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35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专家:亚洲和新兴国家改变世界格局


亚洲和新兴国家的影响力正在改变着世界格局。不过,一个知名经济学家认为,在这个漫长的转变过程中,亚洲新兴经济体和西方发达经济体均面临挑战;那些掌握金融和自然资源、同时能够适应并做出改变的经济体才能在这个转变中成为赢家。

渣打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李籁思(Gerard Lyons)认为,应当从更为广阔的视角看待当前这轮全球性的危机。他在华盛顿经济智囊机构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发表演讲时说,应当从权力平衡由西方向东方转移的角度来看待这场危机。李籁思说,

“我的看法是,这个转变仍处于初始阶段,并将持续相当长的时间,需要几十年,很多年,而不是几个星期或几个月的事。这个转变显然表现在经济和金融实力方面,而不是军事实力的转移。”

尽管亚洲在这场危机后的复苏中表现出色,但众多经济学家仍然强调并警告,亚洲的复苏并非脱离西方而使然,这个新兴地区仍然在很大程度上依赖着西方。

渣打银行的经济学家李籁思说,人们在谈论这场危机的时候,很少考虑到全球经济总量的变化。他说,当前全球经济总量有61万亿,是十年前的一倍;因此,过去十年全球经济处于蓬勃发展时期。但是他指出,新兴经济体的经济繁盛仍有赖西方发达经济体的蓬勃发展;在西方近期难以蓬勃发展的情况下,新兴经济体面临着挑战,也就是需要在推动自身增长方面做得更多。

李籁思说,新兴国家面对的挑战在于改变其增长模式,但这需要时间。金融危机发生后,东方和西方在危机根源问题上互相指责。西方有观点认为,中国等国家的高储蓄率对这场危机负有责任,而中国领导人则对这种说法予以驳斥。李籁思认为,这场危机反映出金融体系的结构性溃败以及失衡的全球经济,但是高储蓄的确负有部分责任。

他说:“中国在很大程度上向外输出通货紧缩,因此CPI数字也就是消费者价格指数应当被重新命名为‘中国价格指数’。西方央行在做出应对时,将利率维持在过份低的水平。此外还有‘贪婪的群体’,包括金融部门、投资者、储蓄者等所有追求高收益者。从这方面讲,储蓄方造成了影响,将全球储蓄从东转向西。它令短期和长期利率均处于比应有水平更低的程度。”

亚洲开发银行行长黑田东彦今年5月曾表示,亚洲国家需要调整自身经济,以助全球经济的重新平衡。黑田强调了亚洲国家在这方面所需做的三方面努力:一是改善社会安全网络,以降低亚洲国家过高的预防性储蓄;二是为中、小企业提供帮助;还有就是从深度和广度上扩展亚洲的债券市场。不过,李籁思说,黑田虽然提出了三点,而当时各国除了在改善社会保障方面达成共识,对其他两点建议却显得没有兴趣。

尽管存在增长结构转变方面的挑战以及其他方面的制约,亚洲和新兴国家对现今全球实力平衡的撼动已经是不争的事实。李籁思在谈到中国的角色时,便将其喻为“罗宾汉”和“超人经济”。他说,中国在国际间扮演着取之于富国而用之于穷国的劫富济贫的角色,这令中国不仅在经济方面,也在政治方面受益。

亚洲和新兴经济体实力的增强对于美国和西方国家意味着什么?李籁思认为,在这种实力均衡转变过程中,西方,尤其是美国,需要拥抱的是开放,而不是保护主义。此外,他认为西方还需注重在成本与质量方面的得失、美元地位受到的侵害和挑战、以及这种转变对地缘政治的影响等。

李籁思认为,在这个漫长的实力转换过程中,那些拥有资源和适应转变者才能胜出。他说:“赢家是拥有金融资源者;赢家是拥有自然资源者;赢家应该是那些有能力适应和改变者。”

他说,许多人对于美国和英国等西方国家在这个轮回中的表现较以往感到更为悲观,但他相信美国和英国显然拥有适应和改变的能力。不过,李籁思说,在意识到具备这种潜质的时候,还需要具有全球化的言行和眼光。

关键词:美国,西方国家,亚洲,新兴国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