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50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媒体炮轰美驻华使馆 李肇星侄女提驱逐骆家辉


新浪微博上一张合成的照片

新浪微博上一张合成的照片

陈光诚逃离软禁、进出美国驻华使馆事件一出,中国官方媒体一开始避而不谈,后来报道时小心翼翼,最近的评论又演变成了一场炮轰美国的“口水战”。上周五,北京多家报章齐声抨击美国驻华使馆对这场外交危机的处理方式,说美国驻华官员的“表演”“拙劣”、“不安好心”。

《北京日报》、《京华时报》、《新京报》、《北京青年报》等北京市主管的报纸以及人民日报社主办的《环球时报》在5月4日同时就陈光诚进入美国驻华使馆一事发表评论文章批评美国驻华使馆。

《北京青年报》对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开刀,说他“作秀”、“表演”,超越了美国驻华大使的职能、职责以及本分,也有违外交活动应当遵守的基本规范和伦理。《北京日报》说,美国使馆在陈光诚事件中扮演了不光彩、“甚至可以说是鸡鸣狗盗的角色”。《京华时报》说,美国不安好心,在这一事件上充满了表演欲。《环球时报》的评论员文章说,美国使馆在接纳了陈光诚之后,给自己惹上了麻烦。

中国前外交部长李肇星的侄女秦枫在微博上指责骆家辉不“老实在使馆呆着”,挑拨驻在国内斗。她还质问,有没有外交规定,类似公开干涉内政的外交官可以驱逐?

秦枫当天删除了这条微博,并在微博上解释说自己没有说骆家辉廉政做得不好,也没有说政府不需要在陈光诚事件上反思。但她仍然坚持说骆家辉阴险、干涉内政。

*中国官方话语强硬,言行不一*

中国独立作家昝爱宗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中国媒体的做法反映了官方某一层面的意见。昝爱宗说:“官方这种媒体,是上面授意的,让它放一点风,代表中央的态度。但中央又不能像文革、“六四”期间去大张旗鼓批评某个人,因为批评某个人就是树立某个人了,所以它不愿意这样做;但是它又不愿意淹没自己的声音,又不愿意沉默,它就想借这个机会表达一下。其实它也就是想安抚这些党内的不同派别。就是说,你看,这样的事我们也发言了,也是很强硬的。”

香港《开放》杂志执行编辑蔡咏梅对美国之音说,中共一方面在陈光诚问题上与美国达成协议,做出让步,另一方面又借由媒体显示强硬,反映了它的面子文化。

蔡咏梅说:“中国和美国现在是达成了一个协议,解决陈光诚问题,但是它(中国)同时又对美国进行攻击。我想,第一个就是说,共产党的面子文化。因为它以前一直宣传民族主义,然后主张主权高于人权,其它国家不能干涉中国内政,陈光诚当然按照中国的说法就是他们的内政。他们的惯例就是这样的,解决问题的时候,他在解决方面是现实主义的,但是在宣传的时候一贯还是要维护他们的理论,所以就出现了一个大家都觉得比较荒诞的一个现象。”

*公众意见不被官媒左右*

中国官方媒体已经不是第一次对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的作风和办事态度冷嘲热讽。北京这几家报纸再次提到骆家辉“作秀”:他坐经济舱,自己背行李,用优惠券买咖啡等。
独立记者昝爱宗说,官方媒体的这种宣传不但不能左右公众意见,反而会起到反作用。

昝爱宗说:“它对公众的影响是起到反作用的。比如,公众本来对骆家辉是不了解的,但是官方媒体比如《北京日报》、《环球时报》一说骆家辉的不好,民众就会说,居然还有骆家辉这样的官员,要不要把骆家辉请到中国来当一个部长、当一个省长?如果官方媒体批评某个人,在民众心目中,这个人就是一个好人;如果官方媒体说某个人是一个雷锋啊、或者是一个好官啊,在老百姓心目中这个人就是一个坏人。”

而《开放》杂志编辑蔡咏梅甚至提出,北京媒体此次用词十分夸张、荒诞,专挑骆家辉的正派作风来批评,让人不禁怀疑,这些奉中央命令的文章写手是不是在变相地说美国的好话。

蔡咏梅说:“比如他大量地骂骆家辉,但是把骂的那些内容拿出来一看,都是很荒诞的。是不是有意这样写?你去骂他的优点,这些是很笑人的嘛,说骆家辉坐经济舱,自己背背包,很亲民。甚至有人怀疑说,写这些文章的人是不是在搞‘反间计’。”

*新京报言不由衷,微博“致歉”*

《新京报》的评论文章说,美国外交人员“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但是值得一提的是,该报隔天凌晨在网上发出一条微博:“在夜深人寂时,卸下言不由衷的面具,对真实的自己说声‘对不起’。”网友普遍认为,《新京报》是在暗示,刊登反美文章违背了自身意愿,希望读者原谅。
这条微博在当天就被删除。

香港《开放》杂志编辑蔡咏梅说,大量的年轻中国媒体工作者其实接受的是一种普世的新闻观,他们对新闻的看法和海外没有什么不同,反对官方把新闻媒体当成喉舌。但媒体掌握在官方手中,记者和编辑很是无奈,只能用委婉的方式去表示他们与官方看法的不同,发一条微博进行小小的反抗。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