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4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您的孩子在美国:巴市骚乱中的中国留学生


发生在美国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的骚乱已经过去几个星期了。这场由抗议警察暴力的游行转为少数人打砸抢烧的暴力活动是如何影响生活在当地的中国留学生的呢?这就是我们今天节目的话题。在巴尔的摩市有许多来自中国大陆的留学生在当地的几所大学里学习,仅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就有大约1500名大陆留学生。当骚乱的电视画面在中国的电视里播放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家长肯定是非常担心了。那么,家长朋友们,您想不想知道您的孩子们是如何看待这个事件 的呢?下面就是美国之音记者初晓和若昆从巴尔的摩发回来的报道。

上午十点刚过,在实验室里忙活了半天的唐诗语可以坐下休息一会儿了。她打开了电脑,接通了远在江苏泰州的家里,和妈妈通过Skype视频通话,聊了几句家常,妈妈就问到刚过去的巴尔的摩骚乱上去了。

【唐诗语和妈妈的通话】

“你们那边骚乱怎么样?有没有平息下去?
--反正我觉得自从那天他们报了警察被起诉以后就没什么问题了…...”

在巴尔的摩生活了两年的唐诗语是马里兰大学巴尔的摩分校医学院的博士研究生。
她的专业是研究毒理学。她还记得当时听到骚乱发生时的情景。

“儿行千里母担忧”,虽然唐诗语觉得自己很安全,但是远在万里之外泰州的母亲却紧张得不行。

【江女士--唐诗语妈妈】

“当然了,很担心的,因为看电视上介绍比较严重。所以我们很担心,立刻跟她联系。作家长的都是这样,首先关心她的安全问题。最好就是不要出去吧,因为她住的地方离骚乱比较远,就是那两天就在家里吧。学校那个附近骚乱比较严重。”

现在,距离骚乱发生几个星期之后,被砸毁的房屋窗户已经用木板遮挡起来,被烧毁的药房便利店,墙上痕迹犹在,但是街上的车辆行人穿梭依旧,继续正常生活,但是,这次事件在当地社区和美国社会中造成的深刻影响,却不是短时间就能消退的。

距离马里兰大学医学院十几公里以外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是一所历史悠久的私立大学,也是中国大陆留学生比较集中的地方。学生们刚刚经历过紧张的期末考试,现在可以悠闲地躺在草坪上晒太阳,玩飞盘,谁能想到,几个星期前离开这里几个街区的地方曾经发生过打砸抢烧的骚乱呢。该校商学院三年级的中国同学王羽来自南京。他承认,他们的生活不同程度地受到骚乱的影响。

【王羽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商学院本科生】

“到了下午三四点钟我室友回来,他告诉我说他有认识的朋友在市中心发现暴乱变得非常严重了。于是他就告诉做好准备,去买点吃的放在家里,预防到时候出不了门。我当时还有点不太相信,怎么会这么严重呢。因为毕竟生活里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过了没两个小时,学校就给大家发了邮件,告诉大家发生暴乱了,很危险,呆在你的房间里不要出门。当时大家觉得还挺可怕的,因为大家并不知道我们学校会不会受到影响,只知道在几个block之外发生了暴乱。于是大家就下楼去超市买东西。结果超市里排着长队,东西都快被买光了。然后,因为我们考虑到自己住在二楼,我们为了预防万一,因为二楼比较危险,还特意跑到附近的朋友家去过夜,因为朋友家是高层,底下还有专门的警卫,我们觉得安全一些。”

虽然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校园距离骚乱发生地点有一段距离,而且学校也采取了各种安全措施,让学生们不要外出,但是远在大洋彼岸的中国学生家长们并不知道这些,他们只看到电视画面上各种令人恐怖的镜头。卢思豪是电脑系的学生,他的父母就紧张的不行。

【卢思豪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电脑系本科生】

“他们非常的关心我。那天晚上我做完作业抬头一看,发现我收到六条微信信息,每一条都比前一条要急,都说你怎么样你,没事儿吧。我都觉得他们以为我在那儿死了。然后我就回了一个视频通话,说我一切都好都没事儿,我还是非常安全的,然后他们就放心了。所有的家长都很着急。”

骚乱发生后,巴尔的摩实行了从晚上十点钟开始的宵禁。而那个星期,正赶上一年中最紧张的期末考试。街上的餐馆都早早打烊,让这些习惯学习到深夜的学生们饿了只能吃方便面,而且学校的图书馆也都关门,这就更加让在马里兰大学法学院攻读法学博士学位的宋思扬非常郁闷。

【宋思扬 马里兰大学法学院博士研究生】

“基本上期末的一个月,法学院的学生都是住在学校里。每天都在图书馆呆到很晚。学校关门关图书馆对我们学习的影响非常大。”

那么,宋思扬的期末考试考得怎么样呢?

