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42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美国国务院官员介绍陈光诚的状况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办公室
2012年5月4日
情况通报会
国务院高级官员举行情况通报会
2012年5月4日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
丽思卡尔顿酒店(Ritz-Carlton Hotel)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大使馆今天同陈先生有过很多联系。我们有过多次联系——同他本人的电话交谈,同他妻子的多次长时间面谈,他妻子从医院出来同我们见面,大使馆——

问:在大使馆?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不是。大使馆官员——

主持人:在医院。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在医院。抱歉。从医院出来同大使馆官员见面。大使同陈先生进行了大约20分钟的长时间交谈,而且 ——但是大使馆一整天都同陈先生和他妻子保持了非常方便的联系。

问:一个简短的问题。我是说,国务卿说他们也同他本人见面了。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是的,我正要说这个。

主持人:请大家让他讲完要通报的情况。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还有医生和使馆人员事实上今晚见到了他并同他当面讲话,询问了他的医疗情况。他非常,非常——他认为医疗条件非常好,他对此感到非常、非常满意。事实上,他问我们大使馆的医生觉得医疗条件怎么样,医生也认为条件非常好,医院里一些最好的人员、最好的专家都在参与这个病例。我们的医生还觉得检查结果快得惊人。一切都在抓紧办,非常、非常迅速。他们给他的脚做了CT扫描。大家一开始都以为他有一根断骨;结果他有三根骨头断了。他们给他的脚上了石膏。

问:哪只脚?左脚?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是他的—

主持人:我们会努力搞清楚是哪只脚。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我认为是右脚——右脚。

问:哪根骨头?(笑声)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这要等到下次通报会。

还有——他感到他一直——表示他得到的待遇非常、非常好。他一直在电话上,他们作了全面检查,没有发现严重的肠道问题。可能需要对他的肠道组织继续进行观察,但他们已开始减少他一直在服用的几种药的剂量。

医院人员和其他人员把他的孩子接来了,让他们理了发并换上了新衣服。孩子们最近几天有点发烧,因此孩子们也得到了治疗。今天是他儿子的生日。因此,我们大使馆人员给他送了生日礼物,同医院人员一道。

问:是他的10岁生日吗?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一个生日蛋糕——给他送了一个生日蛋糕。

问:(听不清)医院人员?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医院人员送去的。

问:是10岁生日吗?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我不记得他几岁。我只想说他[陈光诚]很乐观,对所有的照顾非常、非常感谢,而且感谢我们,感谢大使馆给予他的一切帮助。大使询问了他的打算。他表示,在同他妻子交谈后,他希望来美国学习——对了,他还向大使表示,他因为对克林顿国务卿说过想亲吻她而感到不好意思。

问:他说过这话吗?

主持人:(听不清)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他觉得——他不想造成任何令人尴尬的情况,他觉得他或许冒犯了她。

主持人:所以这意味着他确实这么说了,但说了以后他觉得这么说会令人尴尬,于是——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是的。

问:所以,他确实是这么说的,是吗?

主持人:——他希望骆家辉大使了解他的感觉。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了解他感到非常不好意思,希望这是——希望这么说不是不恰当的,所以他对此表示抱歉。

问:他是否因此而——

主持人:是的。

问:——亲吻——

主持人:是的。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所以——

问:对不起。他是对谁这么说了——

主持人:大使。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他对大使这么说了。他跟大使这么讲了。

问:美国驻华大使?

主持人:对。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对。因此——

问:谁——我们是否能试着(听不清)?我们可以说,一位高级官员说陈[光诚]对骆家辉说——
主持人:对。

问:好吧。

主持人:好。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就这样吧。我现在就请第二位官员来说一下。

第二位国务院高级官员:非常感谢大家。让我稍花一点时间来介绍一下长期以来我们对陈先生的支持。很显然,十多年来,美国一直密切关注他的奋斗。克林顿国务卿在多次讲话中都突出地提到了他。我们在过去几年中与大使馆密切合作,跟踪他在他原来的村子里的状况的变化。
上个星期,在非常特殊的情况下,美国在提供人道支持的基础上主动把他带进了大使馆。在使馆期间,我们开始了对他的治疗,在他想做些什么的问题上与他密切配合。那时,他非常明确坚定地表示,他想留在中国,想在建立更强大的公民社会方面继续发挥作用。

在上述过程中,我们同他和中国政府都进行了直接的接触,达成了前所未有的若干理解,试图为他到另一个城市学习、与他的家人团聚以及能就他在省里遭受虐待和法外活动的指控作证提供一个框架。

