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4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国际机构批去年中国媒体遭遇62条禁令


国际记者联合会1月31日发布报告,批评中国政府2009年对媒体秘密下达多项报导禁令,禁止报导一系列被他们视为敏感的问题与事件。不过有观察人士认为,尽管当局收紧媒体控制,但对中国网民获取信息的影响还不算太大。

国际记者联合会星期天在香港外国记者俱乐部发布以“中国抓牢控制:2009年媒体自由”为题的报告,批评中国当局2009年加强对媒体、对网络内容的控制并详细列举了中国对国内与外国媒体、香港和澳门媒体下达的一系列禁令与设置的障碍。

报告列举的禁令从2009年1月份“媒体不得报导燃油税的消息”开始,到11月份“媒体不得报导香港立法会选举”、“只允许南方周末报导跟奥巴马的采访,其他媒体不得发表”为止,一共列出62项中国政府在2009年下达的媒体禁令。

报告说,由于在中国搜集有关资讯的困难,列出的单子并不完整。报告列出禁令的范围涵盖赵紫阳回忆录、四川地震遇难学生家长、疾病控制、新疆骚乱、官员解职、囚犯死亡、司法官司、领导人家属腐败指称、地区污染、影星裸照以及形形色色的社会新闻与事件。

国际记者联合会的报告还提到互联网搜索引擎巨头谷歌最近拒绝过滤中文搜索内容并指称谷歌系统与电子邮箱遭黑客袭击的事件。

国际记者联合会秘书长艾敦.怀特呼吁国际社会坚持原则立场,“反对针对在中国从事新闻工作记者的权利实行任何形式的限制,包括没完没了的官方禁令与2009年的新规定,这令当地的传统媒体记者与网络记者几乎完全不能从事他们的工作”。

*谷歌事件是拐点*

深圳作家朱健国对美国之音说,在过去一年里,他对新闻封锁、言论封锁加剧的感受深刻。他认为,中国政府对媒体的管制已经不像过去若干年所持续进行的简单封杀,而是有一个整体计划。

朱健国说,谷歌事件是一个拐点,标志着中国文化锁国的开始,开明政治的结束。他说:“30年前,邓小平打开国门,要与西方、与美国、与国外的普世价值进行接轨,中国30年的进展是建在这个基础之上的。现在胡锦涛他们要结束30年的文化开放,尽管经济开放可能还将继续,但是至少他们想在文化开放上进行转向。”

朱健国说,当人民有了互联网这个在官方传统媒体之外的又一选择时,网络立即遭到严管。他认为,中共实行的是一党专制的党天下,不允许人民有选择权,完全背离了60年前对人民做出的承诺。

*禁令越多,翻墙乐趣越大*

浙江网络作家昝爱宗曾经是一名记者。他认为,不论中宣部对媒体下多少禁令,其实都没有太大效果。他说,中宣部的禁令针对的是官媒,对地方媒体使用官方新华社通稿的要求更多的是一种商业行为,利益驱动,因为全国各地大大小小的传统官媒都要花钱购买新华社的稿件。

昝爱宗对美国之音说,实际上传统媒体在中国已经式微,特别是对年轻网民来说。他说:“对很多人,尤其是80后,他们都可以掌握互联网,都可以把传统媒体上得不到的信息通过他们的方式来传播,这种传播导致中宣部的禁令无效。中宣部的禁令也就是让传统媒体听话而已,网民又不听中宣部的。网民说,你爱禁谁禁谁,我又不归你管。”

昝爱宗说,看传统媒体的中国人就不会得知2009年在网上曝光的躲猫猫、邓玉娇等事件的真相,也不会知道中国网民智斗互联网防火墙的“草泥马”。昝爱宗认为,当局对传统媒体下越多禁令,只能让更多的网民学会翻墙,享受翻墙的乐趣。

中国自2009年一开年就以“扫黄打黑”为名开始了“网络整风”。据中国公安部2009年12月31日披露的数字,2009年抓获犯罪嫌疑人5394人,一共关闭淫秽色情网站、栏目9000多个,删除网上淫秽色情信息150余万条,查破刑事案件的数量约是2008年的4倍。在过去一年里中国不断传出消息,有不计其数的中文博客被屏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