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34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世界媒体看中国:陈光诚仍是问题


陈光诚与妻儿在山东临沂老家(资料照片)

陈光诚与妻儿在山东临沂老家(资料照片)

中国盲人律师陈光诚的问题,以上个星期美中两国当局达成协议、表示陈光诚可以到美国求学而暂告一段落。

然而,本星期一,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再次就饱受迫害和虐待的陈光诚躲避到美国大使馆一事抨击美国政府,声称美国大使馆收留陈光诚是干涉中国内政,要求美国反思自己的政策和做法。中国方面的这种表态,再次使中国国内外许多人为陈光诚及其家人的安危感到强烈担心。

*不讲逻辑的逻辑*

中国公民、盲人陈光诚先前靠自学的法律知识,帮助家乡山东临沂村民抵抗当地政府官员野蛮推行计划生育政策。地方当局2005年以莫须有的罪名给他判刑四年多。陈光诚刑满出狱之后,地方当局再耗费巨资、雇用上百名流氓打手将陈光诚非法囚禁在家不准出门,动辄对陈光诚及其家人进行残酷殴打。试图探望他和家人的中国公民以及外国记者、外交官、电影演员也无一例外地遭到那些打手的阻拦、威胁、甚至殴打和抢劫。

在世界媒体的众目睽睽之下,中国政府在中国境内拒绝或不能保护中国公民、残障人陈光诚起码的人身安全。陈光诚被迫冒着极大的风险出逃,并且在逃跑过程中摔断一只脚,最终不得不寻求驻北京的外交使团的帮助。国际舆论和中国公众普遍认为,这是中国的耻辱,是中国政府的耻辱。但中国政府表示,这是美国干涉中国内政,是美国的过错,美国应当承认错误,并保证今后不再犯类似的错误。

中国执政党共产党北京市委机关报《北京日报》在上个星期五发表长篇署名评论,以不讲逻辑的逻辑,严词斥责陈光诚“已成为美国政客抹黑中国的工具和棋子,”并严词谴责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处心积虑地跑到中国找茬捣乱。”

*中国的法律法规乱了套*

中共和中国政府的这种不讲逻辑的说法,招致中国公众一边倒的强烈质疑。中国网民通过新浪微博、网易微博等社交媒体众口一辞地对中国当局发出谴责、嘲笑、戏弄。“北京日报”随后很快变成不能在新浪微博、网易微博搜索的禁忌词,用户不再能看到有关“北京日报”的评论。

截至星期二北京时间凌晨,用户搜索“北京日报”仍然会被告知:“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北京日报’搜索结果未予显示。”

中国共产党目前依然是在中国大陆唯一的执政党。人们不清楚在中国大陆,微博用户寻求中共北京市委机关报“北京日报”的搜索结果为什么会违反中国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

新浪微博、网易微博等中国最大的互联网门户网站的信息管制做法明显显示,中国的法律法规和政策已经乱了套。中国当局目前对这种乱套或无法无天的局面没有做出任何解释。

另外,中国外交部网站发表的外交部发言人星期一例行记者会实录,也完全略去了关于陈光诚问题的问答。中国当局对此也没有作出任何解释。

*为陈光诚家人和支持者担忧*

在陈光诚的问题上,中国当局这种不讲逻辑和法律的作法一方面令人费解,另一方面也为人们理解陈光诚及其家人在中国的困境提供了很大的方便。

尽管如此,中国当局不讲逻辑的逻辑、不讲法律的强权还是令西方读者感到难以理解。因此,美国《华盛顿邮报》星期天发表记者安德鲁·希金斯从香港发出报导,不得不煞费苦心地为美国读者作出解释:

“随着围绕陈光诚的外交风暴平息下来,这位盲人人权活动家的支持者和亲属担心会有一场打击报复的风暴接踵而至。这是中共危机管理的常用手法,在中国名为‘秋后算账。’”

《华盛顿邮报》和其他许多海外媒体早些时候普遍报道说,陈光诚及其家人和支持者还没有脱离险境;陈光诚虽然逃出了山东临沂的非法囚禁,但他离开美国驻华使馆到北京朝阳医院之后依然被隔离。

试图去医院探望他的支持者全部被中国当局挡回。律师江天勇甚至遭受殴打,被打聋了耳朵;陈光诚的侄子陈克贵则被山东临沂警方刑事拘留。早些时候,在临沂当局发现陈光诚逃脱之后,一些显然是政府指派的流氓打手到陈克贵家打砸。陈克贵进行了他所说的被迫自卫。目前,中国各地十几位提出愿意为陈克贵提供辩护的律师都不能见到他。

*陈光诚为侄儿担心*

目前在北京朝阳医院治疗脚伤、等待办理出国学习事宜的陈光诚为侄儿陈克贵的安危忧心如焚,对山东临沂地方当局肆无忌惮、无法无天的做法感到十分担心。

英国《卫报》星期一发表记者乔纳森·瓦茨从北京发出的报道说:

“中国盲人人权活动家陈光诚表示,他担心侄儿被警方拘留之后可能遭受殴打和酷刑。尽管陈光诚上个星期表示相信中国和美国高层达成的协议能够确保他的安好和行动自由,但他对《卫报》表示担心他的亲属的安全,因为山东省‘无法无天。’”

在这里需要顺便一提,在星期一的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外国记者询问中国当局是否对陈光诚所说的山东地方当局长期无法无天的情况进行了调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对这一问题没有做出回答,同时又严辞谴责美国使馆帮助陈光诚。

*依然充满不安的变数*

上个星期,陈光诚的问题在美中两国之间反复呈现大变动。到了周末的到来,问题似乎有了大致的走向,但依然充满让那些关心陈光诚的人感到不安的变数。

法国主要报纸《世界报》星期六发表驻北京记者布里斯·佩德罗莱蒂报道,大致描述了有关的变数:

“(美中两国有关盲人人权活动家陈光诚的最新协议)对美国外交以及对中国的公民权运动来说可谓半拉子的成功,或半拉子的失败:陈光诚不再能像他5月2日离开美国驻华使馆之前美中双方所协议的那样在中国的一个他选择的城市上大学,但他和家人(即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被原则上准许暂时到美国学习一段时间。”

“然而,有关陈光诚暂时到美国学习一段时间的原则性协议也有很多灰色的区域,就像当初有关他在中国就学的最初协议一样。陈光诚目前在北京的医院治疗脚骨多处骨折,已经不在美国的保护之下;目前也没有任何迹象显示他住院之后对自己的安全所表达的各种担忧不会重现。在中国政治体制不透明、安全不能得到任何保障的情况下,他本人和家人依然会受到安全部门各种打击报复。”

*陈光诚的审慎乐观*

与此同时,陈光诚对自己和家人的前景,以及对中国的前景表示审慎的乐观。日本时事社从北京发出报道说:

“中国盲人人权活动家陈光诚5月7日接受时事社的电话采访,对中国政府决定准许他出国一事表示,‘假如这一决定能够得到顺利履行,将是中国的进步。’他还表示,‘(假如能够做到这一点,)中国的人权问题就算是开始出现改善,但那将只是开始改善而已。’他呼吁中国政府‘下决心’进一步改善中国国内的人权状况。”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