我想讲一件[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没有提到的事:陈先生今天和昨天都有机会在他的病房里向前往医院与他面谈的中国政府的代表提供了详细的指控。
我们相信,所答应的条件实际上仍然是适用的。中国政府坚决认为,他们落实了那些理解。然而,正如与他的妻子团聚及最初见到他的孩子们时所提及的情况——坦率地说,鉴于他所处的困境以及从村子里出逃的过程引发的强烈情感、在大使馆的停留、与中国政府进行的来来回回的紧张磋商——我们准确地将中国政府告诉我们的信息传递给他,我们也向中国政府非常清楚和诚实地做了评估——转达了他的愿望。

但是,如同已经提到的,在他有机会与他的妻子谈话以后,他改变了想法。我认为,平心而论,在以前两天的过程中,在克林顿国务卿的指导下,我们参与了一次非常重大而且能够站得住脚的外交行动。我认为,[主持人]所说的是,在这个当口,我们需要保护这些讨论的机密性,我只想简单地说一声,今天的两个声明以及它们发表的时机就已经很能说明问题。

就整个进程而言,我们感到鼓舞,而且我们相信,随后的步骤将快速地进行。我想我可以这样来总结一下:我们在这一整个过程中的目标是确保我们支持他的愿望,并且保证这一过程符合我们的总体价值观。我想,我就说到这里。

主持人:好吧,让我们以有序的方式来进行下去。米歇尔(Michele),从你开始。

问:我想问一下,你说的“快速地”是什么意思?是指数天、数周、数月吗?另外一个问题是,中国政府说他可以像任何其他中国公民一样办理申请,但这里的当地人说,那就是说你必须回到你家所在的省份去申请。他是否必须那样做?

第二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我想——是这样。首先,谢谢你。我不会再提供进一步信息,那两个声明已经说得很清楚。但是,你会注意到其中有一项说明,说是会照顾到一些具体情况和他的医疗状况。我就说到这里。而“快速地”的意思就是“快速地”。

问:接着这个话题谈,换句话说,他伤势很重,现在不能被移动?

第二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我想,我只能重复一下我前面说过的话。

主持人:英迪拉。

问:鉴于陈先生本人似乎并不相信中国能落实你们达成的第一个协议,是什么让他和你们认为你们能相信这第二个协议能够落实?

第二位国务院高级官员:对此我只想说,我们其实相信,中国政府对承诺的安排和理解会言而有信的。但重要的是陈先生的感觉和想法。我认为公平地说,他与妻子谈话之后——坦率地说在他们团聚之前是不可能这样谈话的,这次与他的妻子和家人团聚就是我们外交努力的一个直接结果。
在这之后,他决定,对她和她的家人来说,适当的选择是到美国求学,他把这个意思直接告诉我们。从那一刻起,我们改变了我们的总体做法。我们相信,这个过程将照此进行,我们对这个过程有高度的信心。

问:那么,这是否意味着——你说他不相信中国人在落实协议,但后来听起来你像在说你认为中国是在落实第一个协议?我只是想弄明白。是不是他真的认为他们不会落实这个协议,比如说不让美国官员到医院探望他和类似的事情?

第二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我不——我不想详述这一切,但我只想说,第一天夜里直到晚上都有使馆人员跟他在一起,晚上晚些时候打过一个电话。一直有一个理解,即他要在昨天做医疗检查。昨天我们打了一系列的电话。我们今天也与他有接触,大使[与他]通话,与他的妻子多次进行长时间的会面。坦率地说,据我所知,他一直在电话上与很多人交谈,所以——

主持人:包括你们所在的一些[媒体]机构。

第二位国务院高级官员:对。所以——还有国会。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甚至国会。所以——
第二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所以我认为我们感到,他至少有很多与外界沟通的机会,我们也有很多机会与他接触。坦率地说,我们最关心的是他的身体状况。我们还认为,有一点是必要的——在这一点上我们和那些与我们谈话的中国人有一致看法——即他需要一段时间的休息。
我认为,第一阶段的情况——与他的妻子和家人团聚带来的那种强烈感情,在医院那种让人动容的场景,我觉得很明显他已经体力不支——我想我们明显感到,他需要对自己的处境有一个清楚的了解。我们认为,最适当的做法是努力帮他达到他的目标,这正是我们已经做的。

主持人:肖恩。

问:好。谢谢。您在声明中说,你期待有关文件将得到迅速办理——

第二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我没有——肖恩,我没有不礼貌的意思。我认为[主持人]一开始就说得非常清楚,我们已经向你们通报了我们目前所能够通报的情况。

问:再问一下,您是否认为那是中国政府的一个保证,或只是一个希望?

