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27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走进美国:美国的协助犬是怎样炼成的


美国人爱狗可是出了名的。但这里有非常多的狗狗不仅是宠物犬,而是专门用来帮助残障人士和某些疾病患者回归正常生活,它们叫做协助犬,assistant dogs。

卡拉•格雷格住在马里兰州的哥伦比亚市,她的家人都在别的城市。因为患有多发性硬化和间质性肺病,她需要佩戴氧气箱,并时常感到虚弱,疼痛,缺乏握力。因此,协助犬汤克成为她的好朋友兼好助手。

她说:“汤克是我的生命线。他让我变得活跃,快乐。他帮我走进这个团体,与其他人在一起。他真的像连接我和团体之间的生命线一样。”

其实不仅是格雷格,在美国,很多残障人士都会选择申请一只协助犬来重获自由和独立。协助犬的种类有很多,除了人们最为熟悉的导盲犬之外,还有助听犬、服务犬、 治疗辅助犬等。

想要成为汤克这样的协助犬可不是一夜之间的事。在美国,有一些地方专门训练协助犬,坐落于马里兰州劳雷尔市的“菲多自由”组织,Fidos for Freedom就是其中之一。

会长罗恩·麦克戴德介绍说:“‘菲多自由’组织是一个非盈利、由志愿者组成的机构。我们的任务是服务社区,为这里的残疾人提供服务犬、治疗辅助犬、教育犬等来帮助他们。”

协助犬是怎样炼成的

协助犬的炼成必须“从娃娃抓起”。候补犬出生8周后就会被送到精心挑选的寄养家庭,由志愿者代养,为幼犬的社会化能力打下基础,以让它们逐渐熟悉人的生活。

乔安妮·威尔逊是“菲多自由”组织的协调人。她说:“我认为让狗在一个有不同家庭成员的环境里是十分有益的,这样能使它们更好的了解人类行为。这样当它们和将来主人在一起时,它们准备得更好,更有机会成为一只出色的助手犬。”

波林·皮科克是马里兰大学学习动物科学的一名学生,她申请代养了一只幼犬。皮科克坦言,饲养协助犬和宠物犬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我必须对她非常严格。她不能跳到家具上,不能吃人类食物。我必须专注于她需要学会的东西,因为将来有一天她会帮助某个人,我要确保她能有基本的素养。”

每周三,她与其他代养者都来参加这里专门提供的幼犬训练课程,学习基本口令、手势等,以让幼犬听话、有教养。

当幼犬大约1岁时,就要和寄养家庭说再见,正式走入课堂 。“菲多自由”组织的狗狗不去训练学校,而是被送去马里兰西部的一个监狱。他们的老师也不是科班出身的训练员,而是经过培训的囚犯。囚犯的时间充沛,正适合全天候训练和提升这些狗狗的技能。

监狱项目协调人简·哈福德说:“小狗们去了那里,回来以后变成训练有素的协助犬。我们一向欢迎它们回来,看到它们两周内开始与新主人一起训练感到很值得。”

集训半年“出狱”的狗狗经过专家的配对,将与新主人作为团队,共同学习如何默契配合。

患有脊髓小脑性共济失调的马克·康纳和他的协助犬马蒂就是学员之一。康纳的母亲玛德琳·比尔里见证了他们的学习过程。

她说:“他其实不知道什么是停,什么是放下等不同的口令。所以他们俩都需要一起熟悉。看着他们学习这些口令真是一种很美妙的体验。”

康纳的母亲说,马蒂远不止是儿子生活上的帮手,还让他结交更多朋友。很多人因为好奇马蒂过来搭讪。

她说:“这也给了他一个机会,就像‘嘿,我是一个特殊的人,我可以讲这只狗都帮了我什么,这些人想了解我和我的生活⋯⋯’他就像一个让你成功的机遇,作为母亲,看到这些真的非常欣慰。”

不仅是母亲,康纳也是充满感激。

“我爱他,”康纳说。“他是我的救星。”

协助犬与宠物犬的区别

美国残疾人法案规定,对公众开放的州和地区政府、企业和非营利组织,必须允许服务性动物陪伴残疾人在一切公众可以进入的场所内活动。但有些服务犬仍旧被拒之门外。

“菲多自由”组织外联主管桑德拉·鲍尔说:“残疾人士必须准备好维护自己的权益,因为不是每个人都知道这个法案,也不是每个人都喜欢这些狗。这是你要习惯的一点。”

不像一般的宠物犬,工作的协助犬是不能被抚摸或者挑逗的,这对很多的人来说真是一件难以忍受的事情。

格雷格谈起汤克,说:“人们都喜欢他。当他穿上马甲的时候,是不能被抚摸的,因为这样会使他分心。但人们看见他就想摸他,他们总是‘噢⋯⋯我真希望我可以摸摸汤克。’”

格雷格和汤克

即使在家脱下马甲的汤克也兢兢业业地为主人忙前忙后。不过,这个朝夕相处3年的团队也没有日夜太平,再亲密的伙伴也有“拌嘴”的时候。

格雷格回忆说:“有时我可能把东西掉地上了,我会说 ‘汤克,捡起来。’而他就在那站着看。我说‘汤克,捡起来啊。’他就站着看。我给朋友说,那样子就好像他在说‘凭什么你不捡?我总是给你捡东捡西,’”她笑道。“你需要想办法克服这些问题。通常我告诉他,如果他捡起来给我,我就给他一块食物。他可是个吃货。”

协助犬工龄不同,一般为8至10年。退休后,有的永远和主人生活在一起成为宠物犬,有的则会被送回训练中心作为治愈犬。 格雷格坦言,一想到将来要退休的汤克,心里会很难过。

她说:“真的很难⋯⋯因为你们之间形成了一种纽带。这就像你和一个人一样,比如你的孩子、另一半,或者至关重要的人。你和你的狗也产生了这样的情结。它懂你,你懂它⋯⋯”

而把大半生都奉献于为主人服务的协助犬,也会永远记得与主人相处的这些最美好的时光吧。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