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12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昂山素季开启和解之路


缅甸仰光民盟总部门外,民盟的拥护者们正在抢购印有昂山素季及民盟旗帜的纪念品。(美国之音朱诺拍摄)

缅甸仰光民盟总部门外,民盟的拥护者们正在抢购印有昂山素季及民盟旗帜的纪念品。(美国之音朱诺拍摄)

缅甸大选尘埃落定,昂山素季的民盟取得了压倒性胜利。随之而来的是关于新政府首要任务的讨论,从总统人选到与美中等大国的关系,从惩治腐败到发展经济,众说纷纭。然而,昂山素季在大选前后反复强调的一个词是:和解(reconciliation)。这无疑将是民盟上台后最核心的任务,而昂山素季早已开启了全国性的和解行动。

新政府的首要任务

民盟在大选中赢得了议会上下两院的绝对多数席位,顺利获取新政府独立组阁权,也将下任总统的提名权牢牢掌握在手。昂山素季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再次强调,自己将是新政府的实际决策人。尽管观察家们流露出对各种实际操作中困难的担忧,但相对来说,总统人选问题已经没有多么重要了。

民盟粉丝之父子档。(美国之音朱诺拍摄)

民盟粉丝之父子档。(美国之音朱诺拍摄)

新一届政府的对外政策不会有多大改变,外交方面将延续前政府的大国平衡政策。在媒体聚焦的密松水电站问题上,重启建设并不表示缅甸开始倒向中国,彻底停建也不应该看成是对华的反动。促进经济发展作为新政府上台后的重要工作,基础设施建设仍然是重中之重。缅甸政府的决策当然是以本国的发展和利益为前提,但时机、民意、对旧政府暗箱操作的调查、以及与少数民族的和解将会使争议项目的重新审定延后一定时期。

根据透明国际组织(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公布的2014年国家腐败指数,缅甸在全球175个国家中排在第156位。在记者采访中,多名缅甸公民异口同声地表示,腐败问题是缅甸的首要问题。仰光一家智库的研究员言图做出了形象的比喻:“腐败有两种。同样是播种、发芽、开花、结果,在有些国家,腐败只是吃掉了花朵或果实,而缅甸的腐败是连种子都吃掉了。”

历史学家吴丹敏也表示,“民盟的胜选提升了民众对昂山素季清理腐败和改进政府工作效率的期望,但是,缺乏对国家机器的直接控制将会使她的工作格外困难。比如,警察部门(受军队直接管理)本身就是一个腐败问题的焦点。”

和解是解决其他问题的基础

大选前,民盟曾作出规定,党内各级候选人必须对内公布自己的财产,并授予民盟随时调查自己财产的权利。民盟以此来保证领导团队的清廉,但是,对于旧政府中腐败官员的惩罚力度和打击范围将涉及到民盟与旧势力的关系,是对立还是合作,是彻底清算还是既往不咎,这并非一个“非黑即白”的选择。

昂山素季既然表示了将“像邓小平那样治理缅甸”,她大概也会认同邓小平“稳定压倒一切”的根本方针。缅甸经济社会的发展离不开“稳定”这个前提,而全国性和解正是这个前提的基础。民盟在大选后表示,将组建一个致力于和解的政府,和解,将是新政府上台后最近一段时期的核心任务。

缅甸的全国性和解至少包括三个方面:与军队和旧政府官员的和解、宗教和解、以及民族和解。这三个方面中,与军队及旧政府和解是相对容易实施的,而民族和解则是最困难、最棘手的问题。

与旧势力和解

尽管自己被军政府关押、软禁了长达20多年,昂山素季在获得自由之后,就开启了与军方的和解之路。她多次参加建军节一类的活动,表达自己对保卫国家的军队充满敬意。她也多次表示,自己的父亲昂山将军正是缅甸军队的创始人,昂山提出的“同一血脉,同一声音,同一命令”的口号,至今仍是缅甸军队的座右铭。