第二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我认为我已经讲过的以及[主持人]已经讲过的正是我们要说的。我很抱歉地说——我只是——我只想说,在这个时候,必须保护双方的这些互动的敏感性。

主持人:安迪。

问:好。你们提到联系渠道——与他的联系是否在继续?你们是否期待着继续与他本人见面?他对他在山东的亲戚和其他朋友表示关切——这些关切是否得到解决?国务卿在走前是否有可能去看他?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我们已经得到能够进行联系的保证,而且与他有联系。我们的医生——我们的医生与他的医疗小组保持全面联系。他们一直在碰头、交换意见和互通结果。今天探访的时间为将近1小时45分钟,其中一大半时间是与他的直接接触。因此医务人员会有进一步地接触和咨询。

问:那么——

问:(听不清)医务人员?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不,不。当然有使馆人员。我们已——我们已经进去与他会过面,他的妻子也出来过。

主持人:使馆人员。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他的妻子已经自由地出来与使馆人员交谈。
第二位国务院高级官员:已有多次。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有好多、好多次,我们同他进行了电话交谈。
第二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我们得到了能够继续联系的保证。有几次我们提出了他对我们提出的情况和关切。我们表明我们将继续这么做。我没有更多的情况要告诉你们了(听不清)。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政府官员一直在与他面谈,了解他就他和他的家人在村里所受的虐待提出的申诉。
第二位国务院高级官员:这是一个非常详尽、持续几个小时的过程。

问:你能否能告诉我们是什么样的政府官员?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我不能。

问:(听不清)另一个(听不清)有关他提出的关于克林顿会晤的问题没有答复吗?
第二位国务院高级官员:对此我无可奉告。

主持人:麦特。

问:是。

主持人:顺便再说一下,国务卿已跟他通过电话。麦特。

问:对不起,请问是谁?

主持人:国务卿本周早些时候跟他通过电话。请接着说。

问:与陈?

主持人:是的。

问:你们是否都已,已确定陈先生是否符合学生签证的条件?(听不清)说你们将办理此申请——我是说,我猜想如果中方同意他离开中国,你们不会拒绝,你们不会不给他发签证。我想了解的是,你们目前是否知道他符合要求?我是说,他不是什么恐怖分子。而且他有残障。但我不清楚——他是否能够——他是否需要使用布莱叶盲文?我是说,他怎么学习?你们是否认为他是一名合乎条件的学生?

国务院第一位高级官员:我认为(听不清)已介绍了这一情况,但我想说明一下,只要他有一所美国正规高等学府的正式录取通知书,而且他本人的确有求学的强烈愿望,这些是决定是否签发学生签证的主要因素。

主持人:我想补充一点,美国有非常多的盲人学生非常成功。

问:不过,我是说,如果中方准许,你们是否今天能表示,如果中方准许他离开,而且他带来所有填好的表格和材料,你们就会批准?

国务院第一位高级官员:是的。

问:好。如果他能申请,就会得到签证,对吗?
国务院第一位高级官员:对。
国务院第二位高级官员:对。

主持人:珍妮。

问:是。你说过,今天的外交活动是在国务卿的指挥之下展开的。她忙了一整天。她是怎么指挥的?用黑莓手机?还是在车中进行对话?具体是什么方式?她与中方什么人谈过话?她一天都与戴[秉国]在一起,他们一定进行了某种谈话。我还有进一步问题。

国务院第一位高级官员:我的意思是,珍妮,我想我要说的是,国务卿与中方高级官员进行了广泛的会晤,她整个一天都在与我们保持密切联系,让我们不断报告最新情况,而且,坦率地说,在关键时刻为我们提出了至关重要的信息。

问:你是指从他们那里? 从她说话的对方那里?

国务院第一位高级官员:不是。是对我们说。

问:你说的重要信息指的是什么?

