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59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昂山素季接受美国之音专访


昂山素季9月18日在华盛顿接受美国之音专访

昂山素季9月18日在华盛顿接受美国之音专访

缅甸民主派领袖昂山素季在美国之音华盛顿总部接受了VOA资深记者斯特恩斯的专访。昂山素季告诉美国之音,她支持美国解除对缅甸的制裁。她认为,虽然缅甸军方的改革承诺还有待考验,但不必太担心缅甸的改革会走回头路。昂山素季还希望美国和中国能成为伙伴,帮助实现地区经济稳定。

问: 谢谢你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直奔主题吧。政治和经济改革还没有完成,下一步需要做什么?

答: 我们需要继续我们的进程。我们需要找到我们必须做什么才能使得我们的民主进程不会偏离轨道。经济改革必须一步一步的来。不仅速度很重要,次序也很重要。必须把速度和次序都调整好。因此,我们必须找到下一步应该做什么,有很多需要我们去做的东西。

问:最大的障碍是什么?

答: 我想我知道什么样的改革应该先行。

问:您是否支持美国解除对缅甸的制裁?

答:是的。因为我认为,现在是我们争取自立的时候了。对美国给予缅甸民主势力所提供的各种帮助,我深表感谢,而且我认为,制裁措施给我们提供了很大的帮助。有很多人声称,制裁伤害了缅甸经济,但是我不同意这种看法。就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报告来说吧,很明显地,制裁对于缅甸在经济上的影响并不是那么大,但是从政治上来说,意义就很大了,非常有助于我们为民主而抗争。

问:您是否认为改革已经走上了不归路?

答:这一点,直到军方完全彻底地承诺要改革,我还不能打保票。因为在目前的宪法之下,假如军方觉得有必要的话,可以随时将政府的各个部门接管过去。所以说,在军方旗帜鲜明并且持之以恒地支持民主进程之前,我们还不能说缅甸的改革是谁也阻挡不了的了。不过,我认为我们不必过于害怕走回头路。

问: 您谈到必须修改宪法,取消缅甸议会中固定的军人席位,您计划怎么做呢?

答: 我从来没有强调军人在议会中的固定席位,那是别人这么强调的。我对此比较不担心,我比较担心的是军队领袖一旦觉得有必要,可以接管政府职权的部分。当然,宪法还有其他部分和一个真正的民主制度并不相容。不过不管我们怎么做,不管我们对宪法如何进行修改,我希望这些改变是在军方自愿合作的情况下进行的。

问:您觉得军方现在为什么会参与改革进程?

答:改革事实上是由行政和立法部门开始的。事实上,是吴登盛总统开始进行改革,但是你必须记得,民主并不是只是由行政部门组成,也包括了立法和司法部门。立法部门也在推动改革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军队也是立法部门的一部分,毕竟议会席次中有25%是军人,但是我认为他们和行政部门有紧密的合作。我们缅甸缺乏的是一个独立、有效率的司法部门。在我们有这三个健全的民主架构之前,我们不能说我们的民主进程已经完成了。

问:您认为当下是否有什么因素证明现在已经到了缅甸实施这些改革的成熟时刻,或者什么因素使当局裹足不前?

答:他们在2010年的选举中说要把行政权交给文官政府。当然文官政府中大部分都是从前军人政府退下来的。不过他们的确举行了选举。很多人质疑选举的公正性。甚至美国也说,选举有很多问题。但是正式说来,这肯定不再是一个军人政府,而是一个文官政府。我认为这是一个跟军方关系密切的文官政府,因为很多成员是退役的军事将领。但是我认为吴登盛总统的改革愿望是真实的,现在我在议会任职已经有两个月了,我可以看到议会上院和下院的议长都非常致力于民主进程。

问:很多人利用推特向我们提出有关穆斯林遭受暴力攻击的问题,尤其是少数族裔罗兴亚族所受到的待遇反映了佛教教义吗?

