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44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武汉秦永敏婚礼,警方严密监控


秦永敏王喜风在婚礼上

秦永敏王喜风在婚礼上

中国知名持不同政见人士武汉居民秦永敏和与其志同道合的山西女子王喜凤结婚典礼,星期天在警方严密控制下举行。许多参加者受阻后没能抵达武汉,婚礼现场外发生多起抓人事件。不过,也有官方同情人士对新人表示祝贺。

中国资深异议人士秦永敏和山西女子王喜风的婚礼,星期天(5月13号)在武汉举行。参加这场特殊婚礼的约六十位客人中,除零星亲友外,绝大多数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异议人士,访民,独立参选人以及热衷中国民主运动的人士。有参加婚礼网友在推特上说,有好多国保也在现场监视和拍摄。

*50后秦永敏敢言,70后王喜凤支持*

秦永敏,59岁,中国资深民间政治学者、异议人士,曾是武汉钢铁工人,上世纪70年代末“民主墙”时期,他在武汉主编民主刊物《钟声》,1981年被捕,1982年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刑8年。1993年以扰乱社会治安罪判处两年劳教,1998年发起成立民主党,后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2年,2010年获释,目前处政治权利剥夺期。

王喜风,是山西人,生于1975,1998年毕业于山西师范大学,是秦永敏政治上的支持者,她称秦永敏是自己“尊敬的老师”,和“知心爱人”。

*“只准接礼,莫谈国是”*

武汉有关当局对这对新人的婚礼高度重视,希望不让这场婚礼成为全国异议人士集结场合,为此多次向秦永敏和王喜风施压。

星期天上午八点过后,正在化妆的准新娘王喜凤对美国之音说:“我的感觉是,婚礼当中每做一件事,每说一句话都要经过(当局)他们。昨天国保又不是又来了,其中一个人传达了上面的那项要求:对于(婚礼)到场的,只收贺礼,其他政治敏感词一句都不能说,我觉得这是对我们公民权的一个很大侵犯。我很不理解,很愤懑,我能高兴得起来吗?”

*拦截婚礼参加者*

秦永敏和王喜风结婚的消息网上传出后,许多人自愿前往参加,不过,一些人途中遭拦截。王喜风说:“全国各地好几百的新朋友,老朋友被限制不让来,山西太原一个叫李茂陵的,先到北京,然后到武汉,结果在北京就被扣押,关进黑监狱,还有一个朋友要来看我们,结果在武汉一处公园被打。”

星期天上午十点,婚礼在武汉青山区醉江月楼最终得以举行,王喜风傍晚再度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一些朋友婚礼现场外受阻,还有的没有到场就被抓,好端端的婚庆喜事蒙上重重阴影。

江西省独立参选人刘萍特意赶来参加这场婚礼,但遭警方拦截,抓进派出所,期间她目睹警方抓捕浙江异议人士张宏海,阻止其前往婚礼现场的情况,她对美国之音说:“我可以见证,浙江的张宏海被带到青山湖红钢城派出所,他的身上和两个手臂,以及腿上的衣服都撕烂了,衣服上还有血,两个手臂和腿上还擦破了皮。张宏海说,有十多个警察打他……”

伴随这场各界高度注目婚礼的还有其他暴力拦截场面。在婚礼酒楼外面,湖南邵阳的尹俊安遭拦截。他对美国之音说:“我刚到酒店门口,几个便衣就上来了,说是要看我的身份证,我原以为是酒店防止闲杂人员进入,于是我掏出身份证件给他们看,看了以后,他们就要我上车。我于是要看他们的证件,他们不给我看,坚持叫我上车,我不上,这时七八个人一下子冲上来,对我施行暴力,我就高喊:‘打人啦,打人啦’”。

*婚日寄语*

秦永敏和王喜风的这场婚礼,在当局的重重暴力拦截、设限和阻挠下结束。夜幕降临武汉,新婚夫妇秦永敏和王喜风走在武汉喧闹大街上,心情沉重复杂。

当局限制秦永敏接受采访,但王喜凤对美国之音说,尽管当局干扰了他们的婚礼,但是应该感谢所住街道居委会主任到场贺喜,送来红包。另外,国保人员中也人送来礼金祝贺,毕竟还是体现了人性关怀的一面。

新娘王喜风还说:“共同理念,受民主人权的理念(影响)让大家聚到一起,真是不容易,我特别感动,特别感谢来自全国各地的朋友对我们的无限支持。我和秦永敏老师一定不辜负大家期望,这是我们和中国公民共同的希望和事业。”

据了解,当局依然限制秦永敏离开武汉,这对新婚夫妇外出旅行,“走遍祖国南北东西”的蜜月旅行计划能否实现,还需拭目以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