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0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VOA专访珍珠:营救陈光诚连出状况 竟出奇顺利


图为帮助陈光诚逃离的何培蓉资料照

图为帮助陈光诚逃离的何培蓉资料照

专题报道:关注陈光诚 »

帮助盲人维权活动人士陈光诚逃离软禁的珍珠(何培蓉)说,陈光诚完全是一个人从东师古村居所跑出去的,没有网上传说的得到良心未泯的看守相助。珍珠还透露当时她接应陈光诚的过程非常顺利,尽管出了一些“乌龙”之事。

正在北京朝阳医院治疗的中国盲人维权法律工作者陈光诚星期五在接受美国之音电话采访时曾呼吁媒体和公众多多关注营救他的珍珠(何培蓉)等人的安全。今天(星期六)美国之音记者打通了珍珠女士的手机。珍珠在4月27日宣布陈光诚逃离山东的重大消息之后不久就被南京警方拘捕。

*珍珠:继续支持并祝福陈光诚一家*

两天前才恢复自由的珍珠表示,她为陈光诚所做的事情是她应该做的,将继续支持陈光诚并为他们一家祝福。这位被一些媒体和网民誉为“侠女”的陈光诚营救者对网友和舆论在自己被拘留期间所给予的关注表示感谢,并表示将支持陈光诚根据自己的情况和判断所作的任何决定。

她说:“我现在完全不想影响他的任何决定。我希望他能独立作出自己的判断,然后做出一个选择。不管他作什么(决定),我都支持,而且祝福。”

*官方首次正面回应陈光诚案*

陈光诚5月2日下午从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出来后立即住进了北京朝阳医院治疗逃跑时造成的脚骨断裂等伤病。他表示欢迎所有的朋友到医院会面,但是迄今为止去看他的中国朋友和支持者都遭到安全人员阻挡。维权律师江天勇因前去看望而遭到国保人员殴伤,听力严重受损。有消息说,纽约大学已经发函邀请陈光诚由家人陪同前往就读。中国外交部已经公开表示,陈光诚享有跟其他中国公民一样的合法出国权利。

在此之前,北京中央政府派官员带鲜花到医院病房看望了陈光诚,并了解了2005年以来陈光诚家乡围绕强迫堕胎和民众维权等问题发生的侵害人权情况。陈光诚说,来访的官员得到政府授权表态,将依法处理有关问题。 这是中国政府对陈光诚及其家人所受到的迫害第一次作出正面反应。

*包揽“罪责” 营救者救营救者*

与此同时,珍珠表示,她已经跟另一位参与营救陈光诚的志愿者、在北京的学者郭玉闪通了电话。郭玉闪在陈光诚躲进美国驻华使馆后被拘传和监控了几天,现在也恢复了自由。珍珠说,由于安全考虑,她目前不能透露她和郭玉闪在营救过程中各自所扮演的角色,否则就无异于在向警方招供。郭玉闪从警方拘传的地方回家后曾在网上留言表示,救陈光诚主要是他干的,愿意承担主要责任,而珍珠只是做了一部分工作,南京方面应该尽快释放珍珠。珍珠一度也试图独揽“罪责”,为其他参与者开脱。4月27日,她在推特上留言表示,是她一个人把陈光诚送到远离山东的一个地方(此留言在登出后不久即神秘消失)。

珍珠说:“我认为,郭玉闪先生是真心实意的、特别想帮助陈光诚的一个人,是没有任何的一己私利去帮助朋友的人。”

*营救连爆乌龙 仍出奇顺利*

珍珠星期六对美国之音记者说,从珍珠那里接走陈光诚的并不是郭玉闪,把陈光诚送进美使馆的也另有其人。珍珠指出,陈光诚逃离东师古村居所时完全是一个人跑出去的,没有网上传说的得到良心未泯的看守相助。珍珠还透露当时她接应陈光诚的过程出奇地顺利,甚至在遭遇汽车“爆胎、走错路、找不到人甚至把人搞丢”等“乌龙”之后仍很能成功解救脚骨受伤的陈光诚。

她说:“这应该没有什么惊险,但是可能预想的跟大家一样,做了很多最坏的准备、最坏的打算。结果是一样都没用上。非常顺利。连每一件乌龙的事情都也非常顺利。”

*否认传言 回忆当时*

对于网上流传甚广的珍珠当时乔妆扮成一个快递员开送货车前往临沂营救陈光诚的传言,她连连表示没有此事。珍珠表示,有关的细节现在不便透露,因为会牵扯到其他几个人,等有了适当时机再让公众了解全部的营救过程。她对记者表示,她最先对两家海外媒体透露了陈光诚逃出山东的惊人消息,一个是CNN,另一个是美国之音。

珍珠回忆说,当时她感到很大压力。4月27日早晨,她在南京家中对打电话求证陈光诚大哥陈光福家爆发流血事件的美国之音记者表示,谁的采访她都不会接受。稍后,珍珠跟记者第二次通话时在获悉东师古村有武警出现之后马上激动地说,“陈光诚已经逃出来,是我亲自开车把他送走的。”

当时珍珠表示,听说武警进村,就感到事态严重,说明高级别的政府甚至北京高层介入了当地的搜捕行动。随后,她在推特上公布了陈光诚逃离山东的事情,紧急呼吁各方关注陈光诚的安危。她并且表示不会躲避,已作好入狱准备。十几分钟后,当记者再次打电话给珍珠要再次确认有关信息时,她的电话刚一接起就被挂断。根据时间推算,那时警方已经上门,珍珠从容被捕。

*只要光诚一家好 宁愿自己被忘记*

在奇迹般地救出被长期非法囚禁在家的陈光诚之后,珍珠恳请媒体笔下留情,不要过份渲染她在营救行动中的作用。珍珠星期六晚上在跟记者通话时似乎走在南京的街道上。她表示,警方人员在她被关押期间对她态度很文明,没有虐待。她说,这两天她是完全自由的,在陈光诚看来已经有了基本安全的情况下,她对于自己的现状没有任何怨言。不过,她也承认,与外界刚刚恢复联系,媒体的采访电话就蜂拥而至,让她感到很大压力。这位刚过不惑之年的英语教师表示希望尽快恢复以往的宁静生活。

她说:“我就希望通过你们(美国之音)这边能够 -- 因为我知道你们的听众、国内的听众非常广的,此时我非常想表达的就是大家千万不要把这件事过份地神化,这样对我个人也没有那个,这就叫名实不符嘛。第二个就是我现在非常非常想这件事尽快过去。因为做这件事最终就是为了陈光诚还有他家人的利益。如果他家人的利益能够得到保证的话,我觉得我希望大家尽快把我忘了。这样我也可以重新开始,我的生活过去非常宁静,很简单。我很喜欢这样的生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