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01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国民众祭拜赵紫阳 纷纷赴赵府人数空前


2013年1月16日,在北京的上访人士展示纪念赵紫阳的标语(博讯)

2013年1月16日,在北京的上访人士展示纪念赵紫阳的标语(博讯)

2013年1月17日是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逝世八周年祭。数百名各界人士来到赵紫阳家中,祭拜这位因反对武力镇压参与民主运动的学生而下台的前中共改革派领导人。观察人士表示,中共新一代领导人上台后释放出一些好的信息,但解决六四问题不能光靠领导人,公民自己也要去推动。

*雾霾之中纪念赵公逝世8周年*

星期四,北京连日的雾霾仍挥之不去,虽有阳光,天却仍灰蒙蒙,不见民众渴望的蓝天。这一天,1月17日,是因六四事件下台的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逝世8周年纪念日。

一大早,许多来自各界的人士冒着仍未散去的雾霾,陆续来到赵紫阳生前寓所、北京东城富强胡同六号,祭拜这位被尊称为“赵公”的前中共改革派领导人。

*王志华:今年比往年来的人多*

赵紫阳女儿王雁南的丈夫王志华对美国之音说,今年来祭奠赵紫阳的人士包括前新闻署长杜导正、前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研究员姚监复、前中央党校理论研究室副主任杜光、“天安门母亲”发起人丁子霖教授,以及赵紫阳原籍河南的乡亲等。不过他也表示,没有任何体制内的官员或他们的代表到场。

“今年,我直观的感觉,就是来的人比以前多了,是比以前多很多,在院子里站的满满的。有一些人已经很久没来了,像胡佳。至于你说当局批准谁可以来,谁不可以来,我们不是太知道。但我们直觉就是来的人很多。”

*王雁南:没有官方人士祭奠*

与六四事件息息相关的民间组织“天安门母亲”的发起人、前人大教授丁子霖的独子,在六四事件中被戒严部队开枪打死。丁子霖今天也像往常一样来祭拜赵紫阳。丁子霖对美国之音表示,她在同赵紫阳女儿王雁南交谈时问过温家宝来过没有,或者派人来过没有,王雁南的答复同以往一样“没有”。

温家宝总理在六四期间是中央办公厅主任,曾陪同赵紫阳到天安门广场看望绝食的学生。

*丁子霖:有尊严地坚守是我们不移地信念*

丁子霖代表“天安门母亲”在祭拜赵紫阳的留言簿上写下今年的感悟:“尊严重于生命。有尊严地坚守,是我们不移地信念。”

赵紫阳去世8年,现在的民众应该从哪方面缅怀这位前中共领导人呢?前赵紫阳助手、政治秘书鲍彤认为,赵紫阳跟别人不一样,他把人当人,而别的人是把人当做工具,当做傀儡、劳动力或战斗力。

鲍彤(资料照片)

鲍彤(资料照片)

*鲍彤:中国的希望在于每个人用自己的脑子来想,自己的手来做,自己的眼睛看 *

“也就是说,把本来的人当做人,而不是领导的对象、管理的对象。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特点。中国的希望在于每个人用自己的脑子来想,用自己的手来做,用自己的眼睛来看。不需要用别人的眼睛来代替自己的眼睛,用别人的脑袋来统治自己的脑袋。”

胡佳因参与推动中国的民主在2008年4月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3年半。出狱后,胡佳又被软禁在家中前后长达2年。今天是他过去5年来第一次来祭拜赵紫阳。

“赵紫阳是一个怀有良知的公民和政治家,是这个国家建立以来仅有的几位有良心的前中共高官。他就是在这个社会中顶天立地的公民。”

李凤华来自河北省保定市,是中国众多访民中的一员。她和其他一些访民日前在北京南站打出纪念赵紫阳的横幅。

“我们怀念他正值,不畏权势,尤其是没有对六四没有镇压。我们挺敬佩他的。大多数访民都在怀念他、纪念他,并参与怀念他的活动。”

1989年春,一场以学生为主的“反腐败,反官倒”的民主运动在北京和各地展开。但是这场民主运动却被当局定性为“动乱”,在6月4日遭到军队的血腥镇压。

*王志华:对新领导人蛮期待*

六四事件到今年已经24个年头。习近平等新一代领导人在去年11月中共十八大上接班,他们将如何面对六四事件,是外界关心的又一个问题。

赵紫阳的女婿王志华说,大家对十八大,对新一届领导人是蛮期待的,毕竟是新一届领导集体,期待他们有所作为,尽管他们推出的新政策,好像看起来是形式上的,也是个进步,挺大的进步。但是在六四问题上,很难判断他们将会怎样做。

“但是我觉得六四这个事,不是对赵紫阳个人的事。六四这个事,在历史上一定会有个交代的。至于是什么时间、怎么样,就看他们怎么判断,或者他们怎么做了。我没有办法去猜的。”

*丁子霖:方向好 路漫长*

丁子霖也认为,新领导人出台的一些政策,方向可能是好的,但道路是漫长的。

“我觉得,从现在出台的反腐败措施来看,应该是好的方向吧。但是他们能走到什么程度,过程有多漫长,很难预测。”

*鲍彤:解决六四领导人和公民都有责任*

鲍彤则表示,解决六四的问题,不仅是领导人的责任,更是每个中国人的责任。

“我们不仅对新的领导人抱有希望,而且要对自己抱有希望。我们不仅希望新领导人负起责任来,而且我们每个人也要负起这个责任来。如果他们能够做好事情,他们负起很光荣的责任。我们支持他们。如果他们不做呢?那么我们对他们只能施加压力,没有别的办法。如果我们不施加压力,那么这个责任在我们。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个责任就是你说了没有,想了没有,看了没有,做了没有?”

*胡佳:不能等,必须做*

胡佳也表示,虽然现在的领导人对当年六四的镇压不负有直接责任,但他们仍然是既得利益群体。他说,直到现在,他不认为他们有智慧和勇气来改变中国一党专制的现实。因此,他说,“我们不能等,必须去做”。

“这个世界的转变,绝对不是共产党恩赐我们的。他们完完全全来自有多少反抗,有多少对这种暴政的觉醒和反击” 。

*姚监复:解决六四出路-改朝换代或民主宪政*

姚监复2004年3月和5月曾有机会见到被软禁家中的赵紫阳。他说,平反六四有两条出路。一是被打倒的人上台执政,二是实行民主宪政。

“一种是改朝换代,一种是民主宪政。像国民党从蒋介石到蒋经国到李登辉到马英九,才能给2.28平反。六四的平反,必须是跟中国的民主化同步。不可能民主化没推进到一定程度,就突然给六四平反。”

姚监复说,从目前来看,虽然给六四平反遥遥无期,但是可以采取一种办法淡化六四,如采取怀柔手段,给六四受害者点抚恤金,或者好处。

据参加祭拜赵紫阳活动的人说,今天有好几百人络绎不绝地来祭奠赵紫阳。富强胡同六号门外有便衣公安和车辆,还有带红袖章的街道人员,一些上访人员希望进入祭拜,却被当地公安带走,后在赵家的交涉下被放出来。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