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08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用画笔填补被消失的六月


六四天安门屠杀事件已经过了26年,在中国依然是“不准言说”的禁忌,湖南画家莫鸿勋用画笔填补被消失的历史片段,他的作品和勇气给洛杉矶的观众带来震撼。

每年都有六月,也许,除了26年前的那个六月。

来自香港的画家和收藏家蔡继明曾在中国的图书馆查看年历。他表示:“每年都有大事记,你如果翻1989年的时候,会发现六月不存在。”

尽管中国政府试图掩盖1989年六四天安门屠杀事件,历史没有因此消失。今年春天,蔡继明把他过去几年收藏的一批由湖南画家莫鸿勋创作的系列作品带来洛杉矶,为62岁的莫鸿勋举行生平第一次个展。

莫鸿勋第一次个展

蔡继明2008年第一次看到莫鸿勋的作品。他说:“我一看,觉得非常震撼。”

广场上空盘旋着无数的魂魄。

蔡继明说:“不但是在天上飞,而是在天上燃烧,我看中国画几十年,我没有看过能够有这么震撼的作品。”

这幅巨画标题叫《无题》,有些人认为用“无奈”更接近事实。莫鸿勋接受美国之音采访说:“我在六四发生的半年内,我们在老家湘潭做过一个展览,展览当中就封 起来了,不能展了。现实情况不允许你展览,这个事件不是单单对我个人,六四事件对大部分的有良知的中国人,它基本上都会留下深刻的印象。我认为中国冤死的 灵魂太多了。”

不让青史蒙蔽

莫鸿勋通过画笔来记录历史。他表示:“中国大陆采取把历史掩藏起来,所以说我的画在中国展览,可能没什么太多的意义,因为大家不懂,屏蔽了嘛。”

但洛杉矶的观众看莫鸿勋的广场系列,却能心领神会。画家埃米莉·哈尔彭指出:“我猜想上面的是统治者,所有的人都必须向他拜倒,他们仿佛被吸进了隧道。”

这幅画给哈尔彭带来什么感觉呢?哈尔彭表示:“绝望、黑暗,也许是灵魂的污染,暴政的污染,没有自由。我欣赏他单刀直入处理困难的题材。”

毛泽东文化

莫鸿勋认为毛泽东文化的阴魂不散。他说:“毛泽东的文化现在还没有结束,还在延续。就是我们对领导的那种匍匐,都发生在我们的周围,到现在为止。就是像神一样那种致敬,实际上我们的政治成为一种宗教了,一种政治的宗教。”

波莫那理工学院的美术教授庞樱观察人物的造型和线条。她表示:“芭蕾舞者倾斜的线条像是舞蹈动作,但表现的不是舞蹈的美,而是人类勇气的美。这个艺术家把许多东西缠绕在一起,像现实和理念,平民和士兵,庞大的政府和小老百姓,所以他的画有许多层次,让观众玩味。”

蔡继明说:“我们这里有一组画叫《不准言说》,中国老百姓说话的,他表达的是真实的社会现象,但我们国家的政府不喜欢这样。”

不准言说偏要说

蔡继明指出:“所以其中有一个作品,它说,上帝说,不准说,但该说的还是要说。所以我们就跑到美国来说一下。”

莫鸿勋坚持知识分子的良心,拒绝指鹿为马,颠倒黑白。莫鸿勋说:“我看到的眼中的黑白,不是像酒肉文化说的那种黑白。”

哈尔彭看着“不准言说”的系列,她表示:“这是很有深度的作品,很悲伤,扭曲的五官代表了无法自由表达的痛苦。

莫鸿勋说:“我认为我走过的路是对自己负责,我也没有太多的什么要求啦,按我的本能活下去,该画的,该写的,我会继续。要承担什么后果,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但是我会坚持这条路走下去。”

德米特拉对莫鸿勋的《不准言说》系列印象深刻,她说:

“尽管我们说不同的语言,但我们看得懂,我们都想要自由,我们也有能力过自由的生活。他是一个非常勇敢的画家。”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