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28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前国务卿贝克:美应在全球进行选择性接触


前美国务卿贝克在听证会上(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前美国务卿贝克在听证会上(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在美国民众和总统参选人对美国是否继续在全球发挥领导作用持怀疑态度的情况下,前美国务卿贝克5月12日在参议院作证时表示,美国应该继续成为全球最卓越的领导者。与此同时,鉴于美国的实力是有限的,美国政府应该采取“选择性的接触”策略,来发挥其领导作用。前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多尼隆认为,如果美国正确地评估它的实力并选出合适的领导人,美国将在很长时间里继续成为全球最重要和最有影响力的国家。

前美国家安全顾问多尼隆(左)与前国务卿贝克在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作证(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前美国家安全顾问多尼隆(左)与前国务卿贝克在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作证(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星期四邀请在美国的外交政策上发挥过重要作用的前国务卿贝克(James Baker III)以及前国家安全顾问多尼隆 (Tom Dnilon) 出席听证会,探讨美国目前应该在全球发挥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在老布什总统任内担任国务卿的贝克在听证会上表示,二战结束70多年后,美国仍然是全球最为强大的国家,经济有活力和张力,军队是世界上最强大的,而且有从北约到东盟最广泛的战略同盟关系。他说,美国当然也有问题,这包括在国内,经济不振;在国际上,美国正在失去几十年来作为一个全球领导者所逐步赢得的尊重。还有就是,就像这次的总统大选所显示的那样,美国人正在失去对从华盛顿到华尔街这些现有建制的信心。与此同时,像中国、巴西和印度这些国家正在追赶美国。

贝克:美应继续保持国际领导地位

尽管如此,这位被认为是过去半个世纪最有影响力之一的政治家认为,美国应该继续保持在全球的领导地位。

他说:“在可预见的将来,我们应当继续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卓越的领导者。我们应当接受这样的责任,而不是收缩。如果美国不行使这个权力,其他的国家会。我们在全球有太多的厉害关系而不能不承担这个角色,即使我们可以这样做。”

贝克:在全球进行选择性的接触

不过,贝克表示,发挥全球领导作用并不意味着必须在派遣精锐的101空降兵和什么也不做之间做出选择。他认为,美国可以在不向外国派遣军队的情况下在政治、外交和经济上发挥领导作用。

他说:“我认为,美国应当继续基于‘选择性的接触’这样一个模式来规划行进的道路。这个将继续我们国家自从1945年以来一直采取的国际主义的做法认识到,美国在全球有它的核心利益,因此必须保护它们。与此同时,它也承认我们的力量是有限的这样一个事实。”

在里根和布什总统任内都担任过白宫幕僚长的贝克说,这样一个策略不是很轻易的可以被划归到‘现实主义’或是‘理想主义’这些传统的外交政策种类,但是包含了二者的精华,也有助于我们避免‘现实主义’的玩世不恭以及‘理想主义’的不切实际。他认为,根据‘选择性的接触’这样的蓝图,我们可以确定美国在全球至关重要的利益,然后使用我们外交政策中的所有工具来推动这些利益,这些工具包括动用美国的战略同盟关系、美国的经济影响力、外交资产以及军队这一最后的选择。

确定美国在全球至关重要的利益

在贝克看来,美国在全球至关重要的利益包括打击国际恐怖主义、管理中国崛起为全球性的大国到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与扩大自由贸易。

贝克认为,植根于美国价值观的‘选择性的接触’策略能够理解并体认到现实世界的复杂性,即一个充满艰难选择和痛苦权衡的世界。他说,尽管这个策略不见得会提供容易的答案或是快速的解决办法,但是可以为我们如何安然度过动荡不定的危险时期提供最有保证的指导。

世界需要美国发挥领导作用

他在回答曾经担任过该委员会主席的民主党参议员梅嫩德斯的提问时,以前南斯拉夫的解体为例说明美国发挥领导作用的必要性。

他说:“美国发挥领导作用时,人们会感激。他们会朝我们叫,有时候有一些不满,有时候会有嫉妒,但是他们希望看到我们领导。当我们领导的时候,他们感激我们。”

