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05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巴尔的摩骚乱:一周年后仍在疗伤


距离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发生的那次自196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骚乱已经一年了。骚乱由一名非洲裔美国男子在警车内受伤死亡引发。六名巴尔的摩警察被起诉并等候审判。美国之音记者重返巴尔的摩并发现,尽管很多人还没有从那次骚乱带来的创伤中完全恢复,但他们仍然希望巴尔的摩能够变得更加美好。

2015年4月,巴尔的摩进入紧急状态。

以年轻非洲裔美国人为主的人群在连日的自发示威与暴力中和警察发生了冲突。至少20名警察受伤、250多人被捕、350家店铺被损坏。

前巴尔的摩警察局长安东尼·贝茨说:“这不是抗议,这不是你宪法第一修正案赋予的权利。这完全是犯罪行径,给一个面临不少挑战的社区带来了不必要的损害。”

一位抗议者则对人群说:“为世界默哀,为‘珍视黑人生命’默哀。但最重要的是为那位让我们大家走到一起的先生默哀。”

人们在抗议中这样呼喊:“他们有警徽,我们有声音。他们有枪,我们有声音。”

骚乱的起因是25岁的格雷被错抓后死亡。这一事件引发了全美国的关注,同时暴露了巴尔的摩的社会和经济困境。德里克·蔡斯长期从事社区活动。他说:

他说:“他们做出反应,是因为历史性的贫穷问题,是因为伯利恒钢铁公司和所有公司都撤离了,是因为巴尔的摩历史性的种族问题。”

14岁的巴尔的摩市民 切尔西·吉尔默说:“当我看到我的社区周围出现暴力的时候,我感到非常悲痛。”

骚乱给吉尔默带来的痛苦至今仍在她心中徘徊。她说,情况几乎没有好转。

她说:“我们年轻人的声音需要被听到。我们需要更多人去聆听我们的呼声,这样我们才能让事情变好。”

青少年心理咨询师罗纳德·莫顿正努力让这些年轻人把他们对骚乱以来所产生的情绪表达出来。他问大家:“你们的很多朋友死于非命,对不对?”

巴尔的摩很多黑人青年抱怨受到歧视、就业就会流失、失败的学校和对警察根深蒂固的不信任。杰瑞德·约翰逊-贝希望巴尔的摩成为最好的城市。他说:

巴尔的摩居民杰瑞德·约翰逊-贝说:“我希望我们社会中每个人都能够在同一个平台上得到感激。”

社区活动人士蔡斯说:“我实际上不把那次骚乱看成是负面的。我认为,那是人们所需要的火花,不仅改变人们的生活,而且培养能够改变我们社区的架构和设施。”

有的市民说,取得的进步难以被衡量。还有人相信,人们如今有更强烈的愿望要把巴尔的摩变成一个更适宜居住城市。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