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22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万延海: 国际组织在中国的自我审查


2010年9月14日,我在美国著名学府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公共卫生和人权中心讲学,介绍中国艾滋病和人权问题,特别是输血感染艾滋病人员的维权和受到迫害的情况,也涉及我本人和所在机构遭遇政府打击的情况。与会的一名国际组织人士询问,国际社会如何声援中国艾滋病维权人士和组织?我当即表示,国际社会最重要的事情是停止在中国事务上的自我审查立场,而不是需要为中国维权人士做特别的工作,因为实际上大家都很忙碌。当然,如果国际组织可以积极参与支持中国维权人士,也非常有意义。

我举例说,一些国际组织,比如福特基金会,1989年中国政府镇压民主运动后,采取低调、与中国政府合作的方式,求得生存和发展,逐步介入中国的社会发展和公共政策事务,是有意义的,也做了大量有意义的工作。但20年过去了,越来越多的国际组织来到中国,大家如果继续沿袭20年前成功的“自我审查”,不仅无益,而且伤害了中国公民社会的发展。

近年来,中国公民社会组织和各种形式的维权运动蓬勃发展,中国公民运动需要来自自身的动力,也需要来自国际社会的道义和资源支持。但大量来到中国的国际组织,不仅不能站到发展和维权的第一线,而是自我设限,靠近政府或项目资金完全通过政府,或者选择不得罪政府的立场,带来下列不良后果:强化了国际组织在华自我审查的政治正确性,令更多组织学会自我审查,以为不和政府合作就是错误;国际社会在华不能表达良知,对一线工作的组织,特别是参与维权和政策倡导的组织,不能提供道义和资源支持;通过国际组织资金的影响力,受其资助的组织也学会自我审查,从而导致一线组织更加孤立。

问题还在于,当国际组织选择自我审查,和中国政府合作,其人员内心就需要为自己的立场辩护,从而更多人士潜移默化地开始同情中国政府的侵犯人权立场,不仅为自己的沉默辩解,更为中国政府的人权纪录辩护。国际组织也需要为自己的项目成绩游说;中国政府表面的蛮横和私下的掩护,满足了大量国际组织的需要。如果成绩不好,可以说中国政府不好合作。稍有一些表面上的业绩,就用自己熟悉的语言在国际上为自己游说,从而再次误导国际社会的道义和资源,而对中国社会发展和维权运动无益。

今天,我们看到很多国际组织人士在国际上为中国政府游说,而不是为一线工作的维权人士辩护。如果国际组织不能放弃自我审查,对中国公民社会发展不仅多余,而且有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