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10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陈光诚事件与美中关系


陈光诚5月2日与美国大使骆家辉一同乘车前往北京一家医院

陈光诚5月2日与美国大使骆家辉一同乘车前往北京一家医院

陈光诚作为一名人权斗士,他的案子对中美关系,以及华盛顿方面扮演的角色,发生了什么影响?

美国国务卿克林顿说,陈光诚结束了在美国驻华大使馆六天的停留。这项安排是“出自他的选择以及美国方面的价值认同”。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说,华盛顿方面必须为北京所称的干预中国内政,以不正常的手段擅自收留中国公民一事提出道歉。刘为民告诉新华社,北京政府将调查并惩罚协助陈光诚从软禁中逃脱的人员。

华盛顿研究机构卡托研究所的资深研究人员道格·班多说:

“我认为这是美国常常遇到的难题。美国的立场是要维护基本人权,要推展民主。美国谈论的都是这些问题。如果你与另一个非常重要的国家之间牵扯到这些核心事务,就无法避免这些难题。”

陈光诚离开了美国大使馆,使克林顿国务卿和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得以在北京进行以更广泛的全球议题为中心的年度政经对话。

班多说:“我们不能迫使他们比较善待自己的人民。如果把这一点定为问题的中心,我们在其它方面都谈不成了。”

他继续说:“因此我认为,我们急于要说的是,‘我们要谈这些事情,但是我们先把这些事放在一边,因为我们必须谈有关苏丹、北韩、伊朗、经济等这些问题。”

*人权活动人士反对将人权问题分离*

但是,中国人权观察负责人苏菲·理查森说,把人权问题和其它中美问题分开是错误的。

她说:“不论你要谈的是产品安全,是贸易谈判的合法性和功效,或者合约应否生效等问题,都应该和一些基本的人权保障相配合。”

虽然华盛顿方面在某些案例上采取过强硬的立场,也包括陈光诚事件,但是理查森认为,奥巴马总统对中国人权问题的处理,缺乏一致性。

她说:“在改善中国人权保障上,并不是仅仅为了美国的利益,而是为了中国人民的福祉,有时话说得冠冕堂皇。但是,我认为奥巴马政府在改善人权方面,并没有作出有深度和广度的良好表现。”

*中国中央和地方脱节?*

陪同克林顿国务卿和盖特纳部长前往北京的美国官员说,北京对陈光诚事件的反应,尤其是在薄熙来倒台后,显示出中国中央和地方的脱节。

奥巴马政府的一名高级官员在北京告诉记者,陈光诚曾经表示希望在处理他切身的问题和遭遇,主要是有关他和家人所受地方政府不公的对待上,能获得中央政府的协助。

而中国中央政府官员也进一步指出,他们将调查报道所说的山东省地方当局对陈光诚和家人的非法行为。

理查森说:“一些受到非常残酷迫害的人,像陈光诚,并没有喊出要推翻中共政权的口号。他们只呼吁维护载明于典籍的法治。但即使有些人表示拥戴一党专制,也没有因此受到特别的保护。薄熙来就是最好的例子。”

理查森相信,改革中国政治制度的压力正在增长。她说:“人们认为陈光诚的逃脱和薄熙来的倒台,是改革的契机。中国的制度并不是无懈可击的。高层领导必须回应社会上的需求,不论在贪腐问题、不公问题,或家庭计划中的浮滥措施上。我认为政策只是自上而下,不顾影响的做法已经不再可行了。”

*人权人士认为目前是中国改革契机*

从北京当局对阿拉伯之春的反应,以及对叙利亚总统阿萨德政权继续支持的立场看来,这项说法言之有理。

班多也说:“我想中国领导阶层特别感到紧张,他们就像坐在火山口上。我是说,这个执政党除了经济上的成就,没有其它合法性了。太子党享受着共产党的资源。中国共产党已经不同了,它的腐败使人民感到不满。”

班多指出,简单地说,中共领导人的忧虑,使他们钳制异议份子。但从长远看,这将导致改变。

他说:“这种偏执心态一直在上升。这个政府不具代表性。它没有兴趣经由任何途径和民众对话,了解民众所需是什么。”

理查森相信,环绕着对陈光诚和薄熙来事件的关切,对美国和其它国家而言,是一个非常良好的时机,让他们对中国政府说,他们不仅欢迎中国的崛起,更欢迎中国人民行动的兴起,努力让他们的政府成为一个负责任的政府。

她说:“我想,我们正处在一个历史的关键时刻。一些国家,例如美国的政府,此刻必须想到,不仅和未必代表人民心愿的中国政府,也和中国人民建立起更广泛的关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