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33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世界媒体看中国:薄熙来重来


原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

原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

当今中国公众十分关心的两大新闻:即原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问题、以及山东临沂盲人“赤脚律师”陈光诚的问题,依然是中国当局的禁闻。中国公众只能通过“曲线救国”、或“出口转内销”的迂回方式从外界获得相关新闻。

与此同时,薄熙来新闻和陈光诚新闻成为报道中国的国际媒体此伏彼起的二重奏。

在中国执政党共产党4月10日以含糊笼统的“严重违纪”的理由宣布停止薄熙来中共中央委员会委员、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职务一个月来临之际,过去三个星期被陈光诚新闻压倒的薄熙来新闻在国际媒体当中又大有卷土重来、再领 风骚之势。

*薄熙来依然是争议话题*

星期五,日本主要的工商新闻报纸《产经新闻》发表驻中国记者矢板明夫从重庆发出的连续报道的第一部分,题目是“因缘的政敌 / 先发制人的胡主席”

矢板明夫在报道中首先讲述了薄熙来在其当年的大本营重庆人气未衰,依然为市民的话题、争议的议题。有市民甚至说,“假如中国现在就举行选举,薄熙来肯定是国家主席。”

根据矢板明夫在重庆当地的观察,赞扬薄熙来的重庆市民认为,他改善了治安,拓宽了街道;他任职中共重庆市委书记之后,医院和政府机关的工作人员的态度也变好了。但重庆富裕阶层的人则批评薄熙来。一个房地产业界的商人恨恨地抱怨说:全国地价大涨,只有重庆没涨;薄熙来以有钱的人为敌,没有人来投资了。

总而言之,在重庆民间,中国全国民间,人们对薄熙来的看法依然是难以达成共识。赞扬他的人认为,他是难得的真正为广大民众谋福利的领导人。反对他的人则认为,他是一个欲达目的不择手段、邪恶得可怕的人。

*胡锦涛煞费苦心乎?*

与此同时,在中共高层,如何处理薄熙来问题,显然正在让中共最高领导人、国家主席胡锦涛头痛。

由于中共依然没有对薄熙来提出明确具体的罪名,公布有关的信息,薄熙来为什么倒台,中共最高层为什么要扳倒薄熙来,就成为外界合理想象驰骋的疆域,或阴谋论纵横的乐土。

矢板明夫的分析性报道显然难免被指责为难以证实的阴谋论、或合理想象。例如,他如此描述了胡锦涛主席在处理薄熙来问题时的各种考虑:

“如今的胡主席并不是要旗帜鲜明地打出改革派的旗帜。但据信他认为薄熙来在重庆推行类似于文化大革命那样的保守政治运动,这种手法危险。熟悉中共党内权力关系的中国消息来源表示,在今秋中共党代会上将中共总书记职位移交给习近平之前,胡锦涛主席有理由必须让薄熙来下台。

“据认为,假如薄熙来在党代会上进入最高领导层,他就有可能动用重庆方式排除政敌。届时,因家人的经济问题而引起非议的温家宝总理,以及现在的胡锦涛派的人马就有可能被逼进死角。

“另外,薄熙来跟中国前国家主席江泽民统领的圈子关系良好。胡主席来跟江泽民派之间有激化的‘太上皇争夺战’,即对下届中共领导层的影响力的争夺。因此,薄熙来的存在也是个麻烦。”

薄熙来到底为什么被扳倒,媒体或公众可以查证的关键信息依然是千呼万唤不出来。如今,国际媒体和中国公众依然只能是雾里看花,隔山打牛,难免被中国当局指责为“妄加议论”,“传播谣言。”

不过,在薄熙来问题上,当局所谓的“谣言”后来大都变成了中国网民所戏言的“遥遥领先的预言。”

*投鼠忌器说“打黑”*

薄熙来先前在中共高层权力斗争中失势,被逐出京发配重庆。他在那里轰轰烈烈地经营了五年,让他一度有了再次问鼎中共最高领导层的势头。他在重庆曾经一度的“东山再起”靠的是所谓的“唱红打黑,”即动用政府力量鼓动并命令民众大唱1950、1960年代的歌颂共产党的歌曲,动用强力手段、包括酷刑手段打击他所说的黑社会势力。