答:社区之间的紧张关系在短时间内很难消散,阿拉干地区的紧张气氛已经持续几十年了。依我看,最近发生的一系列暴力事件是因为缺少法制而造成的,最初它们只是刑事犯罪行为,如果有关方面迅速采取行动,并维持公道或者让人看到公道,事态就不会激化到近乎这种几乎是全面的暴力行为。作为缅甸全国民主联盟,我们认为,人权必须通过法治得到保护,永远不能让忽视人权或者把法制搁置一旁的情况发生。

问:克伦族问题和克钦族问题是否有持久的解决办法?

答:持久的解决办法历来都很难实现。但是,他们必须坚持到底。我一再重复这里是缅甸,通过谈判达成妥协的文化氛围在这里比较弱。但是,我们必须培养能够达成妥协的能力。你如果要结束长期冲突,就要作好妥协的准备。假如一方或者双方都坚持自己所有的要求,也就是说,他们的要求必须百分之百得到满足,那么,就永远不会有解决办法。因此,我们必须通过谈判找到有关各方都能接受的解决办法。

问:来自脸书(Facebook)的问题:缅甸作家和艺术家能在当前的社会变革中发挥什么作用?

答:缅甸作家和艺术家和其他国家的作家和艺术家发挥着同样的作用,他们可以帮助塑造社会未来。并非是让他们塑造整个未来,因为塑造未来的人不只是他们,但是他们可以在其中发挥重要作用。如果他们认真发挥这个作用,把自己的作用与缅甸未来的变革联系起来,他们肯定可以发挥巨大的帮助。

问:您如何看待改善初等教育的问题? 也就是教育下一代的问题?

答:我们必须要改善缅甸的教育,绝无二话。不仅是初等教育、中等教育和高等教育,我们的整个教育体系很糟糕。当然,就拿初等教育来说,我们需要考虑孩子的早期发展,要从孩子出生前抓起。我们必须保证母亲有良好的营养,孩子得到正确的培养。现在已经证明孩子早期发展对社会非常有益,在社会成本上也很有效益。所以我们不要只局限于孩子的初级教育,我们要把孩子的早期发展和教育看成是一个整体。不过目前,我要强调的是职业培训,在缅甸办非正式教育,帮助所有那些没有得到很好教育的年轻人,培养他们自食其力。他们必须得到足够的教育,足够的职业培训,才能过体面的生活。


问:很多外国投资者希望前去缅甸,尤其是在制裁解除之后。您认为私营部门在职业教育方面能发挥作用吗?

答:当然能。我已经在我们镇开始了一个小型职业培训项目,我们在那里买了一小块土地,要在上面盖一个职业培训中心,这都是靠公民的私人资助才得以实现的。

问:您的国家跟中国有着悠久的交往历史。您担心中国和美国在当地的竞争会影响缅甸正在起步的经济发展吗?

答:我不认为我们应该把它看作是美国和中国之间的竞争,如果是竞争,我也希望是良性的竞争,而不是敌对性的,我们希望美中能成为伙伴,帮助实现地区经济稳定。

问:你认为美国在推动中国政府改善人权状况方面做得够吗?

答:这方面我觉得您会比我更了解。

问:最后一个问题,又是来自脸书的问题:在您多年遭受软禁的时候,是什么让您坚持了下来?您是否曾经感到那种处境可能永远不会结束?

答:我从未感到会永无止境,我真的没觉得我需要任何东西来帮助我坚持下去。我觉得,我自己走在自己选择的道路上,我完全做好了在这条路上坚持下去的准备。

问:你对其他国家那些跟您受软禁时处境相似的人们有什么说的?他们希望从您这里得到启示。

答:我首先要说,不要放弃希望,但同时我还要说,没有努力也就没有希望。你必须要付出,必须要努力。坐在那儿只是希望是不够的。你必须要努力工作实现你的希望。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