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23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吉林"护生园"遭劫难 居士狗只齐蒙冤


狗只被屠杀景象

狗只被屠杀景象

吉林省辉南县佛教徒杨成辉,创建“护生园”保护流浪猫狗和其他野生动物,遭到当地黑恶势力打压,强索狗肉,当地政府也以种种借口和理由施加迫害,杨成辉质问:中国难道就不能有一个没有杀戮的动物大家园吗?

杨成辉是佛教居士,一年多来在当地高集岗村和小椅山水库办了两个护生园,保护流浪猫狗和野生动物。他说,他收留了屠宰场和流浪猫狗1500多只,现在还有8百多只狗,狐貉1万多只,家禽过千,家畜过百,“成功饲养放生自然的动物有:狐狸、貉子、獾子、梅花鹿、狍子和多种鸟类。”杨成辉说,佛教徒以慈悲为怀,养生放生本来是功德无量之事,却遭到恶势力和政府打压。

*杨成辉:县政府下令要“封园”*

星期四(5月10号)上午九点,吉林省辉南县政府方面来了两个干部,一位是县法院法官,另一位是水利局负责人。他们说,有村民告了杨成辉,县政府可能要收回护生园的土地承包合同。

杨成辉说,中国保护动物法律不健全,“一些人虎视眈眈盯着我的护生园动物直流口水。”他把护生园躲避建立在深山,“还是难以逃脱这些嗅觉灵敏的猎手围攻。”他说,县政府下达了口头命令,要取缔他的“慈光护生园”,而且,马上就要来相关领导来“封他的园子”了。万般无奈之下,他给国际动物保护组织和国际社会发出公开信,希望能挽救这些动物之命,“让他们有个远离杀害和恐惧的家园。”

*杨成辉:向佛人慈悲为怀,恶势力常索狗吃肉*

杨成辉是辉南农民,从小喜爱动物。他说,如今中国城镇乡村,很多人宠爱猫狗,但也经常出现杀狗吃狗、虐待和遗弃残疾宠物的现象,所以,他办起了这个护生园,收留残疾猫狗和其他动物,养生放生。他对美国之音说:“处在农村,经常看到杀狗的,吃狗的,还有流浪猫狗没有人养,而救过来没有人养,又没有地方放,非常可怜。我想这样下去也不行啊。后来我想,我要建立这样一个地方。让大家去救,我给大家养护。我让这些动物在我这里终老,有病的我给看,也就是这个心愿。”

杨成辉说,附近村里经常有人找他的麻烦,到他的园子里以喂养为由将流浪狗要走,但是出了园子门当街就把狗杀了,鲜血满地,得意的村民扬长而去,大享狗肉宴。

杨成辉说,他的园子最多收养了一万多种各种动物,经费除自己承担外,还有佛门捐助。他的园子名气很大,就连设在纽约“国际动物大赦”组织也经常将收留的流浪猫狗送到他这里,有时一天竟能送来几百只。但是由于种种原因,他的动物保护事业进展非常艰难:“国内这里法律漏洞比较大,还有我们当地的黑社会,这么说吧,有的村长镇长,哪怕是最小的领导都是黑社会性质的,加上县里的一些领导都是这样的。欺压老百姓,没有地方说理。就得用金钱进行交易,没有钱什么都办不了。”

*杨成辉:政府打压,罗织罪名*

杨成辉给国际社会发出的救助信说,3月1日,他所在的朝阳镇长率林业、武装部、公安、畜牧、防疫等多部门20多人、七八辆车来到护生园,指控他“搞非法经营,到处乱扔动物尸体,”使得周围百姓家动物都被传染上疾病。”更严重的是,镇长还怀疑他们是法轮功,“这是犯罪,得抓你去判刑。”

*政府推诿,回避问题*

美国之音记者就此电话找到镇长兼副书记于辉,但于辉不愿意正面回答问题,推诿了事。由于是县水利局代表政府要收回同杨成辉签署的林地合同,美国之音记者还给辉南县水利局的杨处长打电话,询问县政府在处理慈光护生园问题上有什么政策。这位杨处长说:“我跟政府没有关系,这里是我的辖区,我是搞旅游的,不是搞养殖的!”。

*辉南法官:这只是民事纠纷,三千元可摆平*

另外,由于辉南县法院也出面“解决”问题,美国之音给法官孙先生打电话,孙法官说这只是简单的民事纠纷:“他(杨成辉)不是养了一些狗嘛,结果狗跑出去,把人家的猪仔咬死八个,事情非常简单,没有多少钱,属于民事纠纷。”孙法官说,(杨成辉)大概需要拿出三千多元,就能摆平此案。具体赔偿金额尚未敲定。对于这点,杨成辉说,为了那些可怜的猫狗,让这些生灵得到佛的慈悲,他还能够应对。

香港星岛日报报道,国际动物大赦组织高度关注中国的“狗权”,因为中国社会虐待,贩卖,食用犬类的风气有增无减。仅今年5月2号一天,长春就从餐馆救出230条贩卖到那里的狗。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