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1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世界媒体看中国: 驱离美女记者


卡塔尔半岛电视台北京记者站英文新闻记者陈嘉韵

卡塔尔半岛电视台北京记者站英文新闻记者陈嘉韵

当今中国可谓“美女”泛滥。官方报刊杂志、官方新闻媒体网站以美女照片吸引读者眼球。“美女”称号也广泛流行。不但有特立独行的美女侠客(如千里走单骑驰援山东盲人律师、人权活动家陈光诚的南京美女何培蓉),也有大把的美女作家、美女车模、美女主播、美女记者。

从“入乡随俗”的角度来说,身在中国,而且其本人也是美籍华人(“美女记者”的另一解 = “美籍女记者”),卡塔尔半岛电视台北京记者站英文新闻记者陈嘉韵可谓当之无愧的双料美女记者。(而且,她的中文名看来也很美)。

幸也不幸,中国当局将半岛电视台驻北京的这位唯一英语记者驱离,并且拒绝这家电视台派遣记者替换她。

总部设在卡塔尔的半岛电视台星期一说,中国当局拒绝延续陈嘉韵的记者签证,并不准半岛另派记者接替她,因此该电视台别无选择,只能关闭北京记者站。

*半遮半掩的威胁*

这是14年来北京当局首次正式驱离国际媒体驻华记者。驻华外国记者俱乐部对中国的这一决定感到震惊,并说中国当局这种做法是要对驻华的外国记者实施新闻检查和恐吓。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星期二在例行记者会上拒绝说明驱离陈嘉韵的理由,同时对国际媒体驻华记者发出了犹抱琵琶半遮面式的威胁:

“外国记者在中国享有充分的采访和报道自由,但同时我们也强调,外国记者在中国从事新闻报道,必须遵守中国的相关法律和规定,以及新闻工作者的职业道德。我们根据法律和法规,以及记者个人的表现,来处理有问题的媒体和媒体的工作人员。”

中国外交部这位发言人显然是对中国的情况不是很清楚,或者是很清楚但是装糊涂。

在当今中国,连通过微博搜索,搜索中国执政党共产党北京市委机关报“北京日报”都可以是一种违反中国相关法律和规定的行为,说“外国记者在中国享有充分的采访和报道自由”可谓超级幽默,或滑天下之大稽。

*遮掩四分之一威胁*

外交部发言人毕竟是说话比较外交辞令。相对而言,中国执政党共产党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属下的《环球时报》显然就不用那么受外交辞令的约束,说话可以更直接、更直白了。假如说,外交部发言人对外国记者的威胁是半遮半掩的,那么,《环球时报》评论员单仁平对外国记者发出的威胁大概就只是四分之一(五分之一?三分之一?)的遮掩了。

单仁平星期三发表文章,评论有关陈嘉韵有幸或不幸成为1998年来首位记者签证被拒签的驻华记者。他写道:

“中方没有给出拒签那名半岛女记者的理由,这种外交上的模糊性无可厚非。环球时报记者通过向在京的外国记者圈打听,这名华裔女记者政治立场激进。此外外媒的报道说,她与外国记者管理部门早就关系紧张,半岛电视台制作了‘中方无法忍受’的节目。这次拒签显然向外国驻京记者发出了一个‘信号’,长期的驻外记者都能读懂它。”

*“不教而诛”与媒体环境恶化*

“这名华裔女记者政治立场激进”,究竟如何激进?“她与外国记者管理部门早就关系紧张”,究竟如何紧张?为何紧张?“半岛电视台制作了‘中方无法忍受’的节目”,究竟是什么节目?为什么会让中方无法忍受?单仁平或中国外交部对这些谜语没有做任何说明。

在中文当中有一个词叫“不教而诛”,即不做出说明、警告就杀人。当今中国当局对陈嘉韵的做法显然在很多人看来有些“不教而诛”的味道。

国际媒体不方便使用这种太传统的中文成语,但它们还是有殊途同归的说法。例如,日本主要报纸《朝日新闻》星期三就此发表报道,题目是:“中国驱离半岛电视台驻华记者,不说明理由。”报道说:

“陈嘉韵在2007年赴华就任,从中国发出大约400条新闻报道,内容涉及广泛,包括外交、经济和人权等问题。半岛电视台英语节目的负责人发表声明说,‘我们的中国报道是一流的,希望中国赞赏我们报道的真实性。’”

又例如,法新社在星期二发出的报道:

“总部在纽约的保护记者委员会表示,‘中国当局拒绝延续陈嘉韵(Melissa Chan )的签证显示了媒体在中国的环境的真实恶化。”

*适得其反的威胁*

假如说,中国当局是想通过驱离陈嘉韵来威胁驻华记者,那么,至少从目前来说,这种威胁看来是取得了适得其反,或曰搬其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效果。外国记者并没有变得乖乖听话,开始给中国当局唱赞歌,而是发出了中国当局大概是更不想听、不想看的报道。

英国《独立报》星期三发表记者克里斯托弗·波丁从北京发出的报道,题目是,“中国镇压媒体,半岛电视台记者陈嘉韵被驱逐。”报道说:

“驱离陈嘉韵被认为是中国惩罚国际媒体的最新尝试。中国当局不喜欢国际媒体的新闻报道,并认为国际媒体的报道是给中国的国际形象抹黑。”

*陈嘉韵与中国*

中国在争办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时候曾经信誓旦旦地表示,将大幅度开放国际媒体在中国采访的自由。在北京奥运会之后,中国当局表示,奥运期间的国际媒体所享受的采访自由不会收缩。然而,近年来,形势出现逆转,而且每况愈下。

加拿大多伦多《环球邮报》驻北京记者马凯(Mark Mackinnon)星期二发出报道,把陈嘉韵在中国的情况跟中国的媒体自由倒退联系起来:

“半岛电视台英文部富有勇气的记者陈嘉韵的记者证被吊销,星期二乘飞机离开中国。...她报道中国的‘黑监狱’这样的敏感新闻,招致中国安全部门的恼怒。因此,她今天被迫离开中国。陈嘉韵向世人显示,中国展示的新开放是不真实的。2008年以来记者所享有的更多的采访自由从来都是中国共产党及其执行者所赐予的,因而可以随时收回,假如你越过那些随时变动的看不见的界限的话。”

马凯的报道跟上面援引的《环球时报》评论员单仁平的评论对照阅读,颇有些异曲同工之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