主持人:我认为他已经回答了有关她本人的外交努力以及她在已采取的外交努力的其他方面所提供的指导的问题。

问: 我可以只问一个后续问题吗?克林顿夫人是不是——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我的意思不是——[而是]通过在关键时刻提供重要信息。对不起,我有点累了。

问: 没关系。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对不起。

问:在关键时刻提供重要信息。当大使馆上星期接到陈先生的朋友们从外面打来的电话时,有没有人把这件事告诉克林顿夫人,她是否参与了去外面接他这个决定?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我认为可以公正地说,国务院最高级别的官员参与了与陈先生有关的外交事务的每个方面,从这件事发生之前很久就已经参与,而且在最近的每个阶段都——

问:这是一个非常具有戏剧性的时刻。她是否亲自参与了——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我将坚持说,我将坚持用刚才的话来回答。

主持人:我想我们将只给那些还没机会提问的人一次机会,然后我们就得结束提问了。
苏珊。

问:好。你能不能向我们说明一下,欧巴马总统和白宫在这个星期接连发生的事件中的参与情况?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 我只能告诉你在我们的代表团中白宫得到了非常充分的代表,我们就每个讨论事项与总统国家安全班子(National Security Staff,NSS)保持经常性接触。

问:你们是否对此刻在医院发生的事情感到关切,记者们想方设法要见陈先生、人权律师 (听不清)、中国政府?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我没有任何情况可讲。
第二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我对此没有任何信息。

问: 你们——但你们对这事感到关切吗?你们不了解这件事 (听不清)。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我的意思是说,很抱歉,我一直在忙其他事情。

问:(听不清)他的同仁、他的妈妈、他的兄弟、跟他接近的人们的安全。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 正如我们在几个场合所说的那样——我需要小心谨慎,因为我正在尝试 (听不清)三个或四个。我们已经与在中国同我们谈话的人详细讨论过他的家人、他的朋友、他在山东的同事们以及上星期在他历尽艰辛来北京的途中帮助他的其他人的关切。因此,是的,我们一直在这样做,而且将继续这样做。

问:我们已经谈到过国务院和我国政府最高级别的官员。我只是想了解关于他们的政府的情况。我要继续问刚才珍妮提出的问题,你们是否知道在她与胡主席的会晤中有没有谈到这个问题?很想知道这一点。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我不会对那些会谈妄加评论,但我认为完全可以这样说:这是一件受到两国政府最高级别官员重视的事情。

问:第二个问题:你是否预期如果他到美国,真的是到那里休养和念书,还是那将会成为某种更永久的状态?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我想他说得很清楚,他想到美国去念书。他还明确地表示,他认为他的未来,他的生活,都是要回到中国。坦白说,在过去一周半以来,美国已经尽了一切努力为他和他的家人创造那样的机会。

第二位国务院高级官员:而且别忘了,中国政府曾为他提供的安排是在他选择的七所中国大学之一念书,提供全额奖学金以及他与家人的生活开支和住房。那是由于——那是他的主要目标之一,在中国这里受教育——教育——希望继续他的法律学习。

主持人:我们请麦特再提一个问题并请吉尔提一个问题,然后就结束。

问:对于我稍早提出的准备给予(听不清)签证的问题(听不清)?

第二位国务院高级官员:嗯,根据法律——

问:那是否包括他的非直系——我是说,如果他——

第二位国务院高级官员:不,对于学生签证,它适用于你的直系亲属。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所以适用于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

问:那么另一件事是,问题是——是否和中国方面谈到过,如果他到美国,他们会——等他学成想要归国时,假设他不想留下来,中国方面会不会让他回去。这个问题有没有谈到?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我们没有讨论这个。

问:好吧。所以那是一个没有确定答案的问题,是吗?

主持人:那是一个假设性问题,因为它没有被提起。吉尔。

问:我只是想——

问:我很惊讶它没有被提起,因为他说他想回去。昂山素季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一直没有离开缅甸。她不确定她是否还能回去。

主持人:他是中国公民,是吧?

问:对,可是那是——昂山素季也是[公民]。是你们将他与之相比——在说——提到昂山素季和他。她的情况如此特殊或特别的一个原因是,她曾有机会离开,可是她希望能回去,她之所以不愿离开,是因为他们不让她回去。

主持人:我说,吉尔,你一下子跳到两个不同国家的假设情况了。

问:我只是想确定,你们在说中国政府表明它会接受。我只是想确定他们是如何表明的。因为我最新看到的情况是这种有点怪的做法,由外交部在它的网站上回答一个假设性问题。中国政府是否确实作出了肯定一点的表示,还是那是你们根据他的——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我没有用那个词,所以我——

问:我正在看这份声明。“已经表明它将——”

第一位国务院高级官员:不,可是我自己没有这样说。我只是想坚持那项声明。我是说,各位,[主持人] 说的是对的。这是极其敏感的。我前面提到过联合发布的时机,请注意一下。我想我们会坚持我们说过的话。

主持人:好的,到此结束。非常感谢大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