在奥巴马总统第一个任期担任国家安全顾问的多尼隆也认为,当今世界需要美国发挥领导作用。

他说:“我们在全球的利益要求我们继续参与全球事务。这种存在提供了保证,这是我们所希望看到的。美国的存在也使我们的盟友以及世界各地的朋友感到安心。例如,美国在东亚的存在,尤其是提供的核保护伞,维护了核不扩散的规范。我的确认为,人们需要我们在全球进行参与和投资,而且对美国领导作用的需求信号是在增加,而不是在减少。我认为我们满足这种需求是重要的。”

前国家安全顾问多尼隆在听证会上作证 (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前国家安全顾问多尼隆在听证会上作证 (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多尼隆:美国的整体实力无可比拟

目前是美迈斯律师事务所的副主席以及外交关系委员会的杰出研究员的多尼隆拒绝接受美国在衰落以及它改造这个世界的能力在下降的说法。他特别提到,这次总统竞选中一些极端悲观主义的说法以及对美国实力普遍缺乏的认可不仅是不确切的,而且是危险的,因为对我们目前的态势做出的不准确的诊断可能会导致美国做出糟糕的政策选择。

他在作证时说:“事实上,没有哪一个国家可以与我们一整套持久的实力相比-一个有张力的、强大和多元化的经济;丰富的人力和物质资源;独特的国际同盟网络;无可比拟的军事力量、强大的企业与创新文化;一流的大学和研究机构;充满活力的人口结构(大国中独一无二的);大有可为的能源未来;完善的司法体系以及一个很长的、强有力的国际领导作用的记录。”

多尼隆:正确的决策将确保美国继续成为世界第一号强国

多尼隆说,作为世界上最重要的国家,美国是要承受负担的。但是他认为,对美国的战略资产与负担做出的公平评估会让我们相信,如果美国采取正确的政策应对它所面临的挑战并选出合适的领导人,美国将在很长时间里继续成为全球最强大和最有影响力的国家。

在两个小时的听证会上,贝克和多尼隆回答了主持这次听证会的外交委员会主席考克参议员以及资深成员卡丁参议员以及委员会其他成员提出的范围广泛的问题,包括中东局势,伊朗问题、朝鲜、阿富汗战争、什么情况下美国应该在国外采取军事干预行动、南中国海以及如何应对中国的崛起等等,并提出了他们的建议和看法。

鲁比奥参议员在听证会上(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鲁比奥参议员在听证会上(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美国为什么要对北约以及日本和韩国提供安全承诺?

参加了今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弗罗里达州参议员鲁比奥在听证会上不点名地提到了共和党的推定总统候选人川普有关美国应重新思考对北约的安全承诺以及日本和韩国应考虑拥有核武器进行自卫的提议。

鲁比奥说,很多在经济困境中挣扎的美国人不理解为什么富裕的北约国家不能捍卫自己的安全以及美国在二战结束70多年之后还要在亚洲为日本和韩国提供安全保护的问题。

他问道:“如果美国的核保护伞不再涵盖日本和韩国,亚洲的战略环境会是什么样的?如果北约的作用大幅度削弱甚至解体,这个世界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景?”

贝克回答说,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我们会面临一个更加不稳定的世界,美国会面临更多的麻烦。他说,美国在全球的承诺有利于美国的安全。美国与日本和韩国的安全同盟是二战以来亚太地区和平与稳定的基石,而北约则是欧洲以及欧亚大陆和平与稳定的基石。

鲁比奥追问道,“有人提议‘为什么不让日本和韩国拥有他们自己的核武器,让他们自己保护自己呢?’”

贝克回答说,在他看来,获得核武器的国家越多,世界就会越不稳定。他进一步表示,自从二战以来,美国一直在防止核武器的扩散。他认为美国不应当放弃这个努力,否则会引发不稳定。

多尼隆反问道,如果没有美国在亚太地区建立的平台,你会看到民主在亚州的扩展、经济的繁荣和社会的发展吗?他说,你会看到核武器的扩散。在北约的问题上,多尼隆说,我们今天想当然的认为欧洲应该是稳定的、安全和繁荣的,但是欧洲的历史并不是这样。他说,没有美国在欧洲设立的机制以及不断的维护下,我们绝不能想当然的认为欧洲目前的成功是一个永久的现象。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