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13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江天勇离京换家人自由


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

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

因看望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被北京国保殴打致伤的维权律师江天勇已经离开北京。此前国保向他保证,如果满足包括近期离京等几项条件,就撤走在他家门口的把守。与此同时,在北京的各地访民继续尝试去朝阳医院探望陈光诚。

*国保:江离京 即刻撤人*

江天勇律师今天(5月8日)在推特@jtyong发文告诉外界,他于当天早晨乘坐警车到车站,去唐山办案。此前,国保承诺,他人一离开北京,国保就从他家撤走人。

江天勇今天发推说,国保5月6日找他谈话时表示,只要商量好,看病什么的都好解决。江天勇说,他跟国保谈好5点:在可控情况下看病;不擅自去看陈光诚;近期不接受外媒面访;近期离京和国保从他家门口撤走人。

江天勇5月3日去朝阳医院试图探望正在那里住院的盲人法律维权人士陈光诚,结果被北京海淀国保带走。他被拘押9个小时左右之后,次日凌晨被释放回家。期间,他受到国保的毒打,造成左耳穿孔,右耳听力下降。

*手机依然被骚扰*

不过,江律师在今天另外一条推文里请朋友们这几天不要给他打电话,他的手机依然被“呼死你”骚扰,无法正常使用。

*江妻:下午国保撤离住所周围*

今天(5月8日)美国之音记者试着拨打江天勇妻子金变玲的手机,金女士的电话恢复正常通话功能。她告诉记者,到了下午她家周围的国保已经撤走。

她说: “上午还在,下午应该撤了。居委会的还在那儿,他们经常在我家楼下遛狗什么的。但是他们安排的国保没有了。”

金变玲说,国保撤走了,可她家小区门口树立的谢绝采访的牌子还在。这次江律师从唐山办案回来后,金变玲说,准备让他回老家休整一段时间,继续检查他的耳伤。

金变玲对记者说,江天勇不在北京,她和孩子的压力会小些。金变玲在前两天的微博中提到,她去接孩子,守在她家门口的人还要请示领导。她说,获准出门身后也有人跟踪。金变玲的另一条微博说,现在摆脱了他们的跟踪,暂时安全。

江天勇今天(5月8日)傍晚的推文说:他告知警方今晚不能回京,国保直说谢谢你江律师。

金变玲告诉记者,两位守在他们家门口的国保晚上只能靠在她家防盗门上休息。

另一方面,网友莫之许@mozhixu在推特上说,陈光诚打电话说,他现在最希望有朋友和他见面。

陈光诚被诬陷入狱、软禁、剥夺通讯,至今已有差不多7年。期间,他几乎被与世隔绝。而陈光诚离开美国驻华使馆进入朝阳医院至今,没有一个朋友获准与他见面。

*访民探陈无果 继续努力*

陈光诚入院6天以来,不断有各地访民前往尝试探望他,尽管他们知道不会成功。山东一位林姓访民对美国之音说,他们一群访民前几日去医院探望陈,进到医院找了几圈没找到,因害怕被警察、国保找到关进监狱遭到报复,便放弃尝试。

不过这位访民说,这些天不断有访民前往探视陈,祝他早日康复。她说:“据我所知道的情况,没有人看成陈光诚。但是还不断有人要去看。今天在北京南站就有40多人自发地祝愿陈光诚早日康复。”

中国当局继续阻止陈光诚的朋友和支持者去医院探望他。艾未未工作室工作人员刘艳萍等人5月4日去朝阳医院给陈光诚儿子送生日蛋糕,被国保拘押并传唤9个小时,直到次日凌晨2点才被释放。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