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24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世界媒体看中国:陈光诚之谜


5月2号,中国盲人律师陈光诚和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乘车离开美国大使馆前往医院,陈光诚在车上打电话。

5月2号,中国盲人律师陈光诚和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乘车离开美国大使馆前往医院,陈光诚在车上打电话。

中国盲人律师陈光诚在山东临沂家乡长期遭受地方当局的迫害虐待和非法囚禁。一个星期前,陈光诚在支持者的协助下逃脱非法囚禁和追捕进入美国驻北京大使馆。陈光诚逃脱于是成为重大国际新闻。与此同时,在中国当局严密控制之下的中国媒体对这一新闻保持了整齐一致的沉默。

*官方谜语般的新闻*

到了5月2日星期三,中国官方权威的新华社突然发出一连串的有关陈光诚的报道:

“陈光诚进入美驻华使馆后已自行离开”
“外交部就陈光诚进入美使馆一事答问”
“要求美方道歉 保证不再发生类似事件”

陈光诚是一个什么人?陈光诚为什么要进入美国驻华使馆?陈光诚为什么进入使馆之后又自行离开?

新华社的报道说,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表示:“美国驻华使馆以非正常的方式将中国公民陈光诚带入使馆,中方对此强烈不满。美方做法是对中国内政的干涉,中方决不接受。”

美国驻华使馆究竟以怎样的“非正常的方式”将陈光诚带入使馆?美国准许一个自由的中国公民进入使馆究竟怎样干涉了中国的内政?美国方面究竟要作出什么样的具体道歉?

官方新华社的报道是一大串谜语。新华社对这些谜语没有任何解释。中国其他媒体也不能对这一新闻进行独立的报道,而只能奉命转发新华社的谜语新闻。

与此同时,中国用户最多的微博网站新浪微博已经把“自行离开”和“陈光诚”并列为不能搜索的禁忌词。

*陈光诚谜语的谜底*

日本主要报纸《读卖新闻》星期三日本时间晚间发表驻北京记者山口香子和关泰晴有关陈光诚新闻的最新发展的报道,可说是给新华社一连串的新闻谜语提供了简明扼要的谜底:

“在美国驻北京大使馆保护下的中国盲人活动家陈光诚(40岁)2日转移到北京市内的一家医院,并与家属见了面。美国政府高级官员表示,这是美中两国政府暗下协商的结果。陈光诚将留在中国国内,中国政府将保证他的安全。在美中战略经济对话5月3日即将开始之际,美中两国看来是为了避免人权问题成为焦点而急速达成协议。

“美国政府高级官员2日是首次承认陈光诚在美国大使馆保护之下。......陈光诚不要流亡。美国高级官员表示,陈光诚出院之后将跟家人一道转移到‘安全的场所’,接受他先前期望的大学教育。据信中国方面也同意美国大使馆人员定期与陈光诚会面。另外,对陈光诚所说的山东地方政府对他迫害的问题,中国方面也答应进行调查。”

*新华社的另一套说法*

中国官方权威通讯社的新华社报道说,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星期三说,中方要求美方就此道歉,彻底调查此事,处理相关责任人,并保证不再发生此类事件。中方注意到美方表示重视中方要求和关切,并保证采取必要措施,防止再次发生此类事件。美方应当反思自己的政策和做法,以实际行动维护中美关系大局。

新华社还报道说,刘为民说,中方强调,中国是法治国家,任何公民的合法权益都受宪法和法律保护,同时任何公民都有义务遵守宪法和法律。

刘为民没有说明陈光诚寻求美国使馆帮助如何违反了中国的法治、宪法或法律。

*“自愿”离开美国使馆*

法国主要报纸《费加罗报》驻北京记者阿尔诺·德拉格朗日星期三从北京发出的报道说,美国驻华使馆方面为接纳陈光诚提出的说明是,接纳他是出于人道主义的理由,因为盲人陈光诚在逃脱非法拘禁的时候受伤,确实是使馆人员帮助他进入了使馆,但这种做法是完全合法的。德拉格朗日还报道说,在陈光诚离开美国使馆之后:

“美国外交官立即表示,他是‘自愿’离开的。一位不要透露姓名的美国外交官说,‘陈光诚没有申请到美国避难’,他要留在中国。此前他得到保证说,他将获得‘正常公民一样的对待’。陈光诚跟美国大使骆家辉一道乘车前往朝阳医院接受治疗。在路上,他给他的律师李劲松打电话说:‘我自由了,我得到了明确的保证。’”