【宋思扬 马里兰大学法学院博士研究生】

“不怎么样。因为在教室跟大家一起考的时候气氛比较好。我自己在家考的这几门效果一般般。”

但是,也有在宵禁期间发生的成功故事。孙洁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化学与生物分子工程专业的学生。化学与生物分子工程是能让学生们紧张得分秒必争的专业,但是孙洁却似乎能应付裕如。在课外时间里,她不仅竞选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的下任主席,而且还参加了由中国学生组成的无伴奏合唱团,并且负责外联合舞台监督的工作。我们所说的这个成功故事,就是他们的演唱会。

【孙洁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化学与生物分子工程专业本科生】

“当时那一周正好是我们的演唱会。我们的演唱会定在八点,但是宵禁的话大家必须在十点之前回家。所以八点的演唱会有点晚。所以我们所有的海报、通知都得提前到六点。各种跟大家联系,跟学校联系,然后跟其他的concert也重了。其实也挺不方便的。那一周是我们演唱会之前的最后一周,所以我们每天都要排练到很晚。我们原来是不排好就不回家睡觉,结果就是每天八点就得放人走。其实也挺不方便的一个事情。”

虽然骚乱造成的宵禁给他们的演唱会带来了排练和演出时间的困难,但是演唱会却取得了成功。这悦耳动听的歌声,不仅能让在异国求学的中国学生产生思乡之情,难道不是他们在经历过骚乱惊吓之后心情的写照吗?

这次的巴尔的摩骚乱,也让这些之前从未来过美国的中国留学生开了眼界,让他们更深入地了解了美国社会。 这些中国留学生在中国国内并没有经历过什么大规模的骚乱,在他们的生活中也没有什么不同种族的纠纷。

宋思扬、唐诗语和马里兰大学药学院的博士研究生李文静平时会结伴到马大校园边上的星巴克去买咖啡。从咖啡店再向前走不远,就能看到骚乱的痕迹。这些女孩子孤身来到异国他乡求学,首先就是要学会保护自己。

【宋思扬 马里兰大学法学院博士研究生】

“我觉得巴尔的摩确实不是一个特别安全的地方。不像比如在国内大城市晚上在路上走不会怕。你个人不会怕,或者是坐公交车也不会怕。但在巴尔的摩你就要小心。如果是一个人的话就不要把手机拿出来,走路时小心,注意周围环境。坐公车也会太不一样了,也许除了你以外,整个公车上全是黑人。所以大家还是比较有安全意识,其实没有碰到过特别危险的事情。”

药学院的李文静则认为,坏事其实可以变为好事。对她来讲,这次骚乱就不能说是
一无是处。

【李文静 马里兰大学药学院博士研究生】

“可以说是增进了我对这个城市的了解。对我来说感觉是个益处。因为作为留学生来讲,我们对这个世界有很多的未知,很多的疑惑。经历一些这样的事情的话,可能帮助我们更好的认知周围的环境。认识到种族的矛盾可以被激化到一个什么程度。通过看系里其他同学的反应,你也可以感受到你生活在一个多元化文化的氛围之下,大家是怎么样作反应的,有什么样的立场什么样的态度,是有帮助认识周围的环境的。”

【王羽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商学院三年级学生】

“与此同时,接下来发生的一件事情让我非常感动。第二天我在看facebook的时候,我们中国学生可能没有感受到,但是facebook上很多美国同学都在share他们的照片,他们走上街头和一些当地人一起参与到重建工作中来,比如说他们帮忙恢复街头的秩序,帮忙清扫垃圾等等。这个让我特别感动,因为我昨天觉得巴尔的摩市一个混乱暴力的城市,今天我突然看到这个城市的居民对于自己社区的凝聚力,他们的感情。但是我就蛮佩服我这些美国同学的。我就在想,如果在中国我的家乡也发生了这种比较严重的事情,我能不能像他们一样,在事情平息的第二天,坚决地走上街头,进行家乡的重建工作?”

家长朋友们,看了我们今天采访的这几位中国留学生,您感觉他们成长了吗?您还会为他们担心吗?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