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30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鲍彤序: 真相产生于自由交流


鲍彤资料照(美国之音 张楠拍摄)

鲍彤资料照(美国之音 张楠拍摄)

“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刘少奇的潜台词想必是,好在历史不是共产党写的。理所当然的事情,一到中国就办不到了,使国家主席不得不发此浩叹。

今天的中国又何尝不是如此?历史,中共自己的及其敌人的历史,国内外一切与本党直接或间接有关的历史,哪怕殷纣王、秦始皇,哪怕金日成、波尔布特,必须归本党写!而且,也唯有本党,才拥有随时随地改写之权!

党的报刊、电台、教科书正在这样传播历史,党所资助的娱乐消遣作品就在这样热销历史,党的理论和文献的编译机构更是义不容辞地在这样创作历史。这些机构,规模之大,合作之密,用力之巨,罗网之细,古往今来,无与伦比,也许只有存在于奥威尔名著中的“真理部”差堪与之比拟。

这些历史制作者的使命,是随时随地用党当前的立场观点,去剪裁和改写党所不喜欢的各种史实。每当党的立场观点有所调整,不管是大变还是小变,他们都有责任及时地改造历史,使过去的历史也能够跟得上党的眼前的行动的方向和节奏。

在歌颂邓小平镇压学生的同时,反对向学生开枪的总书记赵紫阳当然必须在历史上被消失。为了掩盖毛泽东撕毁《十七条协议》的真相,达赖喇嘛当然必须被中共一口咬定为藏独。为了证明夺取政权的合法性,毛泽东屡屡对之高呼万岁的蒋委员长,当然也必须被毛亲自定性为坐享其成的摘桃派。不管哪个独夫民贼,只要本党正处在和他亲密合作期间,他就必须被铁定为天命所归的当然领袖。

党的意识形态,对于一切被领导者(即使是血统无产阶级,更不要说非无产阶级了),正如列宁所说,是必须由党“从外面灌输进去的”。所以,罄竹难书的被如此这般改造过的历史,就统统进入了从娃娃喂起的儿童奶品,成为青少年为了应付考试必须倒背如流的八股,是成人立身处世必须有趋有避的准则或禁区,当然也是凭借“软实力”和“大外宣”免费赠送给国际友人的有奖甜点心。

基于什么生死存亡的考量,纯抽象的面子工程如今成了赤裸裸的现实利益的核心?凭借什么奥秘,造假作伪居然得以公然风行?采用哪些特技,指鹿为马才近乎天衣无缝?他们依靠什么力量,使历史的见证者们要么默不作声,要么心甘情愿作伪证? -- 诸如此类带有制度性的疑难杂症,个个是探讨中国特色无法回避的课题。

揭开当代中国之谜是一巨大的工程。 《解密时刻》在不同时期不同领域中萃取了一组实例。一斑来自全豹,又以共同的DNA反映着全豹。人们得以自由顺畅地交流信息而免于恐惧之时,真相大白的日子就不远了。

鲍彤
2013年 2月 于北京家中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