*克林顿国务卿发表声明*

美国国务卿克林顿在陈光诚离开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并被转移到一个安全地方后发表声明说:

“令我感到高兴的是,我们能够按照陈光诚本人的意愿以及符合美国价值观的方式,让陈光诚在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内停留并离开那里。同样让我高兴的是,我今天有机会和陈光诚通电话,祝贺他与妻子和孩子团聚。

“陈光诚和中国政府就其今后的生活达成若干共识,包括在安全的环境下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下一步的关键是如何落实这些承诺。美国政府和美国人民定将在今后数日、数周、乃至数年,继续关注陈光诚及其家人。”

*与《华盛顿邮报》记者通话*

星期三下午三点多,陈光诚在美国驻中国大使骆家辉的陪伴下离开美国使馆,前往北京朝阳医院途中,给《华盛顿邮报》驻北京记者打了电话,告知记者他一切安好,正在前往医院途中。得到如此这般的独家消息的《华盛顿邮报》记者基斯·里奇伯格发表报道说,他没有想到陈光诚会选择给《华盛顿邮报》驻北京记者打电话:

“美国大使馆一位官员随后打电话给我解释说,当时要求给《华盛顿邮报》打电话的是陈光诚本人,而不是陪同他前往医院的驻华大使骆家辉。陈光诚了解国际媒体对他的案件的报道,尤其是知道我的同事潘公凯(Phillip Pan)2005年在《华盛顿邮报》发表的一篇有关山东临沂强迫人工流产和绝育问题的报道。......(其他国际媒体得知陈光诚给《华盛顿邮报》北京分社打电话之后,)美国驻华大使馆接到大批记者的电话,指责大使馆工作人员在跟媒体打交道的时候偏向。”

*并非一切都是好消息*

在陈光诚获得相对安全的好消息传来之际,美国《洛杉矶时报》和英国《卫报》报道援引陈的朋友曾金燕的话说,陈光诚之所以同意离开美国使馆,是因为他受到威胁说,他的家人会再被软禁。陈光诚及其家人先前在软禁中时常遭受殴打,并在受殴打受伤之后被阻止就医。

《卫报》发表记者乔纳森·瓦茨和塔尼亚·布拉尼根联合署名的报道说:

“曾金燕通过推特发出的信息说,赤脚律师陈光诚离开美国驻华使馆,因为他被告知,假如不离开,妻子袁伟静和孩子就会立即被送回山东。他们在山东多年遭受当局的骚扰。据信陈光诚夫妻在被软禁东师古村期间遭受看守人员的毒打。现在找不到美国使馆人员发表评论。陈的朋友和人权活动人士也怀疑中国当局对陈光诚的安全作出的保证有多少价值。”


与此同时,美联社也从北京发出报道说,美联社记者跟在医院里的陈光诚进行了电话通话,陈光诚表示对自己和家人在中国的安全感到担心,希望能在中国之外的地方安歇;他说他是在美国驻华使馆人员告知他假如不离开美国使馆,他的妻子就会被打死的情况下离开使馆的。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随即对陈光诚的这种说法予以否认。国务院发言人说,美国使馆没有人对陈光诚说过这样的话,中国官员也没有要求美国方面向陈光诚传达这样的话;陈光诚一直表示不要离开中国;但美国国务院发言人也证实,中国官员确实是打算将陈光诚的妻子和孩子送回山东;在山东,陈光诚家人遭受当地官员非法囚禁和殴打。

*美中两国,各怀想法*

饱受地方当局迫害和虐待的盲人人权活动家陈光诚在朋友的帮助下逃脱非法囚禁进入美国驻华使馆,给美中两国带来了政治和外交难题。

在陈光诚离开美国使馆之际,日本主要报纸《每日新闻》星期三晚间发表驻北京记者成泽健一的报道,简要地解说了美中两国在陈光诚问题上的政治考虑:

“中国山东省盲人人权活动家陈光诚逃脱软禁,先是得到美国驻北京大使馆的保护,如今再转移到北京市内一所医院。在陈光诚的问题上,美中两国政府的协商显示出一定的共识。美中两国战略经济对话3日将在北京开始。据信美中双方都认为,应当避免将陈光诚问题长期化。与此同时,中国方面的应对如此柔软也受到观察家们的瞩目。

“奥巴马政府面临总统大选。假如在人权问题上表现软弱,势必导致共和党的批判加强,但在如何对待陈光诚的问题上是否能争取到中国方面的让步也是问题。美国方面的真实想法是,在北朝鲜和伊朗核问题方面,中国的协助不可欠缺,因此要避免对立尖锐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