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43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世界媒体看中国:怪异新闻薄熙来


薄熙来与薄瓜瓜(资料照片)

薄熙来与薄瓜瓜(资料照片)

二十世纪著名的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的先驱领军人物胡适之博士据说有一句名言,“历史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女孩子。”

胡适之博士是否确切说过这样的话,他是否被人断章取义地歪曲,都是一些依然有争议的问题。然而,中国执政党共产党原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在被免职之后,大有变身为一个任人打扮的女孩子的势头。

支持薄熙来的人认为,他是一个一心为大众谋福利的好共产党领导人。反对他的人则认为他是一个口是心非、心狠手辣、贪财贪权、欲达目的不择手段的阴谋家、野心家。还有人(如中国总理温家宝)则担心他可能再给中国带来“文化大革命”那样的浩劫。

近日来,薄熙来又身不由己地成为怪异新闻的主角。

*怪异新闻之怪*

有关薄熙来的怪异新闻是,日本主要工商新闻报纸《产经新闻》旗下的晚报小报《富士晚报》(夕刊フジ)5月11日刊登一条惊人的中国政治新闻。那条新闻内容惊人,标题也惊人:

中国“倒台大老”薄熙来专访!真相首次被揭开
(中国“失脚大物”薄熙来氏を独占インタビュ_!初めて明かされる真实)

自从3月中旬中国人大年度会议结束以来,薄熙来本来已经人间蒸发,没有外人再看到他。如今,《富士晚报》报道说,日本国会新闻社副社长宇田川敬介在4月26日,也就是在薄熙来被免去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职务之后一个多月见到并采访了薄熙来。这一消息在国际媒体间引起的反应显然像“白日见鬼”或“咸鱼翻生”一样让人惊讶。

*重重怪异加可疑*

《富士晚报》的那条报道内容可谓怪异。其怪异表现在好几个方面。首先是身为新闻人的宇田川敬介挖到了全世界独一份的大新闻,却如此之谦虚,谦让、内敛;挖到了如此之大的独家新闻却自己不发表,而是任由并非以报道严肃新闻而著称的《富士晚报》的一个或一帮不具名的写手来转述发表。

再者,《富士晚报》所转述的宇田川敬介的话合情合理、有鼻子有眼、栩栩如生,属于英语当中所谓的“too good to be true(妙得让人不敢相信)”的范畴。人们知道,虚构的文学作品可以更方便地做到合情合理、有鼻子有眼、栩栩如生。

《富士晚报》的报道说,宇田川敬介在中国国家安全部和中国警方的监视下,在北京饭店跟薄熙来聚餐;从薄熙来任职大连的时候宇田川敬介就跟他交情深厚,在2000年左右,薄熙来和妻子谷开来要闹离婚,宇田川作为外国调停人参与了离婚调停,调停成功,薄谷没有离婚。

《富士晚报》所转述的宇田川的合情合理、有鼻子有眼、栩栩如生的话举例如下:

1)“宇田川说,‘聚餐开始的时候谈了很多以前的事情,中途薄熙来开始说涉嫌谋杀英国商人尼尔·海伍德的妻子的坏话。自调停达成协议以来,他们夫妻一直是分居。之所以没有离婚,是为了孩子,也是为了避免妨碍他的仕途。薄熙来不否定妻子杀人,但后悔道,当初要是离了婚就好了。’”

2)“(聚餐即将结束时,薄熙来得知被指控贪污舞弊的日本民主党创始人小泽一郎被宣判无罪的消息。)从自己所处的立场出发,薄熙来来对小泽显然感到同情。宇田川说,薄熙来显露出高兴的表情,说‘在日本,政界人物可以复活...。’在聚餐结束时,薄熙来说,‘I shall return(我将东山再起),’然后走出房间。

*妙得让人不敢相信*

从《富士晚报》的报道来看,宇田川敬介的采访可谓完美至极,尤其是报道最后一段描写薄熙来跟他分手时以英语发出的抒怀豪言“I shall return”,配上音乐直接就可以合成为高度完成的电影。

显然,由于其高度完美,《富士晚报》的报道也受到了国际媒体的高度怀疑。

《富士晚报》以惊人的标题发表的所谓独家报道发表好几天之后,主要国际媒体,如美联社、路透社、法新社、《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等各大通讯社和报刊对它置若罔闻,只字不提。

或许更说明问题的是,《富士晚报》的惊人的独家报道发表之后,日本的主要通讯社共同社和时事社、和主要报纸《读卖新闻》、《朝日新闻》、《每日新闻》《日本经济新闻》也都不约而同地对它只字不提,齐刷刷地给了它一个“狗不理。”

最奇妙、最诡异的是,《富士晚报》的母报《产经新闻》也对其惊人的独家报道视而不见,置若罔闻,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说起《产经新闻》,不禁让人想起中国的一句老话,“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去年《产经新闻》曾经在日本独家报道中国前国家主席江泽民去世。三个月之后,江泽民死而复活公开参加辛亥革命纪念活动,弄得《产经新闻》非常尴尬。

*国际媒体的运作*

现在不清楚《产经新闻》对自己的子报爆出的大新闻置若罔闻,究竟因为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并发症所致,还是另有苦衷但目前还难以对外人言。

但有一点似乎可以肯定,这就是国际媒体,包括日本主流媒体在报道中国新闻的时候多是相当小心谨慎,不见兔子不撒鹰,不敢轻举妄动,不敢轻易追随看似非常刺激、非常有噱头但难以查证的新闻报道。

美国已故的著名科学家卡尔·萨根有一句在科学界得到普遍认同的名言,“非同寻常的声言需要非同寻常的证据。”(Extraordinary claims require extraordinary evidence.)

显然,《富士晚报》所报道的白日见鬼般的薄熙来独家采访属于非同寻常的声言,国际媒体,包括日本媒体以及《富士晚报》的母报《产经新闻》还没有找到非同寻常的证据。

*“白日见鬼”的余谈*

“白日见鬼”是一种极其罕见的现象。即使是比喻意义上的“白日见鬼”也是一种罕见的现象。

在中共90多年的历史上,被中共党中央定了大罪之后又跟外人正式会面的,似乎只有1940年代在中共延安“整风”运动被打成反党分子和国民党特务的中共著名知识分子党员王实味。

在批评当时的中共领导层搞特权、不关心基层民众和士兵的死活之后,王实味被打成反党分子和国民党特务。后来,中共当时的最高领导层又安排王实味跟访问延安的中外记者见面,要王实味帮助向中共外界宣示,延安“整风”运动并没有进行残酷斗争无情打击。

外界对当时中共的宣传半信半疑,但毕竟是见到了王实味。然而,后来的情况发展表明,当时的中外记者只是白日见鬼。他们看到的王实味已经是死定了的行尸。

1947年7月,中共以大刀砍头的方式处决了王实味。当时的中共最高领导人毛泽东还对砍掉王实味的头发表了一通颇酷的黑色幽默,以及显然是虚情假意的抱怨:““砍头不是割韭菜,赔我一个王实味。”

王实味这种的下场,或许会让薄熙来的支持者不禁为他倒抽一口冷气,或捏一把冷汗。

然而,薄熙来的支持者或许可以聊以自慰的是,薄熙来毕竟不是王实味。至少就目前而言,如今的薄熙来见到外国记者不像当年的王实味见到外国记者那么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