如今,随着薄熙来的倒台,重庆越来越多的酷刑问题浮出水面。美国《纽约时报》星期五发表记者黄安伟(EDWARD WONG)从重庆发出的报道说,中共领导层目前正在调查薄熙来治下的重庆的酷刑问题;然而,这样的调查也让目前的中共领导层很挠头、很棘手,很有点中国成语所说的“投鼠忌器”的为难:

“尽管北京当局以‘严重违纪’为由正在对薄熙来进行调查,但具体调查重庆打黑问题的官员必须小心谨慎,战战兢兢,因为中国最高层好几个领导人在重庆展开打黑运动期间去了重庆,并公开称赞薄熙来的打黑行动。

“预计要接替胡锦涛担任国家主席的现任副主席习近平对打黑运动曾表示赞扬。据中国官方的新华社报道,习近平在2010年12月到重庆的时候,还参观了打黑成果展览。那条报道已经在新华社网站上被删除。”

不幸的是,新华社网可以删除,其他网站也可以不删除。今天的互联网用户用“谷歌”搜索引擎,可以很容易地找到如今让新华社尴尬的那条新闻:

“习近平肯定重庆“唱红打黑”
新华社 发表于2010-12-09
习近平近日在重庆调研时肯定唱红歌、读经典活动, 高度评价打黑除恶专项斗争。

*重庆继续理烂账*

今天的重庆显然又重新成为国际媒体的新闻热点。5月9日,日本另一家主要工商新闻报纸《日本经济新闻》发表记者多部田俊辅从重庆发出的报道,讲述了后薄熙来的重庆已经变了天,尤其是在酷刑问题上。当年是要忍受酷刑的人心里害怕,如今是轮到当年实施酷刑的人害怕了:

“中国共产党停止原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等职务即将一个月整。重庆市开始具体商讨跟香港企业进行接触,以便出售薄熙来所推动的一些房地产开发项目。另外,当局也在着手纠正当年的打黑运动的遗留问题,开始调查公安部门是否有刑讯逼供的情况。重庆全市摆脱薄熙来的动向很明显。”

“日前,重庆市召开公安工作会议。负责公安部门的中共重庆市委政法委书记刘光磊提出调查重庆是否有动用了酷刑和胁迫进行审讯,并要求曾经从事违法审讯的警察主动坦白交待。”

*风水流转阶下囚*

薄熙来当年在重庆可谓独霸一方,风光无限,纵横捭阖,“唱红打黑”,左右开弓,不可一世。当时重庆监狱人满为患,刑讯逼供大行其道。不过,薄熙来一直矢口否认重庆有任何的刑讯逼供。

但在“打黑”运动中被枪毙的重庆人樊奇杭生前说,他被秘密关押在一处军人营地长达五个月,被铐在一根铁柱子上,有一次连续五天被手铐铐在上边,只有脚尖可以碰到一张桌子。他的手铐深深勒进手腕,以至于他的看守有一次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才解下来。

樊奇杭临死之前的诉说,和伴随诉说的录像显示的他手腕一圈的疤痕,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否足以证明薄熙来治下的重庆确实是有酷刑发生,这些问题显然目前还是投鼠忌器的中国当局面临的难题。

但风水轮流转。当年薄熙来抓人很痛快,给人加罪名也很方便。如今,他被抓也很痛快,被加罪名也很方便。英国大报《卫报》驻北京记者塔尼亚·布拉尼根在星期四发表的有关薄熙来近况的报道,就很有点“风水轮流转”的反讽味道:

“有关的各种指控日益增加。各种内部消息透露和谣言都在说,倒台的中国领导人薄熙来如何囚禁敌手,抢夺他人资产,甚至窃听最高层领导人的电话。有关他的妻子谷开来谋杀英国商人尼尔·海伍德、从事非法金钱交易的各种说法也越传越离奇。官方的调查结果随时都有可能公布。薄熙来目前因违反党的纪律而受到调查,谷开来则被司法机关羁押。

“谷开来、甚至是薄熙来都可能面临死刑。中国国营媒体说,这一案件显示了没有人可以超越法律。”

布拉尼根报道的副标题是:

“中国最有权势的人一旦受到法外惩处,他们的地位和金钱便毫无用处”

布拉尼根在她的报道中这样解说了薄熙来所遭遇的“法外惩处”:

“在今年3月被解除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职务之前不久,薄熙来就从公众视野中消失。看来,他是消失在中共对外部公开的法外调查体系之中。一旦进入那个体系,他就可能被单独监禁长达六个月,而且不能见律师。”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