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3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世界媒体看中国:眼花缭乱看北京


5月2号,中国维权人士陈光诚和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在美国驻北京大使馆中会面

5月2号,中国维权人士陈光诚和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在美国驻北京大使馆中会面

在饱受迫害和虐待的中国盲人律师陈光诚的问题上,中国当局5月4日星期五的表现犹如万花筒一样多彩多变,令世界媒体看得眼花缭乱、头晕目眩。

与此同时,美国也以美国当局所谓的“合作性美中伙伴关系的精神”(in the spirit of a cooperative U.S.-China partnership)尽力给中国当局提供了配合。

*早上,寒风凛冽*

盲人律师陈光诚及其家人长期遭受山东临沂地方当局的迫害虐待,成为国际大新闻。在借助支持者的全力帮助逃脱地方当局的非法拘禁、进入美国驻华使馆之后,陈光诚成为更大的国际新闻。在美中战略经济对话即将开始之际,陈光诚离开美国使馆、随后又明确表示对自己和家人的安全感到担忧、希望出国之后,陈光诚更是成为爆炸性的国际新闻。

星期五上午,中国《北京日报》、《北京青年报》等官方报纸发表文章,以罕见的激烈措辞,对陈光诚以及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和美国进行了强力的抨击,令读者感到恍如时光倒流,倒退到1970年代之前北京和华盛顿关系的冰河期。

星期五上午,中国各地报纸以及所有的主要网络新闻门户网站集体发表显然是执政党共产党宣传部门指令发表的说法:

“5月4日,北京日报刊文指责陈光诚已成为美国政客抹黑中国的工具和棋子,并称美国驻华使馆行为有损国格。此外,该文指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处心积虑地跑到中国找茬捣乱,其‘平民生活秀’、检测北京空气质量等行为,与其大使身份极不相称。”

*久违了的“文革”+冷战语言*

中国网民对《北京日报》的等北京官方报纸的这种“文革”+冷战式的语言作出了热烈的反响。网民潮水般蜂拥而至的嬉笑怒骂的反响之热烈,使“北京日报”一时间上了中国用户最多的新浪微博的热搜榜,而且名次迅速窜升。

到了北京时间星期五晚上8点左右,“北京日报”突然成为新浪微博以及其他中国微博门户网站的搜索禁忌词,用户不再能看到有关《北京日报》的评论。显然,中国公众、中国网民的热烈反响,让中国当局感到受不了了。(有关的详细报道,请看“中国网络观察:北京日报成笑柄”)

对于星期五上午北京呈现的这种官方媒体奇景,英国《每日电讯报》驻北京记者马尔科姆:摩尔的描述是:

“在几乎彻底完全的沉默一个星期之后,中国报纸今天集体发动宣传攻势,攻击盲人律师陈光诚。目前,陈光诚处于中国和美国的外交角力的中心。《京华时报》、《新京报》、《北京青年报》、《环球时报》以及英文《中国日报》指责40岁的陈光诚是‘美国的工具,’被用来在政治上给中国抹黑。

“《北京青年报》还说,陈光诚奇迹般地逃出他被非法囚禁其中的村庄之后,美国(驻华大使馆)收留陈光诚6天,是‘违反了基本的外交和道德准则。’”

北京时间星期四夜间和星期五白天,在美中两国当局就陈光诚及其家人的问题进行紧张而微妙的谈判之际,北京官方为什么要放出火药味如此浓烈的媒体焰火?摩尔的解释是:

“对陈光诚如此这般的突然攻击可以有两种解释。或许这种攻击是在陈光诚可能前往美国之前当局给自己保留面子的一种行为。再一种解释是,这种攻击可能预示着,假如留在中国,陈光诚的前景不妙。”

*晚上,春风荡漾*

按照北京媒体对陈光诚的描述,他显然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汉奸卖国贼,将他再软禁起来、甚至动用打手时常揍揍他恐怕还是太便宜了他。

于是,星期五上午和白天大部分时间,世界各国包括中国的成千上万关心陈光诚及其家人的人不禁为他捏了一把冷汗。

然而,到了星期五晚上,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纽兰在北京发表令陈光诚支持者感到高兴的简短声明:

“中国政府今天声明,陈光诚先生跟中国其他公民一样有权出国。陈先生已经得到美国一所大学的奖学金。他可以在那里有妻子和两个孩子的陪伴。中国政府表示,将接受陈光诚出国的申请文件。美国政府预期中国政府会尽快办理申请文件,并照顾他目前的身体状况。美国政府将优先关照他和家属的签证申请。这一事宜是以合作性美中伙伴关系的精神得到处理的。”

换句话说,中国方面表示愿意放陈光诚一马,而美国方面也竭力为中国政府提供了配合与合作。

在此之前,美国国务院和美国驻华使馆在过去的三天里受到许多人的强烈批评。批评者认为,美国将盲人陈光诚交给多年来持续虐待、迫害他的中国当局有损于美国的形象,违反美国的基本价值观。

*为陈光诚未来担心*

陈光诚问题如此解决,显然是一种让中美两国当局都可以保全面子的双赢结局。陈光诚出国的具体安排过程是否还会出现意外的梗阻,那些多年来对他和家人实行世界媒体广泛报道和纪录的残酷虐待的官方势力是否还会变换新花样折磨他,目前尚不得而知。

与此同时,在陈光诚尚未出国之际,就有人提前为陈光诚出国之后的前景表示担心。星期五,日本主要报纸《每日新闻》发表记者成泽健一和白户圭一分别从北京和华盛顿联合署名发表的报道说:

“5月3日深夜跟陈光诚通电话的经济学者郭玉闪在互联网上表示,陈光诚接到‘纽约大学的邀请,将以自由的身份到美国去,并希望将来回国。’郭表示,陈光诚出国的目的,并不是先前传闻中所说的流亡。

“然而,中国政府先前准许反对派活动家出国,并且不准许多人返回中国。陈光诚也有可能不能归国。”

*为陈光诚目前担心*

对目前在北京的陈光诚来说,北京时间星期五早上的形势,显然可以毫无夸张地用“黑云压城城欲摧”来形容。到了北京时间晚上,形势显然又进入“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境界。

然而,同是在北京时间星期五晚上,美国主要报纸《华盛顿邮报》发表记者基斯·里奇伯格、杨佳琳(Jia Lynn Yang)和威廉·万(William Wan)三位记者联合署名的长篇报道,对陈光诚接下来所面临的形势表示担心:

“分析家们表示,战略意义上说,中国准许陈光诚离开中国是合算的,因为他离去之后大概国际知名度就会降低。让他出国接受治疗或学习,也可以让中国领导人保留面子,而不会被中国公众认为是屈从于外国压力。

“但陈光诚现在没有护照。假如他通过正常的手续出国,就可能要面临漫长的等待,而且不一定得到出国的许可。”

这三位《华盛顿邮报》记者在报道中不无担心地指出:

“中国外交部表示,这位自学成才的律师要‘像其他中国公民一样,通过正常的渠道’提出申请。这可能意味着他要返回山东临沂的东师古村去申请护照。他在那里长期遭受囚禁和殴打。”

顺便说一句,在美中战略经济对话会议星期五结束之际,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北京表示,在盲人人权活动家陈光诚的未来被决定的时候,美国将持续跟他保持联络。

*给中国抹黑*

中国近年来花费上百亿美元的重金试图打造在国际间的光辉形象。然而,不幸的是,来自中国的图像常常是不妙的。英国《出版检查指数》杂志编辑乔·格伦维尔星期五借着陈光诚事件,在英国大报《卫报》发表文章,描述了当今中国的政治黑暗:

“陈光诚的绝望惨况是中国如何对待其异议人士的生动写照。陈光诚在2005年揭露了政府强迫人工流产的政策,在过去的7年被监禁和软禁,受到骚扰和威胁。中国当局控制遏制不法行为揭发者和人权活动家的常用手法是软禁。陈光诚则是在2010年出狱之后被与世隔绝,生活在恐惧之中。目前其他著名的软禁受害者包括藏族诗人唯色,艺术家艾未未。艾未未还试图把中国当局的软禁监视倒过来,在自家安装监视摄像机(以便监视当局对他的监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