军队和巩发党仍然是缅甸政治版图中不容忽视的力量。缅甸国会两院中,军队仍持有四分之一的保留席位,宪法同时规定了,政府中内务部长、国防部长、和边境事务部长必须由军人担任。民盟虽然在大选中获胜,但其成员当中缺乏有治国经验的领导者也是众所周知的。昂山素季是否会邀请巩发党中的技术官僚或专业人士加盟新内阁,将显示出她与旧势力和解的诚意。

大选之后,在民盟胜势初现时,昂山素季就曾叮嘱过支持者们,不要刺激失利的对手,不要让他们没面子。她说:“我们国家现在需要的是有气度的输家和谦卑的胜利者。”紧接着,她向总统登盛、军队总司令敏昂莱、议长瑞曼发出邀请信,希望在下周与他们会面。对方对她的邀请也做出了积极的回应,这被视作双方就进一步和解达成共识的信号。

宗教和解

罗兴亚人的问题曾令昂山素季饱受非议,民盟上台后,如何处理这个问题将会受到西方人权组织的关注。但是,在绝大多数的缅甸人看来,西方人权组织根本不了解缅甸的国情,而一味地强调佛教徒对罗兴亚穆斯林的歧视和排斥,却不提罗兴亚人对佛教徒的暴力与掠夺。

现在的状况是,缅甸政府用国家机器强制隔离了罗兴亚人,让他们生活在难民营一类的帐篷里。昂山素季能够给予罗兴亚人的帮助有限,她能够做的,顶多是改善一下难民营的居住环境,而不可能在公民问题上让步。

回溯历史,缅甸曾经有过民主政府。奈温于1962年发动军事政变,推翻了吴努的民选政府,结束了缅甸14年的民主体制。而吴努在孟加拉非法移民问题上的软弱是导致军队夺权的原因之一。在没有完全掌握军队或实现军队国家化之前,昂山素季即使有对待罗兴亚人温和一些的念头,也不可能在公民权这样的根本性问题上做出改变。

更重要的宗教和解是与佛教极端主义者的和解。虽然从结果来看,佛教极端主义代表维拉督在大选前夕对昂山素季的批评并未在选民当中起到颠覆性作用,但佛教僧侣阶层仍然是可以对百姓产生重大影响的人群。大选结果出来之后,维拉督第一个跳出来,质疑民盟的执政能力,并表示,如果新政府试图废除不久前通过的《种族和宗教法案》,他将带头抗议。

若想保证缅甸社会的“和谐稳定”,昂山素季需要与这些自己的批评者对话,从而使国内的佛教极端主义热潮降温。

民族和解

缅甸现在国家版图的形成,确立于二战后昂山将军与少数民族领袖签署的《彬龙协议》,以及在此协议基础上制订的缅甸第一部宪法。然而,这部1947年宪法的第10章专门写入了“脱离权”(Right of Secession)的内容,大致的意思是,任何一个省邦都有权退出缅甸联邦,但是,这个权力只能在该宪法签署并实施了10年之后方可生效。

独立十年后,掸邦各地的土司们发起了一场运动,虽然他们后来声称那只是一次要求“更大自治权”的行动,但以缅族为主的军方仍然视他们为“分裂主义者”。这是导致奈温发动军事政变的另一个原因,也是军方力争保留在国会中拥有话语权的理由。

此后的历史已经广为人知,缅甸各种民族武装与政府军长期交战,至今未能实现全面停火。虽然多支民地武已经在大选后表态,希望昂山素季能够带来真正的和平,但双方并没有足够的了解与信任,而信任却是实现和平的基础。

昂山素季上台后,一定会致力于构筑这种信任,但信任不应该是单方面的,需要双方的智慧和共同努力。少数民族武装对军队缺乏信任,对缅族整体也抱持怀疑态度,如何突破这一情结,昂山素季的个人魅力和声望或许会起到一定作用。不过,半个多世纪的武装冲突,造成的隔阂不是短时间能够弥补的,民族和解将是昂山素季倡导的全面和解当中最为困难的一环。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