越。约翰逊的行动得到了国会的支持,但是反战的美国民众却越来越多。他们指出,越南打的是内战,美国无权,也没有理由出兵干预。

1965年5月,美国连续六天停止对北越的轰炸,希望这样做能让北越政府同意谈判,但是遭到了北越的拒绝。于是,美国开始向南越增兵,到7月份的时候,在越南的美军已经增加到了12万5千人。一些美国人感到愤慨,旧金山和芝加哥都爆发了反战抗议示威游行。参加抗议的学生不断增加,他们希望战争立刻结束。

与此同时,另外一些人则认为反战抗议只会延缓越南的和平。纽约时报的詹姆斯.赖斯顿指出,反战抗议会让胡志明觉得美国人不支持自己的部队,从而增加他把战争打下去的决心。

1965年12月,美国再次暂停对北越的空袭,邀请北越政府展开停战谈判,结果再次遭到北越的拒绝。胡志明的停战条件很明确,停止轰炸,美国全面撤军。

美国全面撤军就意味着南越战败,意味着整个越南被共产力量所吞噬,这是约翰逊总统无法接受的。为此,他拿出了自己的提议,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是立即停火。结果,双方谁都不肯让步,战火继续燃烧。1966年,约翰逊总统下令恢复对北越的空袭,同时增加了派驻南越的美军兵力。

与此同时,1966年也是国会选举年。共和党总体上支持民主党总统约翰逊在越战问题上的政策,但就越战带来的经济问题,对约翰逊和其他民主党人提出批评。

当时,越战每个月要耗费20亿美元,美国国内物价上涨,美元比值下跌,美国面临通货膨胀和经济衰退的危险。约翰逊政府官员反驳说,越战正在取得进展。但是一些美国人开始怀疑,政府并没有讲实话。反战浪潮高涨,抗议示威游行的规模越来越大。

1967年7月时,百分之50多一点的人在接受民意调查时表示,自己不认同约翰逊总统的政策,但是大多数美国人都认为,约翰逊次年会争取参选连任。

约翰逊坚决捍卫出兵越南的决定。他在一次对国会议员的讲话中说:“二战以来,这个国家接受并征服了很多挑战,包括在希腊,在土耳其,在柏林,在韩国,在古巴。我们接受挑战是因为勇敢者为国家安全不惜冒生命危险,现在在越南的美军将士是最勇敢的人。战争的代价是沉重的,但是如果不付出努力,不坚持战斗,在我看来,代价要大得多。”

1968年1月,越南农历新年到了。北越发起一场重大军事行动,对南越44个省中的31个省发起攻击,美国在西贡的使馆也遭到袭击。当时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记者乔治.赛弗森说:“凌晨时分,宪兵重新进入了这座价值250万美元的使馆大院。在这之前,大院一直被一个排的越共所控制,一些美国海军陆战队员死死守着使馆办公处,越共才始终没能冲进去。”

赛弗森还详细描述了西贡的冲突以及冲突给西贡贫民区居民带来的影响。他说:“这个居民区因为巷子纵横交错,被称为棋盘。这里的居民大多是穷苦劳工,这里也是西贡犯罪分子的藏身之处。越南突击队员和海军陆战队员小心翼翼地向前推进,捣毁越共可能藏身的任何地方。这是西贡第一次发生激烈冲突,此前大部分冲突都发生在中国人聚集的堤岸区和郊区。”

赛弗森还说,“越共很难找,他们显然对这片地区很了解,在重要关口设置了路障。突击队员和海军陆战队员有一些人员身亡,主要是被冷枪击中。一片地区被证明安全后,马上就会有很多惊慌失措的贫民百姓从家里跑出来,成千人逃命,更危险的是,一场大火的火势开始失控。”

他继续说:“附近的居民也纷纷带着自己最值钱的家当从店铺和家里跑出来。西贡的水力供应能力只有正常水平的百分之七十,所以火灾的风险不容忽视。很多人都是从附近的村庄逃难到西贡来的,这次袭击对他们是一次沉重打击。戒严让他们没法出去赚钱养家,冲突开始一周来,食物价格上涨了三倍,如今,他们连家都没了。”

越南农历新年发生的这场冲突造成数千人死亡。北越共产党人比南越和美国人的损失更为惨重。不过,很多美国人对北越能向南越发动如此大规模的攻击感到惊讶。很多年来,他们听到的一直都是,共产武装力量势单力薄,正在节节溃败。美国驻越南的军事行动总指挥威廉.威斯特摩兰接受纽约时报记者赛弗森采访时有如下对话。

赛弗森问:“威斯特摩兰将军,你对昨天和今天的行动有何评估?敌人在干什么,这算是重大袭击吗......”?威斯特摩兰回答说,“敌人很狡猾,他们利用了农历新年的停火期,想要在南越造成最大程度的恐慌,特别是在人口密集的地区。昨天,敌人采取这种战略,结果暴露了自己,损失惨重。”

这次进攻行动的发生,让约翰逊政府的民众支持度进一步下跌。反对约翰逊总统的民主党人抓住这个机会,在1968年的总统候选人提名大会上出来挑战约翰逊,其中包括纽约参议员罗伯特.肯尼迪和明尼苏达州的参议员尤金.麦卡锡。肯尼迪和麦卡锡在初选中表现非凡,超过了约翰逊。

1968年3月底,约翰逊总统对全国人民发表讲话。他谈到了建议停止轰炸北越的提案,谈到了任命特使,启动和平谈判,并同时宣布了自己未来的计划。他说:“我认为,我不应该把一天,或是一个小时的时间拿出来,用于个人的党派事务或其它任何事情,而是应该集中精力做好我的总统。因此,我不会寻求,也不会再次接受下届总统的提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